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悬疑推理加江湖恩怨,男主展昭

2019年2月5日08:19:23 评论 889

文案

莫家有女古怪精灵

伊人心事浓浓清清

研不尽

展某为官正气侠身

佳人之意净净明明

昭不喧

倒恰似

冰心一片

一片冰心

在玉壶

《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悬疑推理加江湖恩怨,男主展昭

推荐等级:8.8分

特点:武侠,悬疑推理,晋江未入v

字数:469457字

以下评论来自网络,供阅读参考:

评论1

细读完《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第一卷,不得不说,此文非常值得一看。无论从人物形象塑造、场面渲染刻画,还是故事情节推进等几方面来说,《一片冰心在玉壶》都属佳品。

文中女主人公形象立体鲜明,性格表现突出。莫研这样一个娇俏聪慧,天真善良的可爱女孩,通过狮大精心的刻画,深深进入读者的心里。正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子,在文中一出现——“是这里了!”莫研牵着马匹,俏生生地立在灯笼底下——便赢得了我的好感。短短的四个字,加上两个动作(牵、立),最讨喜的是“俏生生”这个简洁的形容词,一下子把女主人公风尘仆仆、爽直俏丽的江湖儿女形象演绎出来。仿佛是一幅线条明快简约的图画,让读者一目了然。

也恰恰是这么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形象,为狮大带来了第一块砖——关于人物性格形象的展开。

莫研这个人物,在本文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闪光之处——善于观察,有一定的分析能力。这一点,虽然与她其他的性格特点不冲突,但确确实实比较特别,尤其是起到了引人注目,从而推进故事发展的作用。如此一来,如何表现这样的人物特点尤为关键。但是有些遗憾又有些庆幸的是,狮大在此处让我的“吹毛求疵”拳法得以施展。

在bs中已经提过,因为前文对于莫研的性格描写多是从娇俏、善良、率真出发,待到表现她观察入微之处时,却让我突生疑问:怎么像换了一个人?

狮大曾说,考虑到莫研因遇到重大事件会比较严肃。就我看完第一卷的感觉是,莫研懂礼守礼却不拘礼,真真一个洒脱的江湖女儿。在包拯面前,她要表现到最好才能达到救出师兄的目的,那么还有什么能够阻挡她淋漓尽致洒脱飞扬的发挥自己的长项呢?

如今,再静下心来细想,除了因为在这一处重要的描写中,主要依靠语言来表现莫研聪慧的同时,没能够在动作、神态等方面延续她的“俏”外,狮大在情节的安排上也有些“急于求成”。

我为什么会这样说呢?举个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例子吧。

当我们看到新闻报道某某的英雄事迹时,往往会看到一些花边采访。这些采访的内容通常来自英雄的家人、同事等。这些报道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从侧面丰满英雄的形象,告诉我们:英雄是真实的,但也不是一天练成的,有着其必然的原因。

以此,我延用至本文。

莫研嗅觉异常敏感,又善于观察,做起推理也头头是道,用胆大心细形容实不为过。也正是她在开封府的一番表现,使得包大人倍加赏识,求贤若渴。假设此处等同于“英雄事迹”,那么她平时又有哪些表现可以丰满这个形象,达到真实的效果呢?如果狮大在故事发展到开封府前,就将莫研的观察推理用一两件小事表现一下的话,不仅可以改变“突变”的印象,达到循序渐进的效果,对于情节的发展也顺理成章,。

既然我提到了情节的顺理成章,《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第二个小小缺憾也浮现出来——情节推进的合理性。

本文的男女主人公的感情发展是通过共同追查账册的下落展开的。因此,莫研是否能和展昭共同办案是个关键。但是,仅仅因为包拯的爱才,就招揽莫研于旗下,我却不敢苟同。原因有三。

第一, 莫研是个年纪轻轻,经验尚浅的女孩,如何托付?

