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覆我浓妆》现言,总裁文

2018年9月6日08:24:45 发表评论 89

文案

遭母亲和妹妹设计,她和所谓的“妹夫”一夜荒唐,醒来,妹妹拿着照片威胁她代孕。“如果你不乖乖代孕,我就把这些照片发布出去,让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妹妹狠心威胁。“小馨,帮帮你妹妹。”母亲在一旁劝慰。被迫无奈,她不甘不愿答应下来。“为什么关灯?”男人低沉的嗓音寻问。“我喜欢神秘感。”“好。”他不怀疑地吻上她。一次,两次,次次都骗到他,直到,在明亮卧室被他逼压到角落里,她惊声问,“你要干什么?”“开了灯,就不认识我了吗?”他邪恶地低笑。

正文阅读:

夜凉如水。

严密的窗帘遮去满天的星光。

未开灯的房间里,喝多了酒的温馨躺在宽大的豪华圆床上,头昏昏沉沉的,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搂住了自已,她努力的想要挣开眼,但是酒精的作用,令她眼皮沉重,半天也睁不开。

紧接着,她感觉到呼吸困滞,男人火热的唇覆住她的,肆意纠缠。

她的身子热了起来,大脑的不清醒,令她没有更多的反抗,粉润的唇微启,由着男人长躯而入。

……

清晨,第一缕太阳从窗户洒进来,照射着还迷漫着涎香气息的豪华总统房里。

床上纤柔的女孩,缓缓的睁开了密梳一般的长睫,清澈如水的眼睛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惺忪迷离,黑发铺了一枕,映称着她娇白的小脸,五官精致迷人,露在被子外面的肌肤,却有些触目惊心的红印。

温馨的意识刚回笼,一张熟悉的面容便映进她眼帘,她吓得瞬间清醒起来,她坐起身看着坐在床上面色泛怒的女孩,惊唤一声,“然然,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又看着陌生豪华的房间,再次惊呼,“这里是哪里?”

夏然的目光闪烁着强烈的妒意,望着她身上种满的草莓印子,冷哼一声,“你说呢?”

“然然,你昨晚为什么让我喝这么多酒?我说了我不会喝酒的。”温馨抚着额际,感到头疼涌上。

“不喝酒,你怎么可能和我丈夫过夜?”

“你说什么?”温馨漆黑的瞳孔徒然放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夏然强忍着醋意,甩手将桌面的一些照片扔向了她,“你自已看,你睡了什么人。”

温馨拿起照片,只见漆黑的光线下,两个赤着的身影交叠在一起,照片清晰的映出她的脸,而男人在其中一张照片上露了半边侧脸。

那俊美刚毅的面容,像是一道惊雷劈在温馨的胸口,而男人正暖昧的啃吻着她的脖子。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这一定不是真的。”温馨将照片慌乱一推,捂着脸不敢相信。

夏然把照片收起来,重新装回了一旁的信封,环着手臂坐到床沿,“我可以原谅你对我做的事情,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温馨惊愕的看着她,妹妹怎么会这么冷静?就算此刻她甩她两耳光,她都觉得自已应该的。

“我检查出和爵夜的血型有血溶性的可能,我怀不了他的孩子,而你可以,所以,我要你帮我和爵夜生一个孩子。”夏然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温馨一张秀美的脸变色,“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是也发生了吗?昨晚你是不是很享受?快感连连?”夏然的目光流露出压抑不住的忌妒和醋意。

昨晚,她是做了一场羞耻的梦,但是,此刻,她悔恨的想死。

“你怎么恨我都可以,但是,我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她内心涩然,她的初 夜就这样没有了吗?

爱推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