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贴切的一篇写抑郁症患者的小说,催人泪下,不看你根本不知道抑郁症是那样的折磨人,虽说有些阴暗,但是整体还是比较温暖。男女主互动比较甜,男主对女主的感情也很让人感动。

满星5星,此文3.9星。

文案:

1.

吵过架后。

秦渡挂了电话对朋友冷冷道:“等着瞧,这小孩过会儿就得来屁颠屁颠给我打电话道歉。”

一个小时后。

秦渡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就不该浪费时间和她吵架。”

又过一小时。

秦渡胸臆难平:“老子有错吗?没有啊!”

他朋友道:“……”

“妈的……”秦渡摁灭了烟,难以忍耐道:

“我得给她打个电话。”

2.

身边有她熟睡的夜晚数羊没用,

数到五千六百八十九只也没用。

我一夜无眠,在天亮起的瞬间,亲吻了她,

这一生没爱过这样的人,

我吻得格外青涩。

——秦渡日记。2017

“我也曾把光阴浪费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却因为遇上你而渴望长命百岁。”

“——你老说我小气。”

秦渡将许星洲捉住双手摁在沙发上时,许星洲还在试图挠他两把。

“不就是小气吗,小气鬼!”许星洲挠着他喊道:“你别动我,再动我就不喜欢你了。”

“——你又忘了师兄有多记仇了……”秦渡摁住那个女孩,沙哑地道:

“许星洲,马上给师兄躺好。”

数学系坏蛋学长 x 新闻系小浪蹄子

晋江编辑金牌推荐:

许星洲是新闻学院的大二学生,她热爱挑战没做过的事,一次酒吧的“放飞自我”,让她遇到了秦渡。秦渡一眼看上了她,在酒杯下放着自己的手机号码,用最传统的方式搭讪,却眼睁睁看着许星洲把纸条揉皱,丢了……几周后的学生会主席换届,两人意外打了个照面,许星洲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新主席就是那晚在酒吧结下梁子的秦渡。在不断的相处中,被她的生命力吸引的,无论如何都没活明白的秦渡看到许星洲身后的万丈深渊,那燃烧的生命后的崩溃和绝望。

男女主的性格极其有意思,作者文字细腻美好,青春洋溢,故事情节不落俗套,又甜又萌,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正文试读三章:

第1章 一个梁子
初春暴雨,四月的天被捅漏了,天暗得犹如个锅底。
三十年高龄的校舍在梅子黄时雨中漫着股霉味儿,简直不能住人。
312宿舍里,许星洲捧着笔电靠在窗边,望着窗帘上灰绿的霉菌发呆。
她看着那块霉菌,至少看了十分钟,最终下了这是蓝精灵的脚印的结论——一定是蓝精灵陷害了窗帘。然后许星洲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把笔电一合,站了起来。
程雁悠闲地翻了一页书问:“下午三点钟,学生会要开会是不是?”
许星洲揉了揉眼睛道:“是,会长换届了,得去看看。”
“……新会长是谁啊?”程雁问:“我觉得你还是别在学生会折腾了,整天这么多活动,忙得过来吗。”
“我本来就不怎么去啦……”许星洲笑眯眯地伸了个懒腰:“我觉得学生会蛮好哦,还可以混活动分。总之是不可能辞职,别的社团吧又不想去,只能在学生会混吃等死了这个样子。”
她说着往身上披了件红和风开衫,又将长发松松一扎,露出一段白皙削瘦的脖颈。她一段脖颈白得像玉,长发黑得如墨。
许星洲生得一身无关风月的美感,干净又明利,犹如江水与桃花,笑起来格外的好看。
“而且,”许星洲洋洋得意地补充:“而且我们谭部长辣么可爱,我当然要和她黏一生一世了!”
——好看,也仅限于不说话的时候。
许星洲实在是太浪了,程雁死死忍住了吐槽的欲望。
-
下午两点半,阜江校区天光晦涩。
春雨噼里啪啦,砸得行人连头都不敢抬。来来往往的学生有的刚刚下课,还抱着本厚厚的大学英语。
许星洲在那倾盆的暴雨中撑着伞,拿着手机导航,自己哼着歌儿学生会走。
她唱歌非常五音不全,哼着调儿跑到天上去的儿歌,走路的步伐轻快得像在跳芭蕾,并且和每个迎面走来的素不相识的人微笑致意。
有个小学妹耳根都有些发红地问:“……学、学姐,我认识你吗?”
许星洲浪到飞起,笑眯眯答道:“我们今天就认识了,我是法学院大二的许姐姐。”
新闻学院的许星洲屁话连篇,笑容又春风化雨,小学妹登时脸红到了耳根,不敢和许星洲对视,连忙跑了。
学生会中,许星洲平时负责在部里混吃等死,爱好是黏着他们部的萌妹部长,兴趣是调戏小姑娘。
就这么个混吃等死的人,除了宣传部那几个熟面孔,其他的人她一概不认识。
——包括新上任的学生会主席。
斜风骤雨天地间,远山如黛。
檐外长雨不止,乔木在雨中抖落一地黄叶。许星洲走进上世纪日本人建的理教后将伞一旋,抖落了伞上的水。
这所学校处处都是岁月的痕迹,犹如岁月和风骨凝出的碑。
新学生会主席即将上任,来来往往来开会的社员不少,许星洲顺着风,也听了一耳朵的八卦……
……
“这次新上任的主席是外联部的?我好像都没怎么见过他……”
“外联部部长,性别男,数学学院大三。最可怕的是我听说他绩点是满的,去年差点包揽他们院的所有奖学金……”
“……卧槽居然是数科院的GPA4.0……?还干学生会,他简直什么都没落下吧……”
…………
……
许星洲听到这里,登时,对这位主席肃然起敬……
整个F大,但凡上过高数的人,都对数科院的变态程度有着清楚的认知。
