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玄幻、男主视角、神话背景《三千界》 司徒明月

2018年9月7日15:33:51 1 52

男主是个剑客,一剑光寒照九州的剑客,因为逃婚被南宫燕摔碎了情人送的传闻中补天剩下的五色石铸成的指环,来到动荡混乱的三千界中,和楚嫣然、风采铃经历无数是是非非,兜兜转转如南柯一梦回到原本世界。文中涉及到上古神系,架构庞大,逻辑缜密,人物关系复杂,文笔精妙,是一篇值得阅读的佳作。

满星5星,此文4星。

文案

“愿有人持三尺剑,赐我一败!”仅仅为了逃婚,曾经傲笑红尘的明月公子意外来到了三教纷争八荒六合混乱不堪的三千界。
尘世间欲求一败而不可得,而在三千界却难求一胜,面对动荡的天下,明月公子将何去何从?

正文试读三章:

第一章 赐我一败
古镇,秋雨,夜已深。
天南的古镇在这凄清的雨夜里显得格外的宁静,雨点打在黑瓦白墙上,打在不知何年何月就有的青石板长街上,偶尔沙沙的雨声中混进远远的更夫的梆响,显得更加辽远和静谧。
忽听一阵杂乱的脚步,由北至南渐渐的近了,跑来的却是三名少女,当先的衣着华丽的红衫少女手持长剑,神色不慌,雍容华贵,显见是大家闺秀,虽在败逃,却隐隐有名家的风度,而她身后的绿衣粉衣丫鬟却气喘微微,上气不接下气。
红杉女子长叹:“小桃小碧!我们藏进前面的五华楼。”
两个丫鬟急忙点头,纵身跃上五华楼,忽地楼上斜挑的灯笼晃动,一把乌光径直射向三人。
小桃和小碧大骇,身在半空中,无法借力,正在危急时刻,红衣小姐长袖一舞,乌光如泥牛入海不见了踪影。
五华楼上暗算的刺客一击不中,身子斜向后飞起,远远的落在五丈开外,喋喋冷笑道:“好一招舞榭歌台!你们南宫世家的武功确实好看的很。”
这时由北向南追杀的人也到了,为首的是名老者,身后有十余人,衣裳穿着却不似汉人也不似当地的摆夷人,老者沉声道:“南宫燕,你跑不了了,倘若你能交出和氏璧,我们化敌为友如何?我们主人也很仰慕你们南宫世家在中原的威名。”
红杉女子正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面对着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傲然婷立在风雨中,哼了一声道:“你们算是明抢还是暗夺?既然知道我南宫世家的威名,怎敢一路追我到此?”
老者笑道:“我们主人愿以珍珠十斛换你的玉石,你却不愿意,而我家主人定要这块玉,只好强求与姑娘。”
姑娘二字刚出口,老者的人影混在刀影里电闪雷鸣般的扑了过来,紧跟着十数人也群起攻之。
小桃大声喊道:“以多敌少,好不要脸!”
放暗器的刺客又喋喋道:“嘿嘿!我们可没有你们中原那套臭规矩,小心了!”
南宫燕不加思索,喝道:“随我来!”翻身一剑封死老者的攻势,身子如惊鸿一般向后掠去。
小桃小碧马上会意,三人弃身后之敌不顾,联手剑指刺客,逼出一条路来。
正在这时,忽听的咚一声异响,众人都是一怔,齐齐停手,只见原来是个不知哪里来的醉汉摔倒,左手撑着吧竹剑,右手握着酒壶,正踉跄的爬起,仰面灌下一口酒,又咚的一声摔在雨地里。
