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迢迢》作者:箫楼 武侠言情,男主腹黑聪明,偏虐

2019年3月11日08:48:43 发表评论 2,603
摘要

作者文笔很好,女主很可爱,两个男主性格不同,但是都很深情,世界观建立的很棒

文案

裴琰,英雄男儿,挥斥方遒。长剑在腰诗书在袖,试遍锋前谁堪敌手?当爱情悄悄临到,他只能用骄傲抵挡。可是千算万算,独独算漏了自己的心、自己的情。风烟过眼,胸口已被烙上绝美的朱砂。

三郎,浴血凤凰,蒙尘明珠。倾国倾城的面容下,掩藏着怎样的一颗心?当阳光射进心灵,心门一线天开,便覆水难收。难忘桃花开时灼目的光华,更难忘冰河雪桥上旷世一歌。

小慈,灵动如波、清丽如荷。她犹如山间的精灵,扇动翅膀,便在他们的世界里掀起一场完美风暴。温暖那冰凉的手指,绣下那一枝桃花。红尘滚滚,一个“懂”字,胜过千言万语。

谁胜了,谁负了;谁失去了,谁得到了;谁成就了,谁又奉献了,都已不再重要。这一段传奇,总会在风景看透后,青山隐隐、流水迢迢。

《流水迢迢》作者:箫楼  武侠言情,男主腹黑聪明,偏虐

推荐等级:9分

特点:武侠,古言,朝堂,偏虐,文笔好,男主腹黑

字数:722739字

(书友慧琳推荐)一本江湖武侠古言,也夹杂了朝堂。虐虐虐到死亡,看完真的眼泪完全止不住。作者文笔很好,女主很可爱,两个男主性格不同,但是都很深情,世界观建立的很棒

以下评论来自网络,供阅读参考:

评论1

乎所有的女的言情小说家,在女主面临选择男一号还是男二号这样令所有看客都揪心裂肺的关键问题时,都会犹犹豫豫地、半推半就地、但最终毫不留情地选择了那个——在关键时刻将自己拉至身后,为自己挡上致命一剑的人。

当然,前提是,这一切得是真的,不掺杂一星半点的戏剧成分的。要是像裴琰那样编导演身兼三职,苦果唯有自己品尝了。

裴琰不是不爱江慈。在军中,江慈为大家盛饭,把他的碗放在了离他一臂远的地方,而又将另一只碗“轻轻放至卫昭面前,低声道:三爷请”时,一向不露声色的裴琰“握着竹筷的手一抖,脸色有些阴沉,凌厉的眼神盯着江慈,慢慢伸手取过距自己一臂远的饭碗”。醋都吃到这步田地,说不爱有人信吗。也有温柔的时刻,耍赖让江慈睡在自己外帐,清晨醒后又偷偷立于江慈身前,“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终慢悠悠地除下外衫,蹲了下来,将外衫盖于她的身上。纵是帐内没有烛火,仍可见她秀气的双眉微微蹙起,他迟疑片刻,右手缓缓伸出。”要不是崔亮故意咳了一声,这手怕是要抚上江慈的眉心了。

可惜,在最关键的时刻,当江慈因感染瘟疫被隔离时,纵使裴琰不顾阻拦,抢过马匹就要去见她,但终是放不下自己心中的谋划而作罢。而卫昭,纵使他虐江慈的次数和手段不比裴琰好到哪去,但在这种时刻,他却夜夜悄悄前去照顾。女人最受不了什么,就是你爱我,对我好,却还不跟我说,最后才被我发现——这简直就是俘获芳心的必杀利器。

卫昭和裴琰,均是靠着心机、武艺和一股子韧劲走到现在。一个全族被虐,一个家人似虎。论样貌、才华和可怜程度,两人均是势均力敌,按说该让女主苦苦思量反复纠结才是,但不到一个回合,裴琰就败下阵来,女主江慈心里已了然有了主张。这虽然自是与女主坦荡自然的性格分不开(若换成其他狗血女主,不纠结个百儿八十回是定不下来的),但最重要的,就是当卫昭发觉自己对江慈开始动心甚至还谈不上喜欢的时候,就把她排除在自己的计谋之外了。就是我对任何人都可以不好,惟独对你不行。

