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私房菜/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穿越美食小说,有同名电视剧

2019年5月3日10:46:18 评论 719
摘要

本姑娘一招鲜吃遍天,先养娇了你的胃,再养刁了你的嘴

第二章 怎么不哭
辛辣的液体刺顺着咽喉一路灼烧到胃,这一日她光吃惊没吃饭,连水都没得喝一口,空空如也的胃顿时抽搐起来,难受得她不停挣扎,可那厮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一口又一口的灌。没多久,她就开始晕乎了。
“别……别灌了……”碰上这么个睚眦必报的男人,叶佳瑶欲哭无泪。
唇齿间氤氲的酒香,迷乱着人心,她迷离羞怯的眼神,白里透粉的脸颊,莹润欲滴的红唇,楚楚动人又透着几分娇媚的神情……夏淳于不觉喉头发紧,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全都涌向了某一处。原本只是想戏弄她,惩罚她,现在却勾的他自己万分难受。
酒壶被他胡乱扔了出去,他的手摸到她的衣襟,稍一用力,精致的盘扣应声开裂,露出她白皙纤长的颈项,深陷的锁骨,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沟壑……无一不是致命的诱惑。
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大当家找这样一个女人来,也算没亏待他。
尽管叶佳瑶对自己的处境有着清醒的认识,对将要发生的事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才发现,准备是一回事,真正面对又是另一回事。两辈子加起来,头一遭被人这样对待,而且对方还是个陌生的男人。
纤柔青涩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他的放肆,胸前的小山包还在发育,最碰不得的时候,此时却被他握在手里,没轻没重的揉捏,甚至含住了肆意吮吸舔弄,那种疼痛中带着酥麻的感觉,像一道道电流冲击的她几近崩溃。
“疼疼……不要这样……”忍无可忍之下,便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她一把揪住他的头发,不让他继续在她胸前作恶。
夏淳于在山上见过干杂活的大婶们打架,就是这般互相扯着头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扯住头发,而且是在如此缠绵销魂的时刻。
“放手。”他哑着声低喝,黝黑地眸子里氤氲着难堪与恼怒,怎么会有这么煞风景的女人。
看到他发火,叶佳瑶赶紧放开手,瘪着嘴委屈地说:“你弄疼我了。”
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求他不要这么粗暴,别真把自己给弄死了或是弄残了。
看她战战兢兢地小样,夏淳于怒意平复了些,冷哼道:“这么娇,待会儿怎么受得住?”
他并不是个不怜香惜玉的人,只是想到她不明不白的来历,真若是山下抢来的,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大当家自己不知道享用?偏偏送给了他?
他在山上一贯以冷酷著称,出手果断,杀人不眨眼,怜香惜玉似乎跟他这个冷血残暴的土匪身份不相符,况且外面还有等着看戏的人。
于是,他利落的扯去她身上累赘的嫁衣,趁她惊慌无措不及反应,便分开了她的腿,炙热的坚挺兵临城下,蓄势待发。
叶佳瑶认命地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既然逃不过,长痛不如短痛,总好过受那零碎难耐的折磨。
夏淳于看她又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不觉又有些气闷,跟他欢好就这么为难吗?要知道,多少女人想要爬他的床,他都不屑一顾。
她做好了心里准备,但身体并没有做好接纳准备,随着他深深闯入,撕裂的疼痛令她情不自禁地发出沉闷的呻。吟,眼角沁出了泪水,身下的绸缎被拧成一团。
臭男人,迟早有一天,她会废了他作恶的工具,她发狠的想,用她能想到的所有恶毒的词来诅咒这个在她身上为非作歹的臭男人。
可是真的太疼了,她很不争气的嘤嘤哭了起来。
她的内里抗拒的厉害,紧致的包围,似要将他挤出去,又因着没做好准备,有些干涩,动一下也是疼,本想大展雄风,结果却是被卡在其中,进退两难。夏淳于生平头一遭在这种事上遇到了难题。
不得已,他俯下身子,抱紧了她,温柔地亲吻着她,将她的嘤咛悉数咽下,炽热的手掌极力安抚她的不安与疼痛。
“放松点,不然会更疼的。”他在她唇边温存低语。
“呜呜呜……”猫哭耗子假慈悲,吃干抹净了却来做这惺惺之态,虚伪、恶心。
心里虽然痛恨,可身体却在他娴熟富有技巧的逗弄下,渐渐地滋生出令她陌生又恐慌地空虚与渴望,小腹处像是着了火一般,燃着,烧着,火苗很快蔓延开,连意识也被灼烧的迷糊起来。
“睁开眼睛,看着我……”
低沉的嗓音,极具撩人的魅惑,心尖不由轻颤,她睁开迷离的眼,撞入一双深若漩涡的黑瞳,那眸底,似蕴藏着热情的火焰,直勾勾地将她望,有些耐人寻味。
