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夕变天,金枝玉叶沦为前朝余孽。
沈珠曦逃出皇宫时,怎么也没想到,未来让她抬头挺胸重回此处的,不是她经天纬地、满腹珠玑的未婚夫,而是一个粗鲁、暴躁、没文化,爱当人爸爸的泥腿子。
初见时,她嫌弃他家底薄,学识薄,脸皮还很厚,做梦想吃天鹅肉。
为了在兵荒马乱的年代生存下来,她半推半就地答应和李鹜搭伙过日子,只要他答应三个条件:
一、挣钱养家
二、认字读书
三、反辽复燕
沈珠曦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只要阿兄或未婚夫任意一人东山再起,她轻易就能锤爆他的狗头。
后来——
他挣了钱,认了字,反了辽,然后锤爆了她未婚夫和阿兄的狗头。
沈珠曦:?
李鹜:司马玩意,让你们骗老子女人,还撺掇她离家出走。
*
新帝登基的第二天,皇后在椒房殿哭着对闺中密友说:
“我只是想嫁一个貌比潘安、知情识趣、出身高贵、满腹才华,最好像曹植一样七步成诗的驸马,这有错吗?当然没有!”
躲在门外偷听的新帝很是不忿:老子吟诗的时候,你怎么装听不见?
新帝拂袖而去。
当夜,秋雨零落。
新帝在御书房奋笔疾书:
《夜雨寄北》
老天掉眼泪,笑朕好狼狈。
曹植哪条狗,朕要斩他首。

特点:古言,赋诗狂魔泥腿子(糙汉)x作天作地小公主,一见钟情,假结婚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尽欢 8分评价)刚开始看的时候,是因为被男主写的这首诗吸引了,糙汉男主和矫情女主。

女主是皇宫里的不受宠公主,一直被未婚夫当做金丝雀养着,后来灭国后,逃到村子里被男主捡到,男主也是命运多舛,从小没有父母,靠着要债为生,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女主从不适应农村的生活到慢慢熟悉再到嫁给男主,虽然是形姻。目前还在连载中,作者文笔尚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