许星洲高考数学考了143,已经分数颇高,也不觉得自己是个蠢货,但即使如此上学期修数院开的线代A都差点脱了层皮——她对着他们学院的试卷时甚至怀疑自己智商有缺陷。更有小道消息说数院的专业课挂科率高达40%,每个学生都惨得很。
这里却有个绩点4.0的。
他头上还有头发吗……许星洲颇有点苦哈哈地想着,钻进了教学楼。
-
下午两点五十五,理教五楼,许星洲把自己的小花伞往会议室门口一扔。
走廊来来往往全都是来开会的。这次会议事关换届,颇为重要,副部以上职位都要到场:他们要和新学生会主席见一面,以防哪天走在街上还不认识对方。
会议室里,他们的萌妹部长谭瑞瑞早就到了,一见到许星洲就笑道:“星洲,这里!”
谭瑞瑞应是已到了一段时间,连位置都占好了。她个子一米五五,是个典型的上海萌妹,笑起来两颗小虎牙,特别的甜。
许星洲跑过去坐下,谭瑞瑞笑眯眯地对周围人介绍:
“——这就是我们传说中的,节假日从来找不到人的许星洲许副部。”
许星洲点点头,冲着那个人笑得眼睛弯弯,像小月牙儿。
……那人瞬间脸就红了。
“许副部一到节假日,不是跑到那里玩就是跑到这里玩……”谭瑞瑞小声说:“可潇洒了,我是真的羡慕她,我就不行……”
这厢谭瑞瑞还没说完,前主席李宏彬便推门而入。
谭瑞瑞竖起手指,嘘了一声,示意安静开会。
前主席一拍桌子,喊道:“安静——安静!别闹了!赶紧开完赶紧走!”
赶紧开完赶紧走……许星洲一手撑着腮帮,发起了呆。
话说以前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个刚当上主席的外联部部长……
听说他是学数学的,到底秃没秃呢?如果他是秃头的话千万要忍住,万不能笑场……如果留下坏印象就完蛋了,怕是要被针对一整年……
许星洲胡思乱想道。
“秦渡——”一个人大喊。
李宏彬对门外喊道:“——进来吧,和大家问个好!”
秦渡?这是什么名字?怎么莫名的预感有点不太对……许星洲疑惑地挠了挠头,探头往门口看去。
——接着,会议室的前门吱呀一声响,那个神秘的新主席走了进来。
-
走进来的那个青年人个子足有一米八五,套着件飞行员夹克,肩宽腿长,浑身上下透着股硬朗嚣张的味儿。他周身充满侵略的张力,犹如一头危险而俊秀的猎豹。
但那种气息只一瞬,下一秒他收敛了气息,那种危险气息登时荡然无存。
“大家好,”那青年扫了一眼会议室,平平草草地道:“我是前外联部的部长,数科院大三的秦渡。”
谭瑞瑞看了他很久,赞叹道:“……真他妈的,我还是觉得他帅。”
“他和我见过的理工男完全不一样……”谭瑞瑞小声对许星洲的方向八卦道:“理工男哪有这种衣品,听说成绩也相当牛逼……”
然后秦渡转身在黑板上写了行手机号和名字,示意那是他的联系方式,有什么事可以用手机号找到他。
谭瑞瑞趁机倾身,小小声地问:“……这么优秀的学长,你有没有春心萌动……咦?”
许星洲人呢?位置上空空荡荡,人怎么没了?
谭瑞瑞低头一看,许星洲头上顶了张报纸,装作自己是一只蘑菇,正拼命地往圆桌下躲……
谭瑞瑞:“……”
谭瑞瑞定了定神,温柔地询问:“……星洲,你怎么了?”
许星洲往谭瑞瑞怀里躲,拼命装蘑菇,哽咽不已:“救、救命……怎么……”
谭瑞瑞:“……?”
接着,许星洲绝望哀嚎:
“怎么会是这个人啊……!”
………