小碧见众人发怔,忙拉起小姐就要跑,只见南宫小姐却冲了过去,一把扶起醉汉,凝噎道:“公子!明月公子!”
小桃和小碧大惊,连忙跑来搀扶起醉汉,仔细一看,这头发蓬乱的落魄酒鬼醉眼朦胧里,依稀还是那张清秀潇洒的面庞,正是三人苦苦寻找的公子明月。
南宫燕哭诉道:“我们三人千里迢迢从蜀中一路打听到天南,原来你在这里!”
明月公子长叹一声,再灌下一口酒,挣扎着站起,缓缓道:“你本不该来,不该来。”
最后竟然变成了喃喃自语,小桃忽地不平道:“可是小姐毕竟是你的未婚妻呀!你还是我们家的乘龙快婿呀!”
小碧也道:“是呀!公子醉了,别喝了。”
明月公子叹道:“倘若真的醉死,也罢了。”说着目中忽露痛苦之色,缓缓道:“本图一醉,却终究难以忘怀,哎!”
你老者一行人远远的负手冷笑:“嘿!情话说完了没有,若想偷偷的把玉交给这个醉鬼溜出去,可就打错了算盘。”
南宫燕不语,只是痴痴的看着公子明月,而明月却似乎在躲避她的眼光,不忍再看,忽地纵声笑道:“若想要什么玉,须得过了我这一关。”
小桃道:“公子他们要抢的玉乃是南宫世家的镇宫之宝和氏璧,万万不可大意。”
明月公子微微一笑,拔出竹剑,剑鞘随手一仍,悠悠晃晃的推开小桃小碧的搀扶。
老者和刺客等哈哈大笑,上下打量着这个落魄的酒鬼,众人满脸都是鄙夷之色。
忽听剑风破空,老者手里的刀应声而断,漫天的飞雨似乎都随着剑风扑向众人写满鄙夷的脸。都齐齐的愣住,再看眼前的醉汉,剑尖指地,竟不知这一剑是怎么划出来的。
小桃小碧拍手叫好,似乎本来就在预料之中,而南宫燕目光却始终不离明月公子的身影,忘记了喝彩。
老者一摆手,众人呈半月形围攻明月公子,都不敢怠慢,朴刀铁斧流星锤链子枪纷纷呼喝而上。
明月公子右手持竹剑,目光中竟有寂寥萧疏之意,丝毫不把围攻放在眼里。
各种兵器刚到,竹剑轻轻在上一点,明月公子借势斜斜滑开,众人一击不中,有几个力沉手狠的使混铁棍横扫千军,想要拦腰斩断。
明月公子两手一摆身子后仰,就像凌空平坦在地上一样,铁棍堪堪的擦衣而过,明月公子继而如脚丝毫不借力一样,平平的飞出,剑光一闪,再闪,忽一起身双臂张开倒飞上五华楼顶,直看的南宫燕三人惊心动魄。
使棍的和方才发暗器的刺客忽觉,鬓间有异,相互对视,青丝纷纷而落,老者不禁喝彩道:“好俊的身法!好快的剑!”
明月公子冷笑:“我当是哪里来的绿林大盗,原来是扶桑的蛮夷。”
老者惊道:“哦?你怎么知道?”
明月公子冷冷道:“除了扶桑天皇座下的十三武士,还有谁会迎风一刀斩,除了伊贺谷的忍者,谁还能缩骨躲在灯笼里发暗器。”
老者沉声道:“是又怎么样,让我们也见识见识你中原的剑法。”
明月公子托起酒葫芦,咚咚的喝下两口,飞身落下五华楼,雨渐渐的大了,但似乎有层层的杀气逼近众人,使得风雨飘摇,明月公子摇摇晃晃的穿过扶桑武士,径直来到南宫燕面前,扶桑的武士忍者纷纷被杀气震慑,竟无一人敢动手。
明月公子背对这群武士,啪的一声震断手里的竹剑,竹片化做千丝万片,在雨中飞舞。小碧立即双手捧起宝剑道:“公子,这是把青霜剑。”
明月公子手按剑柄,却回头冷冷的道:“就凭你们也想见识我们中原的剑法,你看的到吗?”
老者一怔,眼前这个酒鬼出剑之快,唯见剑光而不见剑势,的确看不到。
