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金陵王气已收尽,一片胭脂水粉何去何从?

红萼与小茹皆是扬州瘦马,生于贫贱之家,养于牙婆之手。

徽宁十三年,皇朝兵临城下,取缔瘦马行业,命皆从良。

纵然当瘦马乃是末流,却也衣食无忧,如今却是要自谋生路了。

面对迷茫的前尘,性格泼辣的红萼与性格柔弱小茹该如何抉择……

性格不同,命运又会垂青于谁?

推荐等级:8分

特点:古言,瘦马,晋江未入v,篇幅短,双女主,2016完结

试读地址

字数:69143字

(芭莳圈扫文组Daisy 8分评价)两个性格迥异的扬州瘦马被迫从良面对人生岔路做出不同的选择的故事。

性格大胆泼辣的红萼独自出逃,深知自己是红颜祸水,先是去试探了自己情郎顾长远。在情郎的左右摇摆中选择拿了银子走人,她对爱情的奢望自此终结。回到自己一小就嫌恶的小村庄,在得知自己要被买掉给弟弟定亲时,她对亲情的也是失望的。被嫁给货郎后,货郎连同他的寡母一起虐带红萼,为了生存她不留痕迹的害死婆母。她像个女王蜂,把货郎当做自己的工蜂,把唯一的亲情全部用来养育唯一有血缘下一代。

而本和她相熟的性格卑微阴郁的小茹,则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她没有勇气独自生存,像一颗只能寄生的长藤。她没有找到可以寄身之处她忧心重重。为了生存她选择抓住任何一个可趁之机。她也选择了顾长远,并使用心计让单蠢的顾长远把她明媒正娶。有了寄身之处,又因为立身不正,怕东窗事发而心惊胆战。最终她为了自己的生存成为顾家把柄,连累了顾家一门。她却因为娼妓身世而被驱逐从而逃过一劫。于是她为了生存又找到了红萼想要寄身。这时的红萼早已被生存磨的冷硬。在得知自己唯一爱过却舍不得连累的男人被姐妹害得家破人亡时,她选择了报复。她把小茹卖回了烟花之地。这对小茹来说也许不是报复,因为她就像一条寄生虫,只要她能活下去,什么都想依存什么都能放弃。

这是个小短篇,作者全文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将一个小故事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