——这件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两周前讲起。

 

第2章
-
两周前。
三月玉兰怒放,春夜笼罩大地,白日下了场雨,风里都带着清朗水气。
那个周的周二,许星洲打听到附近新开了家很嗨的、十分有趣的酒吧。
它特别就特别在它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禁酒令时期的风格,连门口都不太好找——外头是个长得平平淡淡的副食店,还晒了些腊肉,甚至还有个守门的。装作是个副食店的样子,可里头却是个嗨得很的Pub。
许星洲一听就觉得好玩,就在一个冷雨纷纷的夜里偷偷溜出了宿舍,特地喷了点香水,还拖着程雁一起——美其名曰给程雁买单,让她顺便体验一下资产阶级腐败的生活。
许星洲的人生信条就是“生而为人即是自由”,其次是“死前一定要体验一切”——她的座右铭是活到八十就要年轻到八十。
去个个把酒吧,在她这连事儿都不算。
……
酒吧门口‘1929’的牌子在夜风里晃晃荡荡,天刚下了场雨,石板路上映着灯红酒绿、水光山色。
那酒吧十分好玩,且富有年代感,照明还用了上世纪流行的霓虹灯管。它为了掩盖自己是个酒吧的事实甚至还在店里挂了一堆香肠,许星洲捏了下,里头灌的是货真价实的火腿。
“副食店”柜台后一扇绿漆破木门,长得犹如储藏室,十分欲盖弥彰。
程雁站在门前十分扭捏:“我不想进去……”
许星洲怒道:“你就这么没有出息吗程雁,你都快二十了!连个夜店都不敢进!你是因为害怕你妈吗!”
程雁:“我妈确实很可怕好吧!”
许星洲不再听程雁扭麻花儿,硬是将比她高五公分的程雁拖进了小破门。
-
那扇破门里仿佛另一个世界,里头灯光昏暗绚丽,音乐震耳欲聋。紫蓝霓虹灯光下,年轻英俊的调酒师西装革履,捏着调酒杯一晃,将琥珀色液体倒进玻璃杯。
程雁终于摆出最后的底线:“我今晚不喝酒。”
许星洲甚是不解:“嗯?你来这里不喝酒干嘛?”
程雁说:“——万一断片了不好办。咱俩得有一个人清醒着,起码能收拾乱摊子。我觉得你是打算喝两盅的,所以只能我滴酒不沾了。”
许星洲眼睛一弯,笑了起来,快乐地道:“雁雁,你真好。”
他们所在的这个俱乐部灯光光怪陆离,她的笑容却犹如灿烂自由的火焰,令人心里咯噔一响。
程雁腹诽一句又跟我卖弄风情,陪她坐在了吧台边上。
程雁要了杯没酒精的柠茶,许星洲则捧着杯火辣的伏特加。程雁打量了一下那个酒瓶子上赫然在列的‘酒精含量48.2%’——几乎是捧着一杯红星二锅头。
程雁:“你酒量可还行?”
许星洲漫不经心地说:“那是,老子酒量可好了,去年冬天去俄罗斯冰川漂流,在船上就喝——喝这个。”
许星洲又痛饮一口,毅然道:“我一个人就能——能吹一瓶!”
程雁:“……真的?”
许星洲怒道:“废话!”
…………
……
那杯伏特加许星洲喝了两口,就打死都不肯再喝,毕竟那玩意实在是辣得人浑身发慌。于是许星洲把杯子往旁边推了推,靠在吧台边一个人发怔。
程雁在旁边打了个哈欠,说:“这种会所也蛮无聊的。”
许星洲盯着酒杯没说话,沉默得像一座碑。
程雁知道她有时候会滚进自己世界里呆着,就打了个哈欠,将自己那杯柠茶喝了底儿净,到外面站着吹风去了。
紫色霓虹灯光晃晃悠悠,像是碎裂的天穹。
许星洲坐在灯下,茫然地望着一个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后,调酒师将冒着气泡的玻璃杯往许星洲面前一推。
调酒师礼貌地道:“一位先生给您点的。”
许星洲低下头看那杯饮料,是一杯柠檬和薄荷调就的莫吉托。她又顺着调酒师的眼光看过去,吧台外闹腾着、乌乌泱泱的一群人,角落里有个颇高的、男模般腿长的身影,大概就是调酒师嘴里的那个冤大头。
许星洲的视线灯红酒绿,模模糊糊,一切都犹如妖魔鬼怪——她使劲揉揉发疼的眉心,强迫自己清醒。
调酒师以一块毛巾擦拭酒瓶,说:“杯子下面有他的手机号。”
许星洲在杯子下面看到一张便笺纸,上头写了行电话号码和一个潦草汉字——她盯着那张纸看了一眼,就将它一卷,扔了。
调酒师被那串动作逗得微笑起来,对许星洲说:“祝您今晚愉快。”
许星洲嗯了一声,迷茫地看着那群红男绿女。