他真的很好看,特别的好看,如果他们不是现在的状况,她真的会被他迷惑,如果,他们可以正常的交往,慢慢地发展,哪怕他是个土匪,也许她也会喜欢上他。但是没有如果。
她的反应让他有些困惑,她是青涩的,敏感的,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她好像很害怕,却又很镇定,能坦然接受现实,几乎都没怎么挣扎,若真是大家闺秀,被他这样对待,定是哭死哭活的闹了。
她到底是什么来路?然而,此时此刻,箭在弦上,他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感觉到她的内里逐渐湿润,已然习惯了他的存在,便缓缓动了起来。
初时他还小心翼翼,可是几个来回后,便大开大合,每一下都深入到最里面,撞击着那最敏感的点,叶佳瑶便又有些受不住了,不是疼痛,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整个人好像飘在风中的落叶,又似荡在浪尖上的小船,起起浮浮,不由自主。
她想要往后退缩,却被他紧扣着腰逃脱不得,反倒惹来他更猛烈的撞击。
她紧咬着唇,不让那羞人的娇吟逸出,不想承认自己在这样的状况下居然会生出莫名的快慰,这太丢人了,好像她有多么水性杨花似得。
“别忍着,想叫就叫出来,我想听你的声音……”他又附下身来,与她密切地贴合,细细吻着她的眉眼,温柔地蛊惑。
才不要,让他嘲笑她的不知廉耻吗?让他觉得自己厉害,享受征服的成就感吗?叶佳瑶别过脸去躲开他的亲吻。
看她倔强的小脸,他嘴角一勾,一手往下探,按住了结合处那颗小小的凸起。
“啊……不要……”
叶佳瑶如遭电击,她从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有这么一个致命的弱点,顿时崩溃了。
他存心要看她笑话,手上越发的用力。
“求你了,别这样,求你了……”她猫儿似的哭着,去扯他的手,却是无用功。
“要不要听话?”
“要要……”
“喜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喜欢……”
“大声点,我听不见。”
“喜……欢……”
喜欢你个头啊,大变态!叶佳瑶恨不得掐死这个恶人。
他嘴角噙了得意的笑,真是个敏感的女人,掌握了这个弱点,还怕她不乖乖就范?
叶佳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下,是里子撑不住,面子也全丢光了。
门外一帮土匪听着那一声声纤细柔媚的娇吟,一个个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乖乖,三当家好生厉害,居然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要死要活的贞洁烈女生生变成了娇娃……”有人小声感慨。余众纷纷点头,眼神里无不流露出钦佩之意。
“嘘,别说话……”二当家回头瞪了多嘴的家伙一眼,继续专心的偷听。
“你好了吗?我受不住了。”叶佳瑶哭泣着哀求,真的受不住了,身下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怎么可以这么持久?这还有完没完了。
好了吗?这还早着呢,不过,想着她毕竟是第一次,又看她确实有些受不住了,便动了些许恻隐之心,快速冲刺后,把灼热洒在了她白皙平坦的小腹上。
叶佳瑶浑身酸软无力,疲惫的连眼皮也睁不开了,听着他下了床,窸窸窣窣地穿衣,又拿来温热的帕子替她擦拭欢、好过留下的痕迹,她只一动不动,好像死过去一样。
直到他从新躺了回来,长臂一捞将她抱在怀里,这才无谓的挣扎了一下。
“看来你还有力气,正好我也意犹未尽。”他轻嗤,威胁道。
叶佳瑶便再不敢动了,老实地伏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刚才发生的事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穿越、重生不到一个时辰,她就完成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蜕变,而且是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土匪。
这穿越的时间点掐得可真尼玛的准啊!本来再过两天就到济南府了,嫁给青梅竹马的魏流江,想到温文尔雅的魏流江,叶佳瑶真心觉得自己太不幸,太倒霉了,原本穿过来,可以安安生生的做个大少奶奶,如今却沦为土匪的玩物,太尼玛的悲催了。
“在想什么?”耳边传来男人餍足后慵懒沙哑的语声。外面那帮子听墙壁的终于是走了。
他还以为她睡着了,可她扑闪的长睫毛像两把刷子,一直在刷啊刷,就忍不住出声询问。
“没想什么,我累了,这样躺着脖子酸,我可不可以转过去睡?”叶佳瑶怯怯道,她现在有些怕他,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他,又被他折腾。
他把手撤了出来,支着头,幽深的眼将她望,心里好奇,她怎么都不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