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苏一诺表示自己穿书了,嗯,没错,穿进了自己写的书。
穿成了没有存在感且短命的小炮灰。
于是,为了活命,开始了自救的苦逼道路。

某一天,苏一诺日常到乾清宫请平安脉。

日常担心自己小命的苏一诺:“圣上,把手伸出来,好诊断。

某大灰狼皇帝边把手伸出,边看着低眉诊脉的女孩:“苏爱卿,你的手生的如女孩般细腻?”

苏一诺听后,手不禁一哆嗦,过后,“圣上说什么呢,我这大糙手,比塞外的汉子还糙!”

某位大灰狼,看了看某人白瓷般的手,意味不明道,“是吗?”

苏一诺停下,重重的点点头。

‘天啊,这男人是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宣德帝秦天池表示这一生中只有一件事让他很凌乱: 怀疑自己有断袖之癖时。

他竟然对苏御医动感情了。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重点他是男的!

后来知晓苏一诺女儿身后,并且发现她怕死。

于是,有事没事吓吓苏御医成为了新的生活趣味。

特点:古言,腹黑冷漠皇帝×软萌颜狗女太医,穿书,女扮男装,he,甜文,2020.8完结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倦了 7分评价)女主穿到自己写的小说中,穿到一个开局死的女扮男装小御医身上,作者的到来逆转了结局,小御医和书中设定的皇帝男二双宿双飞。皇帝遣散后宫和女主he。作者文笔一般,情节寡淡,读下去味同嚼蜡,没滋没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