她根本没把那个给她点酒的人当一回事,只漫不经心地扫视全场。许星洲面孔清汤寡水,眼角却微微上扬,眼神里带着种难以言说的,因活着而热烈的味道。
调酒师颇投她的缘,随口问:“姑娘,你一个人来喝酒,又有什么故事?”
许星洲没回答。
突然,酒吧那头传来推搡之声。
“让你过来你不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不爽地道:“他妈的躲在这里干嘛?看你哥我不顺眼是不是?”
许星洲眉毛一动,朝那个方向看去。
调酒师莞尔道:“别看了,小情侣吵架而已。”
许星洲:“……”
角落里那女生十分抗拒,拿着包往那男的身上拍,那男的大概喝的也有些上头,牛脾气上来了,直接拉着女生往隔间里扯。
那个隔间里,恰好就是非常闹腾的,灯红酒绿的那一群人,里头大半都是女孩。
许星洲盯着那个方向,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在外面这样好看吗?有什么事不能回去说?”那个女生一边尖叫一边拿包抽那个男生:“陈两蛋你他妈的是个死流氓吧!我不想和你们呆在一起了——!你听到没有——!”
许星洲没听见别的,只听见了‘流氓’二字,登时热血上头。
许星洲对调酒师说:“你问我有什么故事?”
“——我的故事太长了,一时说不完。”
许星洲停顿一下,严肃地对调酒师道:“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今晚也会成为我的传奇的一部分。”
然后她站起了身。
-
………………
…………
时间拨回现在。
雨汽刷然吹过,F大理教,三楼会议室。
会议室里足足几十人,传奇女孩许星洲低着头,装做自己是个蘑菇。
——没人会分神关心一个想找时光机的许星洲,大家都忙于自己的破事儿,新学生会主席将任务一个个地布置下去,谭瑞瑞在一旁奋笔疾书,记着这个周的工作安排。
许星洲以头发遮了大半面孔,冒着生命危险偷偷瞄了一眼——那叫秦渡的青年人个子足有一米八五,目光锋利却又有种说不出的野性,像一头独行的狼。
……鬼能猜到这居然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许星洲思及至此,简直悲愤至极……
他应该没注意到这里吧?反正先捱过这几分钟,等散了会我就要逃离地球……许星洲乱七八糟地想:他肯定没注意到我,估计第一眼也认不出来我是谁,毕竟那天晚上灯光那么妖魔鬼怪……
这头许星洲绞尽脑汁思考怎么逃脱,那头终于散了会,谭瑞瑞将宣传部的工作内容整理完毕,本子往桌上一磕,对许星洲说:“副部,完事儿了,走了。”
许星洲如蒙大赦,当即拿了本子站起了身。
谭瑞瑞将许星洲往旁边儿一扯,小声问:“你和秦渡有什么恩怨……”
她声音特别小,秦渡却抬起了头,漫不经心地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许星洲立即低头躲开了他的目光。
谭瑞瑞见状,越发确信他们中间一定有过什么不可见人的腌臢故事。她瞥了一眼秦渡,秦渡漫不经心地玩手机,浑不在意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儿。
谭瑞瑞狐疑道:“你到底和他有什么恩怨?你见了他怎么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许星洲道:“耗子见了猫不过是见了天敌,我见了他等于见了我不能直面的过去!你每一次提起他的名字都是对我的二次伤害,并且令我身处被凌迟的危险之中,请你不要说了。”
谭瑞瑞由衷叹道:“你怕的东西居然是秦渡!服了,秦渡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什么时候和秦渡结的梁子?”
许星洲连着被戳心窝了三次,说:“你这个问题,问的不对。”
谭瑞瑞吃了一惊:“哈?秦渡对你用刑了?”
许星洲被戳心窝第四次,战战兢兢地说:“……你得问,”
——她身后的暮色中,秦渡终于将手机一放,沉沉地看了过来。
许星洲浑然不觉,小声咬耳朵道:
“——你得问,我对他,做了什么。”

