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丨现言高干文,偏虐

2019年6月17日09:48:55 发表评论 205

文案:

分手多年,突然从时尚杂志封面上看到初恋男友,像不像八点档剧情?

名车、鲜花、钻石、名表,平地里冒出一个温柔体贴的贵族公子,

对她穷追不舍,像不像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

与孟和平的初恋,是洁白芬芳的桅子花,开在安静的校园。

事隔多年,再次重逢,他却成了无良地产商。而阮正东是名流贵族世家子弟,

一向游戏人间,尽握众生繁华。对她的追求本是蓄意报复,

却一不小心情愫暗生,泥足深陷。究竟谁才会是她的MR.RIGHT?

《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丨现言高干文,偏虐

推荐等级:8.8分

特点:现言高干偏虐

(小懒推文)言情天后的文,文字自然是极其动人的,动人到什么地步呢?看完这本小说那段时间我一直想以后生个女儿,给她取名叫佳期,o(╯□╰)o。其实回想起来,这也不过是狗血俗气的故事,但是当你沉浸在故事中,你就会觉得这段感情是那样的动人,让你忍不住在无人时小声啜泣。

以下评论来自网络,供阅读参考:

依然记得我第一次看完这个故事是在深夜,房间里面只有一盏20瓦的小灯,在夜里显得异常单薄,一切好像都已经过去,又好像从没有发生,电脑发出蓝盈盈的光,我长出一口气,终于泪流满面,趴在枕头上小声啜泣,害怕惊醒了宿舍里面的其他人,眼泪划过眼角,将皮肤刺得生疼。

看这个文如果不曾落泪简直是异类,后来听说匪自己都是一边打字一边落泪,可是没有办法,十丈红尘,山长水阔,命运的棋局最后挣扎不休动弹不得,只好这样结束,没有任何办法。

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我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前尘往事,新欢旧爱,兜兜转转于尘世间的缘分,可是依然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闹钟一下下的走,我的心仿佛碎裂出声音。

曾经看过人家写的评,很多都在问,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阮正东,有没有这样一个人,百般论证后,答案让所有人黯然,没有,真的没有,因为根本没有所以才会放任眼泪落下来,扯心扯肺跟着哭一场,无可救药的沉溺。

这世上没有阮正东,可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有个孟和平,长情的孟和平,自制的孟和平,执着的孟和平……在千万年时间的河流里,早早与你相遇,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你,可是他还依然等在原处,不离不弃,他不敢离开,只是因为害怕你找不到他,时间和空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他们让我们心里都有那样的千疮百孔,每个人都不堪回首,每个人都是心有千千结。

他爱她有多深?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么多年漫长的岁月,虽然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其他人,可是他仍然坚守在过去,那间老房子,别墅里面的中式大灶,无不说明他没有忘他不敢忘他不能忘。

看第一遍的时候,孟和平的面目在我心中是模糊的,仿佛他的出现只是为了铺垫那无尽唏嘘的过去,传说中的爱情是少年相见,道一声再见就在天边,昨天是当年舞会上点燃的一根烟,再美好的过去也是过去,再纠结的将来还是将来,孟和平心中那关于爱的时钟永远留在过去,这些年来,没有走过一步。他是每个人年少时遇见的那个人,爱过伤害过,却不能在时间的帮助下遗忘,让人思念到如今。

到了纸书在手,我却不敢看关于孟和平和佳期过去的描写,那样单纯那样幸福,因为知道最后会失去,于是不敢看,害怕失去那一点点勇气,关于爱的勇气。明明知道会这样,可是还是不能放手,还是不能放弃,怎不叫人肝肠寸断。

他给她的是怎样美好的最初呢,方便面碗上的那只小猪,初吻时的那只柚子,小礼堂的那场求婚,还有那个佳期拼了命也要找回来的桃木钥匙牌,一切的一切,清晰而痛楚,最后变作一把锁,锁在佳期的心头。

后来总是在想,到底有没有没有孟和平?

有没有人几年如一日的坚守着过去,不抛弃,也不放弃,傻而执着的等那个人回来,他没有去找,只是在等,那个人也许明天回来,也许永远不回来,可是他还在等,等待是他唯一的守望,生命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有没有人像他这样不勇敢,如果勇敢的话早该放弃这样无望的等待,于尘世间静静享受那些属于他的岁月静好和现世安稳,东子和佳期都有种孤勇,可是太多的人却为他的这份不勇敢而沉溺,因为勇敢而放弃的人那么多,可是只有一个他,居然没勇气放弃,独自将记忆封存,蓦然回首仍然可以看到他在雪地上执着而无望的写下三个字,心里有些东西碎了一地。

可是却再没有人比他更勇敢,孟和平的爱是一辈子,他的情是一辈子,是长相思,长相忆;是不思量,自难忘;是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是道不尽的苦涩和落寞。
究竟有没有人像他这样?

我想有,总会有这样一个人的,在漫长无涯的世间旷野里面,教会我们怎样去爱一个人,献出最纯洁,最真挚最深厚的情感,怎样用尽全身的力气,守着回忆。总会有这样一个人,让我们心底最深的角落永远空下去,想起他一辈子都是空谷回音。

写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词句的匮乏,仿佛千言万语都道不尽这个人的种种,顿时感到无力,从指间蔓延到心头,终究无法抗拒。可是我知,我一直知道,如若我遇见了曾经沧海的孟和平,我定会躲得远远的,不越雷池一步,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最难战胜的是记忆,这样的战斗很难,很苦。
风在窗外呼啸,带着沙漠深处的气息,我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伏在枕头上哭,没有声音,眼泪滑过眼角,将皮肤刺得生疼。

我们不过是在等那样一个人,我们终究还是要忘记那样一个人,这便是所谓命运。

试读此文请翻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