而可怜的裴琰,那个还是少年时就被母亲毁掉了信任感的裴琰,即使已对江慈动了心,即使江慈也对他动了心,甚至他还知道她动了心,却一次又一次,在自己的机关布局中把江慈算了进去。却没成想,这一算,把自己一生的爱恋都一并算了进去。

评论2

假期里读到一本好书:箫楼的《流水迢迢》,让我感慨水平之高都可以和金庸老先生媲美。这是一部正剧,爱情只是配角。比言情多了硬朗的杀伐决断,大气磅礴,比厚重的历史又多了温婉清丽的情感之花,如涓涓细流,流淌到人的心里,明媚娇柔。 中秋,和故事开始一样的季节,江南多雨,满城的桂花香稍瞬即逝。听着江南的夜雨,挑灯夜读一本好书,在书中挥斥方遒,纵马江湖,快意人生,实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接连两个夜晚挑灯夜战,看到凌晨三点,硬是把上下两本厚厚的书看完了,大哭一场。虽然看书前我就百度知道结局,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惨烈。看完这本书,那是刻骨铭心的一种痛感,满心的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因为是这样惨烈的结局,才能铭刻在心,从来悲剧更能深入人心;作者曾说过,最后几位主角都是各得其所,虽然晋江上骂作者是骗子的大有人在,但我伤心之余也不得不承认,作者是对的。虽然我痛惜三郎最终的凤凰涅槃,但这的确是最现实合理的结局。

我现在还沉浸在一种悲伤中不能自拔,一本书能带给人这样一种震撼,作为作者,她就非常成功。整整两天,缠绕在心的都是三郎,少君和江慈。很想写写对几个主角的感觉。其实从作者给每个主角取的名字,也可以看出每个人物的性格。
先看看百度的人物介绍:

卫昭:本名萧无瑕,又称三郎,月落族人。浴血凤凰,蒙尘明珠。倾国倾城的面容下,掩藏着怎样的一颗心?当阳光射进心灵,心门一线天开,便覆水难收。难忘桃花开时灼目的光华,更难忘冰河雪桥上旷世一歌。   月落民族积弱,被两大强国华朝和桓国欺压,因族人多长得貌美,男子要进为娈童,女子进为歌姬。萧无瑕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为改变族人的命运,忍辱负重,更名为卫昭,自幼投入华朝宫中成为华朝皇帝的娈童,并在时机成熟时策划了一场惊天的动乱,希望挑起华桓两国内乱,并伺机带领族人反抗暴政,独立建国。在这场阴谋与动乱中,他与无名的江湖女子江慈相知相恋,上演了一场凄美的爱情故事。最终为了族人牺牲于烈火之中,月落族也因为他的牺牲换来了幸福与安宁。

裴琰: 华朝的左相,兼武林盟主,武功盖世,表面笑如春风,实则心机似海。野心勃勃,争权夺利,在朝堂争斗中如鱼得水,进退自如,对每一个人算计、利用,无所不用其极。 英雄男儿,挥斥方遒。   年少便担起家族的重任,并一直密谋改朝换代。借卫昭之手挑起大乱,并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中抓住机会,逐步夺取大权,并最终登上权利的巅峰。但也正因为其对权利的追求,从而错过了与江慈的真爱,只能与她相忘于江湖,一生怀念着她。

江慈:无门无派的普通江湖女子,灵动如波,清丽如荷。善烹饪,性情善良洒脱。

她因为看热闹,从而被卷入三郎与裴琰的争斗,凭着她的善良真诚,三郎和裴琰都对她有了爱慕之情。她见证了一段恢宏的历史,并拥有了一段凄美动人的惊世之恋,最后怀着三郎的骨血悄然远去。