明月公子缓缓抽出宝剑寸余,雨滴落在沉如水的剑尖上,轻盈的化为两片,明月道:“好剑!”
忽听沧啷一声长响,剑光化作一片如睡莲般的光华忽地随声音的消散而消散,再看剑仍然在小碧手捧的剑鞘里,扶桑武士的兵器却都折为两半,纷纷撞落在青石板上。
众人大骇,明月公子道:“这就是中原的剑法,你们是无用的蛮夷,快快滚回扶桑,否则人头同样落地。”
老者脸如死灰,挥手下令,扶桑武者齐撤,临走时回头沙哑着问道:“绝世的剑客,你叫什么名字?”
明月公子四顾萧然道:“公子明月,愿有人持三尺剑,赐我一败!”
眨眼间,扶桑武士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天南的古镇恢复了静谧,秋雨中仅留下默默站着的四个人。明月公子默默在雨中踟蹰,三位姑娘跟着,走出了南门。
一路上南宫燕不知道说什么好,终于道:“谢谢你,救了我。”
明月公子苦笑道:“就算萍水相逢,素不相识,我也会救的,更何况以南宫大小姐的武功,打发几个毛贼还是绰绰有余的。”
南宫燕淡淡一笑,轻拢明月公子蓬乱的发髻,叹道:“你瘦了。”
明月霍然而惊,身子一震,似乎心驰远方,目光中忽露痛苦之色,轻叹道:“我的死活,不用你来关心,你我是不可能的。”
南宫燕气急,颤声道:“你还想着她?可是秋水她已经,她与你阴阳两世了呀!”
明月公子又拿起了酒葫芦,小桃一把夺过,小声道:“公子!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小碧道:“就是,我家小姐比秋水姐姐哪里差来?再说,秋水姐姐仙去之前怎么说的,你忘了吗?”
明月怔怔的道:“我没忘,我怎会忘。”
小碧道:“那就是了,秋水姐姐临终前要我家小姐照顾你一生一世,你又不是没听见。”
南宫燕道:“难道,难道你此刻还不懂我的心么?”
小桃也低声道:“其实小姐在你遇上秋水姐姐之前就心里对你...如果你没有遇上秋水,小姐早就和你成为,哎。”
明月公子喃喃道:“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是南宫世家的千金大小姐,我只是个落魄江湖的孤魂野鬼,我怎配得上娶你?”
南宫燕霍然道:“你只是你,我只是我,没有贵贱名分之分,不管你是公子少爷也好,孤魂野鬼也好,我都跟着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南宫燕顿了顿又道:“你分明是在逃避我,也在逃避自己,这块和氏璧,就是我南宫世家的家传之宝,爹爹已经答应,如今是为我们的定情信物。”
明月公子道:“我已经有了定情信物,秋水是为我而死的,我和她虽没有夫妻的名分,肌肤之亲,但生生世世我永远把她当成我的妻子,永不再娶。”
南宫燕凄然道:“是何信物?你究竟是多情还是无情?你敢说你没有喜欢着我?”
明月公子默然,不敢再看南宫燕凄然的泪光,他怕自己压抑不住心中的另一段情苦,唯有摘下指环道:“这就是我和她的信物,昔女娲炼五色石补苍天,留下的炼成指环,送与伏羲,而今,这就是秋水送我的。”
南宫燕一把夺过,摔在路旁的青石上,明月公子只觉一阵眩晕,终于昏了过去。