 

第3章
-
“你得问,我对他,做了什么。”
谭瑞瑞:“……”
谭瑞瑞眼神飘了——许星洲狐疑地看着谭瑞瑞的眼睛。她似乎不想再和许星洲扯上关系。
许星洲只觉自己清白受辱,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没上他!”
谭瑞瑞艰难道:“……我不是……”
许星洲气愤地说:“我也没给他喂妈富隆!”
谭瑞瑞:“那个我不是……”
许星洲怒道:“你的眼神出卖了你!你在控诉我!我不是拔屌无情的渣男!”
谭瑞瑞有口难言:“……我……”
许星洲轻轻拭去眼角的鳄鱼泪,悲伤地捏着兰花指说:“部长、部长!我的朱丽叶!你明明知道我这一生只钟情于你,你就像我维洛那花园的玫瑰,我如何容忍我的心儿被别的野男人染指……”
谭瑞瑞:“……”
谭瑞瑞说:“主席,下午好。”
然后谭瑞瑞摁住许星洲的肩膀,将她转了个身,迫使她面对世界真实的一面。
春雨黄昏,数十年的理教潮湿昏暗,许星洲身后站了个青年。
青年一头棕发向后梳,穿了双拼色AJ,夹克上一个针绣的虎头,显得极为玩世不恭、浪荡不驯。
那个青年人——秦渡一揉眉骨,不走心地点点头表示知道,继而朝许星洲走了过来。
许星洲瞬间,大脑当机……
许星洲猛然之间毫无遮掩地面对秦渡,险些惨叫出声!原本心里那点‘可能认错了人’的侥幸蒸发得一干二净,他绝对认识自己!她此时满脑子只剩求生欲,简直想要落荒而逃。
“这就是,”秦渡道:“宣传部的副部长啊?”
又一道晴天霹雳,将许星洲劈得焦糊漆黑。
那天晚上许星洲的确喝了酒,却没喝断片,发生的一切仍历历在目——那个羞耻、中二且找揍的夜晚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至于她这几个星期连‘酒’字都看不得。
秦渡以手抵住下颚,手里还拿着本讲义,没甚表情地问:“副部你大几?什么院的?名字叫啥?”
——三连问。
许星洲一心想着甩锅,连脑子都没过就信口胡诌:“法学院法学三班,因为是大二……”
“……所以名字叫郑三。”
-
下一秒,讲义啪的一声砸了她脑门。
许星洲捂着额头,嗷呜一声……
许星洲浪了一辈子,头一次被人拿拓扑讲义拍脸,疼得呲牙咧嘴……
秦渡冷漠地又抖了抖凶器——讲义,抱着双臂道:“别以为我不打女的。”
许星洲怒道:“打我干嘛!自我介绍有错吗?”
“我这有学生会成员的资料,”秦渡眼睛危险一眯:“你的班级姓名错一个字你被我拿书抽一下怎么样?”
许星洲:“……”
许星洲早预料到了秦渡大概率不买她的账,但没想到是这种程度……
秦渡漫不经心地摸出手机,问:“干不干?”
谭瑞瑞在一边头疼道:“说实话。否则秦渡真的会抽你。”
许星洲委委屈屈地说:“……许星洲。”
秦渡眉毛一动,极具侵略性地望了过来。
“新院新闻学专业……”许星洲憋屈地说:“……三班的,大二。”
她又问:“要我报学号和GPA吗?”
秦渡没说话,只盯着她,眉峰不置可否地上挑。
平常人这时候多半要被吓死,许星洲就不一样了,她敏锐地嗅到了秦渡想找她算账却又不知从何算起的气息——他居然连从何找茬都没想好!这时候不溜更待何时!
许星洲当即立断,拉着谭瑞瑞,溜得连影儿都不剩……
春夜的雨不住落入大地,秦渡在窗边看着许星洲落荒而逃的背影,摸了根烟叼着,黑暗中他的打火机一拨,火光微微亮起。
他咬着烟,在明灭火光中,看着那背影,嗤笑了一声。
-
许星洲逃命时没拿自己的小花伞,一出楼就觉得不对劲,但又不敢上去再面对秦渡一次。星洲只得冒着雨一路风驰电掣狂奔回宿舍,到宿舍时连头发都淋得一绺一道地贴在脸上。
程雁茫然地问:“怎么了这是?”
许星洲痛苦抓头:“在理教见鬼了!靠北啊真的过于刺激!雁雁我洗澡的筐呢?”
程雁:“厕所里。你要去澡堂?我跟你一起?”
许星洲说:“没打算对你裸诚相见,大爷我自己去。”
程雁:“……”
“我得冷水冲头冷静一下……”许星洲拧了拧自己头发里的水,将装着身体乳和洗发水的筐一拎,咕咚咚咚地冲了出去。
程雁:“???”
片刻后许星洲又冲回来拿毛巾,又鸡飞狗跳地跑了。
程雁:“……”
