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真相:婚姻里,这一点比出轨更绝望

2018年1月28日10:41:48 1 261

- 1 -

前几天看到一个文章,大意讲离婚律师们案子接得多了,就会发现,真正导致婚姻破裂的,不是外在的撕裂,而是内在的孤独。

我把文章转给相熟的律师们看,都回答说:确实是这样。

很多时候,妻子们可能会原谅丈夫的贫穷、无能、不好,但她们仍可忍受。只要你爱她。只要你能听见她说的话。

直到她内心的渴望再也得不到回应,离婚方成定局。

电影《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中有一句台词:“曾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

就是这样。

倘若婚姻让女人更寂寞,继续就没有必要了。

而这个时代,男人不缺性,女人更不缺。还不缺钱。为何要忍无可忍继续忍?!离婚成了更好的选择。

- 2 -

前几天,和一个熟人聊起彼此的生活。

她感叹:“以前以为结婚,就可以有人做伴。没想到还是一个人。”

我问:“你们是异地?”

她说:“不是。但同在屋檐下,却无话可说。我说的,他不回应,到现在为止,我在哪上班,我的职位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只要一回家,他就开始玩手机游戏。周末呢,也总是找各种借口出去聚会、活动,甚至是加班。

她曾劝慰:“我们应该多聊聊!”

但结过婚的人都知道,这种话,说了等于没说。也许一两天内,因为你的激烈,他有所改善。但不过一周,依然如故。

“深夜里看着他沉睡的脸,感觉真孤独,就像那只叫Alice的鲸鱼,发出的声音从来没有同类听到。”

惊人真相:婚姻里,这一点比出轨更绝望

- 3 -

《关于我妻子的一切》将这种现象夸大,推到我们面前。

在这部电影中,妻子总是在说话,丈夫总是在逃离。

后来,丈夫觉得妻子太烦,请了一个花花公子,来勾引妻子。希望她出轨之后,两人能顺利离婚。

但没想到的是,妻子因为自己的声音被听见,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在电台做了主播,几十万人在听她说话。

她和花花公子约会,对方能感知她的一切喜好和诉求。

她变成另一个人,独立、美丽、优雅。

影片末尾,有一段对话。

丈夫问:“你是不是对他心动了?”

妻子激烈又悲伤地回答:“是的,我承认我心动了。因为他知道我喜欢什么,也认真听我说的话……”

认真听我说的话。

这几个字,倏然间击中了我。

是啊,如果你愿意听我说话,我又怎会如此伤悲?我又怎会歇斯底里?可惜你不会。你也不会懂得。

而丈夫呢?

因为孤独,他成了先前的妻子。

他聒噪,敏感,易怒,喋喋不休。

此时他才明白真相:“我不知道你是因为孤独。而我孤独了,才知道你的痛苦。”

- 4 -

男人以为,没有女人世界会失去乐趣,有了女人会失去生趣。

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女人话多。

只是他们永不明白,倾诉对于女性,是何等重要的事情。

心理学博士后洪兰教授,曾在TED演讲。

提到男女差异时,她用大量科学数据告诉我们,男生每天只需要讲7000字,而女生需要讲20000字。

她会在言语之中,得到安全感。

也会在回应之时,感觉被看见。

如若不得,她便压抑。

在婚姻中压抑的妻子,往往走向三条路,要么抑郁成疾,要么离婚,要么出轨。

刘震云在《一句顶一万句》里,借吴摩西的嘴,说了一段话:一个女人与人通奸,通奸之前,总有一句话打动了她。

这句话是什么?