 

 

第二章 三千界
公子明月悠悠醒来,只觉清风拂面,十分的畅快,看来雨终于停了。
忽地跳了起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眼巴巴的寻找五色石指环,大声道:“小桃小碧!指环呢!碎了没有?”
空山寂夜,回声阵阵传来,“指环呢!碎了没有?碎了没有...”
明月公子一怔,抬头望天,天还没有亮,月光如霜一般的倾泻在幽幽的山谷,有如水银,有如瀑布,哪里还有南宫燕、小桃和小碧的影子?
明月公子此刻正孤独的站在半山腰上,心中暗惊:“这是什么鬼地方?”
明月只觉得头痛欲裂,双手捂脸揉了好一会儿,始终想不起五色石指环撞到青石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莫非南宫燕以为自己昏死了,命小桃小碧把自己丢到半山腰上?不可能!打死自己也不相信。
身上的衣服早就干了,而秋雨似乎也早就停了,因为山坡上只有清风残露,并不是十分湿滑的。
忽听山下有声苍老的咳嗽声,沉声道:“什么人?半夜三更的鬼叫!咦?我的鸡呢?”
明月公子吃了一惊,声音显然在山下的谷中传来,这么远的距离,而听上去却像是身边训斥一样。
明月凝神向山下望去,忽见黑影一闪,转眼不见,明月自付道:“好快的身法,眨眼间就窜到林里了,居然能躲过我的眼力。”
忽听身后一声怒喝:“哪里来的野小子,我的鸡呢?你藏在哪了?”
公子明月又吃一惊,险些跌倒,霍的转身观瞧,只见月光下背负双手,站着一个老头,长须飘飘,煞是仙风道骨,但唯一不协调的是满脸的怒气,正上下打量着自己,明月喃喃道:“你就是山下那个人影吗?”
老头哼了一声,看着眼前这个落魄的年轻人满脸写着不信,斥道:“怎么?”
公子明月叹道:“仙长,你是怎么跑上来的?”
老头见小伙如此落魄,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口口声声叫自己仙长,不由得心中怒气消了一半:“我听你半夜鬼叫,却没听到我的鸡叫声,忙出院打开笼子一看,却是破了个洞,鸡不见了,说!是不是你偷了?”
明月公子苦笑道:“晚辈刚来此地,尚且没有入谷,怎会偷你的鸡?”
老头不信,喝道:“我看你破衣烂衫,困顿潦倒,若是肚饿想偷吃也就罢了,怎地小小年纪不说实话。”
明月唯有苦笑,随手从里衣里掏出几张银票道:“老先生不信也罢,这是日升昌票号的,每张千两,都给你。”
老头接过映着月光看了半晌,刷刷两把撕了个粉碎,怒道:“你给谁打的借条,消遣老夫。”
明月惊道:“老先生,这可是几千两银子的银票啊,怎么会是借条呢?”
老头冷笑:“什么票啊票的,几千两银子,你背的动么?”
明月公子无语,想了想道:“我就是明月公子,你总该听说过吧,我说的话谁人不信?老人家若是有空,可随意去南宫世家在天下各府各郡任何一处产业,支数千银子,就说是明月公子的朋友。”
老头嘿嘿冷笑:“就你这落魄样子还自称公子?什么南宫世家,老夫从小到大,听都没有听过,看你品貌倒还有些俊雅,怎么口口声声胡吹大气?”
明月公子暗自忖度道这个身法如鬼魅的老人或许是山野隐士,江湖异人,不闻世间事,也是有的,反而奇道:“既然我长的也不像偷鸡贼,老先生为何要认定是我?”
老头叹道:“荒谷之中,人迹罕至,你是开春以来第一个来谷中的人。”
明月怔住,怪不得老头如此爱说话,原来空山寂寞。隐士自有隐士的惆怅,看着老头仙风道骨,偏偏又有说不完的话,滔滔不绝的样子,不禁觉得这个老头其实挺可爱。
明月笑道:“原来如此!哎,只是不知道送我来的三位姑娘哪里去了?”
老头摸摸明月的额头,奇道:“你是不是犯了癔病?还在梦游?也没发烧啊,怎么尽说些梦话!”
明月公子揉了揉眼睛,也诧异道:“没有啊?”
老头喃喃道:“你一定还在做美梦,没睡醒,就你这副穷样,哪家的女孩子会看上你?”
明月也笑了,长长的伸个懒腰,笑道:“我确实是刚睡醒,醒来就发现居然卧在这个见鬼的山谷里,然后就叫来了你,你老人家总不该老说我是偷鸡贼了吧?”
