赵孟頫:中国男人最高层次的魅力模样

2018年3月31日10:54:38 发表评论 46

他是乾隆的偶像。

乾隆自诩诗书画三绝,可是遇到了他,三绝毙了两绝半,诗勉强还行,书画都不行了。

乾隆一生以他的字为摹本,就像当代人临田英章、庞中华一样。不一样的是,乾隆相当自信,又掌握大量文化资源,专宠偶像的墨宝。临完了,还要在偶像墨宝上题字。看那自信饱满的墨迹,也许当时他得意洋洋:朕终于写得像你了。

 

不怕粉丝没眼力,就怕粉丝有权力。

他的字极品好,画也是一等一。乾隆看到他的画,也容易激动。一激动,就爱乱往偶像的画作上“种草莓”。这“种草莓”是代表“朕到此一游”,还是“么么哒”?总之就是,崇拜之情足够把画上的留白都填满。

这个乾隆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男人,叫赵孟頫(fǔ)。元朝书法第一大家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

赵孟頫:中国男人最高层次的魅力模样

赵孟頫放到现代,就是活脱脱的高智富帅。赵孟頫是宋太祖子秦王德芳之后。童年生活优裕,有很好的家庭文化熏陶。

12岁时,父亲去世,家境开始困难。14岁就子代父职,吃上了皇粮,有了公务员身份。不久,宋灭,23岁回乡闲居,专心书画。

事业有成,后来再度出山,官居一品。多才多艺,懂经济、擅音乐、善诗文、通佛学、精书画。当然,赵孟頫一生最爱、也最厉害的是绘画和书法。

赵孟頫:中国男人最高层次的魅力模样 赵孟頫:中国男人最高层次的魅力模样

书法上,创造了楷书四大家之一“赵体”。绘画上,苏东坡开创了文人画,赵孟頫将文人画发展到新高度。

赵孟頫曾经辞官,一个人、一匹马,云游四方。某天来到戎州,他生病,暂住在某家客栈。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也抽完盘缠。

客栈老板一见形势不妙,就算盘“噼哩啪啦”一打,明说暗示要赵孟頫还上三十两银子。 赵孟頫没有法子,只得挣扎着爬起身,勉强振作精神,铺开画纸,吃力地,画成一幅《卧马图》:“你拿这幅画到丹青街,应能值得三十两银。”

客栈老板看着可笑,心想就算真有一匹好马,最多卖二十多两,你胡乱画这么几笔,想要三十两银,也是醉了。但是,他蛮有涵养,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只唤来个店小二,教他找来一支竹棍,把那张《卧马图》挂起,拿到丹青街去。

这画儿一亮出来,马上围上来一群人,有说画得好,有说画得坏,议论纷纷。可是呢,一问价钱,听说要三十两银,个个吐出舌头,散去了。只有一个清瘦老者,一直站在画前,看了又看,总不肯离去。

店小二问他:“你要买这画吗?”

老者说:“这画么——马是好马,可惜是匹病马,不值三十两银。”

“哦,那你给多少?”

“十两,卖不卖?”

摆了半天摊子,腹中已饥饿,那店小二想,这么幅破画儿,能卖十两银也就不错啦。于是一手交钱,一手交画,生意做成了。

且不说老者喜滋滋拿那画儿赏玩,只说那个店小二乐呵呵跑回客栈,去到赵孟頫的病床前:“客官,你的画儿果真值钱,卖了十两银子哩!”

“怎么,才十两?”

“对,那人说,马是好马,可惜是匹病马,不值三十两银……”

“病马?”

“霍”一声,赵孟頫从病床撑起来,顾不得自己久病力弱,气呼呼卷起袖管,铺开五尺长的宣纸,泼墨挥毫,不多久,一匹骏马扬蹄腾跳,跃然纸上。客栈老板和店小二看傻了眼。赵孟頫累出一身虚汗,他气喘吁吁对店小二说:“你,你再上丹青街去,这回,这回定要卖三十两银子,一钱不能少!”

第二幅画也挣足二十两银子。

老板回来说:“正好抵清了房租和医药费。”

赵孟頫说:“我不是要你定价三十两吗?”

“那人说,马儿画得蛮好,可惜是匹怒马,只值二十两银。”

赵孟頫沉默下来,过了好久,自语道:“没想到这山野边陲之地,竟有画中知己——可惜无缘得见。”

话音刚落,就见门外抬来两顶轿子,有人朗声问道:“画马的先生是住在这里吗?”

客栈老板连忙出外迎接:“对,对!贵人请进。”

一位清瘦老人走入客栈,他银须白发,风度翩翩,来到赵孟頫面前:“你便是画马的人?”

赵孟頫施礼回答:“学生便是。”

“我想请你画一幅《龙马图》,不知肯不肯屈尊住到寒舍,养精蓄锐,以绘画佳作?”

“古时候钟子期听琴,知伯牙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今日老先生观画,知我病我怒。这样的画中知己,真是千金也难求啊!老先生邀我作画,岂能不应允呢?”

当下赵孟頫收拾好行囊,上了轿子,跟随那位老先生回家。他安住在老人家中,两人谈书论画,见解总是相通相近,性情十分投缘。没过多久,赵孟頫的风寒病痊愈了。他恢复健康,只觉神清气爽,一日清晨,他铺开画纸,提笔画了一匹马。

那马儿在风雨中驰骋,像游龙一般矫健。

老人不由得击节赞美:“元气丰沛,精神抖擞——这就是价值千金的龙马啊!”

鸡汤写手喜欢告诫大龄青年: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信吗?