牛爱国不知道。

他也没有兴趣知道。

他们的交流,和世上大多数夫妻一样,从无话不谈,变成无话可说。

她反复言说,他无动于衷;

她燃火为号,他不予回应;

她高声大喊,他关闭城门。

距离的近,语言的相同,无助于心灵的隔阂,这才是他们的困境,也是人类永远的巴别塔。

可惜,生活困苦,无人说话,无话可说,是会疯的。

于是,庞丽娜出轨了。

- 5 -

庞丽娜的出轨,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性。

只是为了“说得着”。

她太孤独了。

她要找到同类,能像《聂隐娘》中的青鸾一样,与之终宵而鸣,彻夜而舞,不眠不休,不歇不止。

她要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因此,当牛爱国拿着刀,满世界要杀人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错不在别人,在自己。

他和庞丽娜没话说,但庞丽娜和蒋九在一起,“一夜说的话,比跟我一年说的话都多”。

为了这个,庞丽娜宁愿背负半生羞辱,与整个人世对抗。

- 6 -

《昼颜》开播时,在日本引起轰动。

批评有,但也引起了太多妻子的共鸣。

许多人在此剧的讨论区,匿名讲述自己的出轨经历。

在这些叙述中,你会发现,女人们对剧中人抱以理解,当然,也深知出轨的不好。

其中有一条说:出轨是因为,我死水一般的婚姻生活让我备受孤独的煎熬。

20多岁时,我们以为,结婚就是孤独的结束。

30多岁时,我们才明白,之于许多人,结婚是孤独的开端。

因为,你会期待身边这个人,这个承诺视你如挚爱、宠你、爱你、呵护你、照顾你的人,是世界上最懂你的人。

不管遇见大磨难,或是小牴牾,他永远会理解自己。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对方因为种种原因,不会一直给予我们渴望的回应。

当你内心的声音,长期被身边人屏蔽,你会感到被忽略,被隔离,被冷落。

于是抑郁难安。

于是痛苦丛生。

2011年夏天,斯嘉丽离婚。

接受采访时,她一度痛哭失声:“根本没有办法去操控这些,没有人能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也没人能给你一些你想要听到的建议。

真的非常孤独,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是你在做世界上最让人感到孤独的一件事。”

后来,她再结婚。可是,哪怕她是倾城尤物,举世闻名的美人,亦难以在婚姻中感到真正的幸福。

2017年3月,她再度离婚。

此后她再未缔结婚姻,而是养了两条狗,接了更多工作,转而在其他人、事、物上,获取想要的陪伴。

- 7 -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男女越亲密,越容易用情感去化解问题。而非用理智。

这样的结果,就会导致愿望的落空。

因为理想伴侣和现实伴侣,总是差出十万八千里。

理想伴侣会关注到你任何一点小起伏。现实中,丈夫因为有自己的情绪与困境,难免时有疏忽。
理想伴侣会对你嘘寒问暖,一生如初。现实中,丈夫很可能粗枝大叶,难以一直关注妻子。

如果让我给大家建议,只有一条:

不要只与一个人链接。

去与全世界链接。

去工作,去社交,去创造,去与人打交道,去旅行,去折腾,去家庭之外获得足够的欢愉,去让更多人听你说话,让你的声音,有更多的安身之所,去在他人他事他物上,获得丰盈的存在感,价值感,然后慢慢消释你的孤独。

如此一来,你对伴侣的期待会降低。

你的失落也会弱化,失望会少,负面情绪均进入可正常承受的范畴。

- 8 -

斯嘉丽的故事还没完。

第二次婚姻结束后,她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选择他们是因为不想孤独,或是试图填补内心的寂寞。”

但实际上,孤独是自己的事。

或者说,孤独是自己不是事的事。

因为孤独与生俱来。你没办法逃避,只有与它友好共处。她利用孤独的时光,成长,疗愈,完善自身,不再奢望在伴侣身上获取安慰。

30岁那年,斯嘉丽说:

“我学会独自一人。这挑战真的很大,但并不意味着我害怕孤独,我只是不希望老是依赖有另一半在旁边。”

就是这个道理。

婚姻是一种合作。

是经济上的共享,责任上的同担,风险上的同负。

越到现代,它的情感属性越弱。

如果我们还以为,婚姻是我们的安全感源头,存在感培养皿,价值感养殖地,那就大错特错了。

它给不了。

它能承诺我们的,不过是两个人,一种关系,一段吉凶未卜的生活。

剩下的,都是个人的造化。

文/周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朱曙明博客 朱曙明博客

      Alice的鲸鱼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