忽地又道:“老人家,可有什么吃的喝的,我饿了。”
老头吹胡子瞪眼,无可奈何,只有叹道:“有!谁让你是今年谷里的第一个客人呢,随我来。”
明月公子笑嘻嘻的跟老头下山,天幸遇不到南宫燕逼婚,总之是件好事情,随口问道:“老人家,我叫明月公子,还没请教你的高姓大名?”
老头忽地顿住脚步,对视着明月的脸道:“说与你也不妨,我就是天涯老人。”
说罢,老头细细看着明月,很想从明月脸上看出些诧异的或是大吃一惊的表情,觉着很好玩的样子。
不想到明月一脸茫然道:“哦!天涯老人,嗯!我记住了。”
老头怒道:“嗯算什么!你不觉得惊讶么?”
明月公子奇道:“惊讶什么?”
“三千界中,你有幸见到我天涯老人的庐山真面目。难道不惊奇万分?”
明月暗暗好笑,原来天涯老头比自己还自恋,更加茫然道:“恕我直言,从没听说过您老的名号。”
说罢已经扭头在笑,实在不忍看到老头滑稽的表情,又道:“对了,三千界是什么?是个帮派?还是个地名?”
老头喃喃道:“你莫不是疯了或者就是你从异域来的,三千界就是天下,三教万物俱在三千界中!”
说着又摸了摸明月的额头,明月苦笑道:“这里不是南疆么?附近难道没有个天南古镇,我是从那里来的。”
天涯老人眨眨眼,道:“南疆?苗疆?你大概是少不更事,这里是江南!”
明月公子大惊,暗地猜想,自己究竟昏迷了多少天,怎么会在江南?
明月奇道:“这里是什么山什么谷?”
天涯老人得意道:“你没看见满谷中梨树遍地,都结满梨花么?因此起名叫梨花谷,老夫就是梨花谷主。”
明月凛然一震,这才发现,山风过处,梨花片片飞舞,煞是好看,但明月却失色道:“已经深秋了,秋雨刚过,怎会开梨花?”
天涯老人不再理会,边走边悠然道:“现在正是暮春时节,江南草长莺飞,你要是再过些日子来,这么多这么美的梨花就看不上了。”
明月公子只觉得头大了三圈,犹自不信的摘下几朵闻了闻,好香!或许自己昏迷了大半年也未可知。
明月讪讪道:“天涯老人家,你的轻功真好,可以说是独步天下了。”
天涯老人不以为然道:“你就叫我天涯老人好了,我的身法也顶多算是普通的很,否则也不会一个人躲在梨花谷躲清闲自在了,独步天下,嘿嘿,你这孤陋寡闻的小子,老夫的易容术才是真正的独步天下呢!三千界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说罢自觉没趣,很显然眼前这个小子就不知道,并且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果然明月叹道:“还得请教前辈细细说与我什么叫做三千界,天下太平的很,前辈为何要在梨花谷躲清闲?”
天涯老人也叹道:“看来你是从来没见过世面,倒似是哪里来的野人,三千界就是天下,老夫说过多少遍了,太平?哼哼,三教纷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出此谷,数百里外就是腥风血雨,天下动荡,三教多少人物异兽参与到北武林和南武林之争,还不如说天下大乱更为贴切。”
明月公子只听的一怔一怔的,奇道:“哪三教?”
“儒、释、道。”
明月更奇:“这三教怎么会打起来?前辈你是那一教的?”
天涯老人叹道:“三教争锋由来已久,我是道教传人。”
明月公子忽地想起了什么,道:“你听说女娲炼五色石补苍天,剩下的五色石曾磨成指环送与伏羲?不知老人家可否见过?”
天涯老人道:“五色神石,多么古老的传说。我怎么会见过,传说中有无上的法力,嘿,你想想,那玩意能补苍天,若是出现在人间,多少人想占为己有,三教还不继续争的个你死我活?”
明月公子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根本不在原来那个时代了,五色石指环一碎,自己定是遭了天谴,贬到这见鬼的三千界了。
明月公子仰天长啸,直震的梨花谷中好些梨花映着月色,片片飞舞,纷纷而落。