第二, 此案略有眉目就已出凶案,实在凶险以及。莫研有武功又如何?还不是潜入书房便被抓到,也未见得高明到哪里去。

第三, 莫研身份不明,背景不清,与嫌疑人沾亲带故。任用这样的人调查此案,得来的证据都可以质疑。

包拯为官多年,爱民如子,实在不可能主动“诱拐”莫研进入公门。狮大还曾提到包拯欲揽锦毛鼠为朝廷效力以此作比。我不得不说,锦毛鼠的功夫、背景、江湖势力,以及一旦为朝廷所用后的影响都是莫研所不能比的。“侠以武犯禁”,包拯赏识白玉堂多少有些招安的味道。

而且,在后面展昭和子楚带着账册先行回到开封府时,包大人居然没有首先询问莫研在何处?无论怎么说,他是把莫研和展昭同时送出开封府的。账册已经到手,早一刻晚一刻察看,它也飞不了。但是人命等不得。如果包大人是这样一个官司大于人命的工作狂,实在妄为青天。

因此,我斗胆在此,提个建议,狮大参考。

去江南白家查案,很可能要接触女眷,就像衙门会有女仵作一样。如此一来,展昭带上莫研可以解释一二。再加上莫研各方面的条件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且莫研主动请缨的话,包大人权宜之计任命莫研为捕快,或可说得过去。(至于说莫研不喜与官府牵连的初衷完全可以为了救人而改变。就象她会在诱导下接受捕快一职一样,只不过是自己想出来的变通的法子罢了。以莫研的性格,提出这样意想不到的办法也在情理之间。)

小小几点毛疵,挟砖风而来,落于笔端。不尽之处,实在是个人能力所限,仅以此为记。

评论2

我把2012年写的贴上来,不知道还有意义么?狮子的这个故事写得真是好!!!现在回看也是不同凡响。

有没有那么一本书,会让你一遍又一遍默默翻,牵动着你的心神,让你欢喜让你忧?

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一本书的名字。

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武侠书了,小时候看《萍踪》的欲罢不能,现在这种感觉又回来了!

这可以说是展昭的同人小说,作者蓝色狮,笔触细腻恬淡,如涓涓清泉润人心扉,书中莫研和展昭之间纯净而深厚的感情堪比张云,那些看似寻常的话语、细微的动作、淡淡的表情,让人读后再去细细品啧,仿似喝了一口齿颊留香的茶,回味悠长悠长的。

无论是抒情还是搞笑,作者都写得很好。比如:展昭受伤落水那段写得很美——

池水温柔而冰冷,不可阻挡地没过他的四肢,口鼻。

展昭在水中浮浮沉沉,意识开始逐渐消失,除了水声,其他声音都仿佛在千里之遥,恍恍惚惚间看着荷茎在身侧摇摆,水面上星光点点,竟是美得出奇……原来这就是浮生若梦,他茫茫然地想着。

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展昭赴辽国之前明知莫研不在家,他仍在她所居小屋外静静站立,仿佛她就在与自己相隔咫尺之处……直到东方曙光微现,衣裳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被露水濡湿……

书中搞笑的场景写得让人叹为观止,每次宁晋一出现,与莫研一来二往地斗嘴,气氛就骤然变得活跃,然后他被她怔怔地气得说不出话来,每次看的时候,总让人嘴角忍不住挂上微笑。宁晋是失意的人,但这种失意总似有若无地隐藏在俏皮的对话下,让宁王始终体现出一种皇家子弟的矜持和风范。
莫研劝退前来向展昭提亲的丁兆惠那一段更是精彩之极,莫研的嘴皮子厉害,“七星宝塔也得让她说得掉下两层来。”大笑之余不得不令人叹服。

随着情节的缓缓展开,莫研洒脱恣意、展昭内敛持重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莫研的话语永远那么单刀直入,展昭老是微不可闻地叹气。不经意间,性格截然相反的这一对人儿情丝暗系、渐渐深入骨髓。

“我不是他的姬妾,我夫家姓展,你莫要弄错了。”看到莫研伶伶俐俐说着大白话,一次又一次为死去的展昭“发傻”,看到展昭为了不让莫研害怕,独自走向荒漠赴死,看到经年后展昭听闻莫研到来的消息心痛得抚胸跪地……情深如许,一个直白热烈,一个含蓄深沉,这真挚可贵的情感,作者驾驭得太好了。