程雁一头雾水,只当许星洲脑子瓦特了——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于是她在椅子上翘了个二郎腿,打开了学校bbs。
BBS新帖里赫然一条:“有没有人认识新闻学院许星洲?”
程雁更摸不着头脑,点开帖子看了看。
她们新闻学的学生个顶个的水bbs,里面回复的几乎都是和许星洲一起上过课的人,一楼就问:“是不是那个大一下学期去和西伯利亚熊搏斗的那个?”
程雁:“……”
二楼的人:以前一起上过通识课2333333特别好玩的一个漂亮小师妹。
LZ回复:妹子是新闻学哪个班的?
二楼又回:新闻1503班。你应该不会去杀她灭口之类的吧?
LZ道:不会。。
……程雁坐直了身子,咬着美汁源果汁袋的吸管,又点了一下刷新……
二楼回复道:那就好。去吧少年(>人<;)许星洲小妹妹算是我院高岭之花的。
LZ:好,谢谢。
程雁关了帖子,觉得一切都透着股诡异的气息。
——有点分不清到底是许星洲的春天来了,还是她要倒霉了。
-
…………
……
两天后,清晨,晚春梅雨未散,满城烟雨。
吴江校区仍未放晴,郁金香在雨中垂下头颅,飞鸟栖于六教檐下。
当代大学生,最痛苦的就是期末考试,其次就是周一第一节课。周一的第一节有课就已经十分痛苦,更痛苦的是周一第一节上数学。
许星洲打着哈欠,困得眼泪都出来了,拎着应用统计学的书和一杯甜豆浆朝六教206走了过去——在路上她看了一眼时间,早上7:40。
应用统计的老师比较恶毒——谁能想到学新闻居然还要学统计呢?总之倘若有人在他的课上迟到的话,要站在讲台上唱歌,还得全班起立鼓掌,羞耻得很。
许星洲爬上二楼,六教木楼梯吱吱嘎嘎,潮潮的,她今天穿了条红裙子,腰细腿长肌肤白皙,一头黑发在脑后松松扎起,站在昏暗的楼梯口,犹如雾雨里的月季,像个画境。
她的同学笑眯眯地和她打招呼:“洲洲早上好呀。”
许星洲笑得眼睛弯弯,像小月牙儿,开心地和她们挥了挥手。
“别迟到,”那个女孩温和地提醒:“早饭不要带进教室,在外面吃完,否则会被骂。”
许星洲挠挠头,笑着说:“好呀。”
然后许星洲左看右看,周围同学来来往往,没人注意这地方,就乐滋滋地蘸着水在窗台上画个‘(/u\)’的笑脸。
……一个笑脸还不够,许星洲画完觉得还是手痒,又在旁边一口气画了五个火柴人,火柴人在窗台上蹦蹦跳跳,活生生的五只多动症猴。
然后许星洲开心地一拍手,把指头上的水在裙子上抹了抹,回过了头——
——那一瞬间,简直是命运的相遇。
一个意料不到的人——秦渡,双手插兜站在教室门口,套着件supreme卫衣,散漫道:“早上好啊。”
许星洲:“……”
“来看看你呀,”秦渡漫不经心地站直,说:“——洲洲。”
许星洲:“……???”
许星洲瞠目结舌地道:“你叫谁洲洲?你这个人?你谁来着?我都快把你忘了你居然还会追到我们教室门口?!”
秦渡脸不红心不跳地道:“——我叫你洲洲,有什么问题吗?”
许星洲,差点呕出一口心头血……
“你们课程又不是秘密。”秦渡不甚在意道:“应用统计不是?我来旁听。”
许星洲那一瞬间肾上腺素急速攀升,刹那间气得耳朵都红了!
“我干了什么?你居然来教室蹲我?”许星洲小姐出道多年,终于体会到了被气哭的感觉:“你能不能滚回去睡觉!周一早上的课你都来,你是不是人了!”
秦渡:“叫师兄。”
许星洲:“……”
“要叫秦师兄,”秦渡悠闲地道:“我大三,你大二,见面叫师兄,学校里的长幼尊卑呢?”
许星洲几乎就在气哭前一秒了:“我叫你师兄你就回去?”
秦渡揶揄地说:“这——不行。”
“我还没找够碴儿呢……”他敲了敲窗台,漆黑的眼睛盯着许星洲:“你可别忘了你干了什么。”
许星洲有口难辩:“我……”
“……你可他妈,抢了我马子。”

阅读提示:芭莳圈是出于爱好创办的书评网站,愿为天下爱书人淘遍天下好文!也可以关注公众号“芭莳圈”,每天都有最新推文! 网站运营不易,芭莳圈还请到访的书友们能够动动手指,点点页面的广告,助力网站的持续稳定运营,鼓励小懒坚持下去,谢谢!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15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