 

第三章 剑神一笑
天涯老人充满同情的眼神看着仰天长啸的明月公子,喃喃道:“臭小子一定是受了什么打击,失意过度,喂!你是不是失恋了?一看就是为情所伤。”
明月公子霍然回头,看着老头认真的样子,哭笑不得,只好苦着脸道:“嗯!也对也不对。”
天涯老人决定再不理他,大步流星带路下山,明月跟着解释道:“老人家,其实我本不是三千界中的人。”
老人道:“我相信。”
“我跟你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我是从一个太平盛世里来的。”
天涯老人道:“莫要解释了,你还不如说你是从异域来的,从个世外桃源不知怎的来到了三千界却又忘记了回去的路了。”
明月公子一击掌,道:“太对了!我碎了女娲炼的五色神石,怕是触犯了天条,今生今世再也回不去了。”
明月见老人只管走路,追问道:“你信不信?”
“不信!”
明月公子叹道:“我也宁愿不信,可事实就是如此。”说罢只管摇头叹气,不在言语。
天涯老人见他再不说话,反倒有些寂寞了,忙道:“我对别人的身世从来不感兴趣,还是说说你是怎么失恋的?”
明月公子一呆,遂把如何与秋水相恋,秋水死时把自己托付给了南宫世家大小姐南宫燕,而南宫燕对自己如何如何痴情,追着寻着逼婚,而自己却始终念念不忘秋水,只有一味的逃避。
天涯老人听的哈哈大笑,明月公子怒道:“你笑什么?”
天涯老人忍住笑,叹道:“世间有多少人都为情苦,可笑自己却看不穿。”
明月奇道:“看不穿什么?”
天涯老人一本正经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秋水了?”
“嗯。”
“如今你在三千界,不是说再也回不去了么?是不是也再见不到南宫燕了?你还有什么情丝剪不断的呢?”
明月公子心中大震,半晌才叹道:“是呀,一切往事如风,都是过眼云烟了,我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
天涯老人扳着脸道:“大丈夫人生在世,有什么不能释怀,何不心胸豁达些。”
明月公子又是一怔,忽地纵声大笑,满谷中尽是笑声的回荡,久久不绝,明月公子只觉得心中一畅,豁然开朗。
等他笑罢多时,天涯老人才道:“你学过武功?”
明月公子傲然道:“当然,我尤其以剑名,真是欲求一败而不可得。”说着说着,神情尽是寂寥萧疏之意。
天涯老人冷冷道:“臭小子吹什么大气,我看你资质颇佳,武功却也平平,在南武林还能唬一唬市井百姓,去了北武林,嘿嘿,一吹牛小命就没了。”
明月公子还要辩解,忽见月夜下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依稀看见远处几座茅屋,篱笆围起,再回头看看直走了两顿饭工夫走的山路,想起天涯老人眨眼的时间便从谷中到了半山腰,啧啧称奇,不敢再说什么。
梨花谷,茅草屋。
明月公子懒懒的躺在竹席上,闻着水煮腊肉的香气。
他甚至可以闻出水是清冽的泉水,而肉是精壮的黄牛肉。
天涯老人一边煮肉,一边冷冷的看着他,叹道:“你一定是从小好吃懒做,落魄潦倒还偏偏爱摆公子哥儿的谱。”
明月伸了伸懒腰,笑道:“我只是该享受的时候懂得享受而已,其实我很勤奋的。”
天涯老人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的瞅这个人,似乎要寻些什么不同,蓬乱的头发,眉如远山,目若星辰,略显苍白的脸上,此刻正挂着最惬意的微笑,并且摆的是最舒服的姿态。
明月又道:“老人家,你不是道教传人么?是火居的道士?还是方外?俗家?原来也不吃素。”
天涯老人扳脸道:“三千界里,分儒释道三教,你当道教的传人都是道士,佛教的传人都是和尚?若是那样,大家炼丹的炼丹,念佛的念佛,天下怎会不太平?”
明月公子奇道:“难道不是?”
天涯老人道:“三千界有大半的人物都是三教中人,彼此纷争不止,更有北武林和南武林分裂已久,哎,哎,乱的很。”
明月笑道:“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只是个道家的记名弟子。”
“哼!”
明月又道:“老人家,谷中莫非还放牛吗?”
老人道:“那是自然,不仅有牛,我还养着羊,养着鸡,可惜不知什么时候鸡笼破了个大洞,不然你明天早上还能听到鸡鸣声。”
明月公子听了苦笑,决定以后再也不提有关鸡的任何事情。
最后天涯老人道:“老夫困了,休息去了,明早还要去溪边钓鱼,肉煮好后自己来取,还有,隔壁屋里有许多衣服,你起床后随意去挑。”
说罢,吱呀一声房门带上,明月公子无法,只有爬下床来大快朵颐。
荒林,幽谷,夜已深,对于本是浪迹天涯的浪子来说,算不了什么,此时无牵无挂,正是万事皆可抛,更何况还有个可爱的老头为伴。
明月公子于是也沉沉睡去,一枕清霜。
第二天醒来,只觉红日透过纱窗,早已经日上三竿了,明月公子舒展了身躯,曼声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又道:“好睡!好诗,解的切!”
起身推门而出,山风夹着泥土的芬芳、花草的香气阵阵扑面而来,举头望处,青山、白云,再加上暖暖的艳阳,明月公子只觉得高兴极了,不住赞叹:“真是好地方!老人家,天涯老人!”
叫了半晌无人应答,忽地记起老头早上要去溪边钓鱼,嘱咐自己换了衣衫。
明月公子遂踱到隔壁茅屋,轻推房门,应声而开,可是眼前的景象却令他大吃了一惊!
房中竟然挂满叠满了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衣服,不仅有各色的长衫、华丽的锦袍、普通的烂布衫等,还有道士作法的八卦道衣、七宝袈裟,明月直看的眼花缭乱。
最令明月公子叫绝的是居然还有很多件女子的衣裙,女红绣的花边十分精美,花花绿绿还分外的好看。

笙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小懒 小懒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OQ4T5KzPkwbFbfg4SDhg5A 密码: uf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