文章是一个人心性的反映,我很赞同这句话,诚然金庸博学多才,文笔优美难以匹敌,也塑造不出张云这样的人物。

蓝色狮笔下的人物都很美好,书中的配角故事也是写得荡气回肠,不光是宁晋,例如公主赵渝和海东青,人物性格也很突出,让人喜爱。作者写作的功底也很稳健,她的《月斜碧纱窗》《月魄在天》写得也不错,《士为知己》中的霍去病塑造得很好,女主太一根筋,不大合我心意。

作者的文字还很有镜头感,例如:展昭调查江南贪没案时向白宝震的家人问话“几位夫人可知与白大人交往甚密的有哪些人?”“奴家不清楚。”三支形态各异的珠钗各自茫然地摇了摇。看得让人禁不住要笑,好玩!

评论3

侠骨柔情,悬疑推理,这是一盘我的菜。

故事从女主人公莫研去开封府看望自己被抓的五师兄李栩开始。开封府角门外,满腹思绪的展昭,一袭蓝衫,手持巨阙宝剑,微风泛起青袍一角,他就这样清风朗月的出现在了女主角莫研的视线里。没有一见钟情火花四溅的情节,一切一切都是那样的水到渠成。自己的五师兄被无辜的卷进一桩织造府贪没案中,为洗清师兄的罪责,莫研凭着自己观察细微,口吐莲花,外加一点胡搅蛮缠的本事,进了开封府当了一名捕快,在其他人对她的歪理无以应对的情况下,这块烫手的山芋自然就落在了正在办理织造府贪没案展昭的手里,莫研做了展昭的一名助手,从此展昭一路叹气,莫研身上小江湖的风气,心直口快的性格,都让展昭的眉头凝结的次数多了不少。而南侠展昭响当当的名头,出手不凡的身手,外加光风霁月的内心,慢慢的打开了莫研情窦初开的情结。随着案情的深入,两个人没来由的默契,莫研毫不逊色的推理能力,也让铁骨男儿心中有了那么一丝温柔的触动。

小说中其他人物也很出彩,闲云野鹤的少年王爷宁晋,为维持太平盛世远嫁辽国和亲的豫国公主赵渝,深入虎穴默默潜伏的海东青苏醉,这些人物也都各有特点。这是一本诙谐幽默的小说,常常让我看的忍俊不禁,作者笔下的人物是那么的活灵活现,让我感觉不是在看一本书,而是在看一部电视剧,叙事的手法,情节的安排,让我身临其境感受到他们的一悲一喜,我不得不感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莫研在池塘救展昭的那段,我似乎都能看到展昭听到莫研说给白小姐渡气过水道时的紧张,剑眉一挑,星目一瞪,毛细血管瞬间扩张,看到他的紧张的同时,我体会到了我看书的快乐;萧辰在对白小姐发号施令时,白小姐的诧异,在听到萧辰直白的对她说因为我是个瞎子,白小姐的惊奇及感觉失礼的尴尬,好多的情节,都让我有种无法自拔的感觉,沉浸其中,慢慢回味。

不过也许是小说写了两年多,最后毕竟会有疲劳的感觉,所以小说最后的部分处理的不好,南侠展昭及海东青都未免有些太儿女情长的感觉,况且身为无间道的主角,这是多么危险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察觉,他们怎么总是在敌人的地盘里说些机密的连做梦时都应该管好自己嘴巴的秘密,而辽人居然都没有发现的?还有小说前面交代海东青潜伏辽国十几年(后面又含糊的说潜伏是几年的事情),但展昭见到他的时候他才28岁,文后也许是为了使的他对公主的感情不是特别突兀,又交代他还做了几年大内侍卫,那时就喜欢公主的事,这年纪也太不靠谱了。不过瑕不掩瑜,何必计较这些,有情人终成眷属才是我最关心的。

试读此文请翻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