赵孟頫呢?就是喜欢写字,一股脑儿写,从早写到晚。估计爱字如命的赵孟頫,也没想过通过写字去社交,或者把妹。可是吸引力这个东西偏偏就是这么神奇。你只管做你自己,这世界上一定有人跟你同个频道、同个癖好。

管家二小姐,名道升。诗书画才情都好,可是才女眼界高,看谁也觉得不是心上人。终是有一天,看到了一卷手札,迷上了卷上的字,一看落款,“子昂”之“昂”又与“道升”的“升”(繁体字:昇)莫名相似。她相信这便是缘分,托人找到赵孟頫。后来的故事,就是才子才女相逢恨晚,交流完书法,想一辈子都交流,于是成了亲。

那一年,赵孟頫36岁,管道升28岁。

管道升是才女,和东晋的女书法家卫铄并称中国历史上的“书坛两夫人”。相传管道升有传世佳作《秋深帖》,全帖为行书,其笔力扎实、体态修长,秀媚圆润,畅朗劲健,已经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

放眼望去,简直是赵孟頫附身。人们常说,夫妻相,是说常年相处的伴侣越长越像,赵氏夫妇这是字也越写越像——好一把狗粮。

再仔细斟酌,落款处“道升”二字似有更改痕迹,下方隐约有“子昂”二字。也有专家推测,可能是赵孟頫代夫人回复家信,而他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字,发觉之后,深爱妻子的赵孟頫觉得署自己的名字不妥,所以连忙又改了过来。

如果真是这样,郎情妾意,你为我书来,我研墨,又是一波虐人千年的恩爱。

管道升28岁时嫁予赵孟頫,生活了二十多年,婚姻出现了危机。

当年虽是才子佳人,视对方为灵魂伴侣,但那时元朝男人都三妻四妾。赵孟頫看着也心有不甘,终于有一天,酒酣胆大,写了小纸条向老婆大人递交了纳妾申请书:我为学士,尔(你)做夫人,岂不闻白(居易)学士有小蛮、樊素,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轼)学士有朝云、暮云,我娶几个秦妇、赵女、吴姬、楚云,又有何过分。

你年纪已过四旬,病奄奄、清瞿瞿,脸上添了皱纹,为何只管占住玉堂春?

举了兄弟官员的例子,说来说去,就是说,哪个男人没有有莺莺燕燕?你看你已经四十多了,我换口新鲜的尝尝,不耽误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可以嘛?

没想到夫人不做声,转身也写了小纸条《我侬词》:

你侬我侬,

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

捻一个你,

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

一齐打破,

再捻一个你,

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

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

死同一个椁。

爱男人,不如知男人。管夫人打了一手温情牌,来了一把回忆杀,没说一个“不”字,却打消了赵孟頫心头上的欲念。

自古才子多情,也多滥情。才子的情感终结者,要么是时光,要么是悍妇。赵孟頫不同,他是元朝难得的大才子,也是一夫一妻、一生只爱一个人的好男人。看起来挺怂,但这样才华横溢的怂货,该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

大才子赵孟頫,唯一被人诟病的地方,就是他作为宋朝遗孙,竟然成为元朝官员。但,这绝对是千年的误会。

宋灭之后,赵孟頫有过一段赋闲时光。本想一辈子就当个闲人,专心书画。奈何忽必烈看上赵孟頫才貌双全,硬是留他在朝廷任职。大臣们都说,赵孟頫是宋朝宗室子,陛下不应该如此亲近他。

忽必烈怼回大臣:“赵孟頫出身好,长得端正,博学多闻,人品极好,书画绝伦,旁通佛法。”赞得赵孟頫简直是七好青年。

赵孟頫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人在屋檐下,不为人臣,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当时宋朝已灭,无力回天,赵孟頫能做的也只有尽自己所能,将宋朝书画艺术传承下去。

赵孟頫顶着前朝遗民的头衔,官场日子很煎熬。看看他的诗就知道这种痛苦:

古语已云然,见事苦不早。

平生独往愿,丘壑寄怀抱。

图书时自娱,野性期自保。

谁令坠尘网,宛转受缠绕。

昔为水上鸥,今如笼中鸟。

赵孟頫从内心上难以说服自己服务元朝,多次向忽必烈提出辞职,但忽必烈每次都不同意,就折衷把赵孟頫安排为集贤直学士。相当于挂职养老、主营书画。

书画界不少人苛责赵孟頫,多揪着“人品”大帽子不放。但只要他们真正走入赵孟頫的艺术世界,往往感叹自己错怪他了。

明代的书法家董其昌,一生跟赵孟頫较劲,写字写得没灵感了,就批斗赵孟頫没骨气、书法媚俗,但到了晚年,也承认:“余年十八学晋人书,便己无赵无兴,今老矣,始知吴兴之不可及也。”

清朝的傅山,因为反对清朝,骂了赵孟頫一辈子,到了晚年写了一首《秉烛》:

“秉烛起长叹,奇人想断肠。赵廝真足异,管婢亦非常。醉岂酒犹酒,老来狂更狂。斫轮余一笔,何处发文章。”

人品不等同与艺术品格,况且,赵孟頫不能算有错。

爱国有很多种形式,一定要如岳飞精忠报国,才算伟大?或者像文天祥宁死不屈,才算忠心?宁为玉碎,是热血的忠勇。守得瓦全,国已亡,文化不亡,才是成熟男人赵孟頫的坚韧智慧。

没有强大的隐忍,哪来经久闻名的赵体楷书和赵氏文人画?没有这样的经历,赵孟頫的书画怎是这般味道?

(来源:微信公众号“国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