萧无暇:人如其名,屈辱的经历难掩风华绝代。看看他的出场:他如黑缎般的长发仅用一根碧玉簪轻轻簪住,碧玉乌发下,肤似寒冰,眉如墨裁,鼻挺秀峰,唇点桃夭。但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却是他那双如黑宝石般闪耀的眼眸,流盼之间姿媚隐生,顾望之际夺人心魂。他由园门飘然行近,白衫迎风。那抹白色衬得他象天神一般圣洁,但衣衫鼓动如烈焰燃烧,又让他似从鬼域中步出的修罗夜风突盛,卷起数朵红菊,扑上他的衣袂,宛如妖红盛开于雪野,魅惑难言。这一刹那,园中诸人皆暗吸了一口凉气,又静默无声他似是明众人所想,停住脚步,眼波一扫,冷冽如霜,竟让园中大部分人悄然垂下头去。

我最爱的三郎,那是黑暗中蛰伏的凤凰,在黑夜里期盼光明,纵使他为了月落族的命运,费劲心机,不折手段,精心布局,即使如他自己对江慈所言,他是一个坏人,双手沾满鲜血,但似乎他做的一切所谓的坏事因为其目的,都是可以原谅的。他何等不幸,十岁开始就被迫背负如此深重的家仇国恨,忍辱负重的蛰伏在庙堂之高。但他也是幸福的,他最终的牺牲换来了族人安宁幸福的生活,半生的屈辱终于得到了回报,他在烈火中涅槃,用炽热的火焰洗尽屈辱,终得永生;而在临死前和江慈那一段幸福的相守,也让他的黑暗人生有了光明,温暖和幸福,他有了生命的延续,终是不虚此生。三郎最终的离去让读者嗟叹,都觉得他应该为了江慈和未出生的孩子更珍惜自己,布局更周密一些,不应该如此草率。但那种情况下,这也许是他最合理的选择。他没有退路,也不能接受功亏一篑。我看过一个读者YY的番外,潜伏朝廷的五师叔从秘道将烧伤的三郎救走,将养一年才恢复,但如玉的容颜已被烧毁,只留下那双眼睛依然如黑玺石一般明亮。毁容在他看来是对过去屈辱岁月最好的告别,未来的人生他只希望找到江慈和孩子,静静地度过。在六年里,他到处寻找江慈,终于在春天的南诏山,那一片如云霞一般灿烂的桃花林中,找到了江慈和萧遥。这个番外写得很美也很合理,让我悲伤的心情稍稍能平复一些。我直接把这个YY当作番外收藏。

裴琰: 裴少君,人中之龙凤也,看看他的出场:只见当先一人,蓝衫飘拂,腰间丝绦缀着碧玉琅环,身形挺拔修长,容颜清俊,目若朗星,举止间从容优雅,顾盼间神清气爽。玉树临风,文武全才的少君彻底颠覆了我对人的一个判断标准。我一直对那种心机深重,胸有城府,一心上位的人没有好感。但是少君让我突然懂得,也许有些人注定是在高空飞翔的鹰,他有明确的目标,执着的信念,过人的智慧,这种人是不甘人后的,也许就是因为有这种人的存在,历史的车轮才会滚滚向前。我们这些燕雀难理会鸿鹄之志,但不妨碍我们对他的欣赏。少君工于心计,长袖善舞,对人多算计利用,但也有他的情深意长,内心渴望母亲的温暖,也重兄弟之情,他和长风骑的兄弟战友之情,他在安澄战死沙场后那种表现,让你不得不慨叹,他的确是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否则,不会有如此多的好男儿跟随他的。但这样的男人,只能是远远的欣赏,他和江慈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齐大非偶。江慈对于她来说,是山野吹来的一股清新的风,在尔虞我诈的环境里久了,都向往这样的纯净。但他是不会为任何女人或爱情停住他飞翔的脚步的,远远看着他就好。当三郎去世,崔亮、江慈远离了,安澄也死了,所有他觉得亲近的人都离开了他,落寞的他回到了西园,温暖的烛光映着他孤独的身影,让一众读者很是心疼,但是他是一个能迅速战胜哀伤,重新振作,为远大的目标继续执着奋斗的人。不过伴随他终生的,应该是对三郎,江慈和崔亮的思念:"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执着于自己的远大目标,又懂得如何实现自己的目标,这样的男人值得欣赏。(盗用了我家猪的观点,不交版权费)

江慈:她的确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简单质朴,温暖亲切,精灵乖巧。用三郎的话说:“既无绝色之容颜,又笨如鹿豕,就是一个山里的野丫头。也不知少君就怎么看上了。”谁知最后,沉溺不能自拔的是三郎自己。看看她的出场: 一少女从席后的菊花丛中探出头来,满面好奇之色。见众人皆望着自己,一双侬丽的大眼晴忽溜一转,众人顿觉这双眸子竟比满园的菊桂还要绚烂,比天边的晚霞还要妩媚,倒皆忘了去细看这少女五官究竟生得如何......席上众人此时才回过神,细看这少女,年约十六七岁,乌黑的发,浅绿的衫,白玉般精致细腻的脸庞,笑意盈盈的眸子,端丽明媚,十分可亲。

江慈就象山里池塘里的碧波清荷,带着清晨露珠的芬芳和荷香出场了。她不同于三郎少君平时能遇见的世家闺秀或风尘女子,她是山野里吹来一阵清新的风。对于平民,她是普通的,但对于三郎和裴琰,她是特别的。她是秋日里的阳光,明亮温暖,直接简单,但并不灼热,又如初夏的清风,带着淡淡的栀子和橘子花的香味,清新可人。她单纯善良,没有大的抱负,最大的理想是吃尽人间美味,听遍人间好戏,到处走走看看。这样的她自然觉得,那两个男主角为着权利地位或国仇家恨活得太累。但她最后学会了去理解那两个男人。这个女孩人如其名,内心有着最质朴的善良和大爱,善解人意,知遇感恩。为了救月落族人,在冰河索桥上高歌示警,三郎为她动心也是在那个清晨。虽然她是个汉人,但她最朴素的是非观让她做了这个选择,解救那些弱者;在战场上,她最后成为一个出色的军医,在战场上救死扶伤,这和她原来的理想差距甚远,也是她最质朴的是非观促使她做出这样的选择。短短一年,她完成了一个少女到一个女人的蜕变,从一个调皮精灵的女孩变成一个温婉贤惠的女人。虽然新婚不久她就失去了无暇,青年丧夫当然是一个悲剧,但她不是悲剧的穆念慈(话说裴琰的女儿最终取名叫念慈,怀念江慈的意思)。她坚强开朗独立,带着三郎的骨血萧遥隐居山林,在彩云之南,灼灼桃花,过着最简单的生活,在对三郎的思念中,把萧遥抚养成人。

她和裴琰,只能是檫肩而过,她当初的一句戏语最终成真: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江湖游侠生活。从此你我,宦海江湖,天涯海角,上天入地,黄泉碧落,青山隐隐,流水迢迢,生生世世,两两相忘”。只是少君最后用了一生来怀念他,当然少君的怀念仅限于夜半无人,月华如水的静夜,偶尔细细思量曾经的过往,更多的时候,他是那只在天空翱翔的雄鹰。

这篇文的战争场面也非常出色,金戈铁马,士气如虹,好男儿当如长风骑。就如那一首长风歌:日耀长空,铁骑如风;三军用命,士气如虹;骏马萧萧,飒沓如龙;与子同袍,生死相从;山移岳动,气贯苍穹;守土护疆,唯我长风~!我也喜欢三个主角在战场的岁月,没有猜忌,算计,有的是同仇敌忾,士气如虹,三郎远离了朝廷,暂时远离屈辱,又以自己的绝世武功赢得了将士们的尊重,也和小慈开始了感情,这段岁月对他来说是幸福的吧。

我也很喜欢这本书的番外,对后代做了巧妙的交代,更增添了读者心中的感慨。这年初见,裴洵和萧遥相识于当年河西府的战场上。二十年前,这里是父辈保家卫国的战场,二十年后这里是千亩良田,麦浪滚滚。白云苍狗,岁月悠悠,如此惊心动魄的时代,回头看,也只是金戈铁马,似水年华,唯余白云千载空悠悠,徒留感伤。真正是: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当年的爱恨情仇都随着岁月老去,只有三郎,白衣飘飘,风华绝代,活在每个故人的心中。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试读此文请翻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