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后颈皮要松 书评评分9.3 )长公主李蓉重生回皇帝逼她选亲的时候,跟上辈子的丈夫结盟,二人在相处过程中看到彼此的不足,互相成长互相依靠,建立一个更好的朝中局面的故事。

小说里面写朝堂上基本都有一个矛盾就是世家与寒族的矛盾,本文也是以这个矛盾贯穿全文,从这个矛盾中男女主获得思想上的转变和成长,携力创造一个“生有希望”的人间。全文主角们你来我往才智无双,没有给满分的原因是,劝降反派几句话泡杯茶的事早说开就不用打了,感觉是有点草率。

节选

【人所有的想法,所有能表达的能力,所有积攒的勇气,那都不会凭空而来。】

作者写作功底很好,渲染意想也很生动,不乏诙谐幽默的点睛之笔。创建格局也略宏大,善于从细微处着手描写。人物性格鲜明洒脱,情节处处相扣,脍炙人口。【裴文宣冷笑:“还要怎么多? 把人放心尖儿算了,就是辛苦了苏大人。”放我心尖上,怎么就辛苦了他?”李蓉挑眉。

裴文宣摇头叹气,似是同情:“你心尖那点位置这么小, 要站上去怕是得金鸡独立,左腿撑累了换右腿,右腿撑累了换左腿,你说苏大人能不累吗?”

李蓉听这话,差点笑出声来,但她还是憋着笑容,慢悠悠道:“那可的确太累了, 这么累的活儿,看来裴大人是干不了的,还是交给其他人吧。

“此言差矣,”裴文宣立刻道, “殿下不了解我,金鸡独立乃我独门绝技,殿下愿意,我能单腿在殿下心尖儿站辈子。”】

男女主为心中的理想奋斗的时候,有时候看起来会很燃很爽,节选

【她说不出话,她静静看着谢兰清,陷入了某种难以言说的茫然和凌厉的苦痛。也就是在沉默的片刻,她感觉有人伸出手,静静握着他。

“殿下今日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谢大人这样的人,日后不要再问这一句为什么。”

谢兰清愣住,李蓉转过头去,缓缓抬头。

裴文宣站在她边上,似如高树山川,遮风挡雨。他看着谢兰清,平静道: ‘喜欢- 个人,与喜爱之人成婚,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情爱,是生而为人最基本的权力。谢大人说情爱不算什么,的确,可是谢大人没有发现吗,这样的规矩之下,为了家族,岂止情爱不算什么,人,道义,公理,都不算什么了。”

“殿下想要的世间,非家族为最最重, 而是每个人过的幸福,生有希望。或许今日不能有,甚至需要百年、千年的时间,可殿下依旧希望,有一天,不会再有一个谢大人,问自己做错了什么。

“也不会再有一个谢大人, 指责殿下天潢贵胃,下嫁寒族。

“李蓉嫁给的是裴文宣,殿下嫁给的,是一个爱她,且为她所爱的人,”裴文宣神色平静,语调稳如山岳,“他能让她快活一辈子,能爱她一辈子,护她一辈子,能不辜负,不背叛,不离弃。”

“纵使是寒门,亦不是错。”】

【李蓉笑起来:“你我不必自欺欺人, 若是错的事,永远会有人抗争。世族再庞大,但它是错的,就会有无数个李川、裴文宣、秦临前仆后继与之为战。它终有一 日会消失,而吾辈在此世,不可妄动,亦不可不动。

“李川可以不是太子,但也我不会骗你说我若上位,会许诺世家多少好处。我之一生, ”李蓉的眼睛倒映着烛火,光影绰绰,“献于我的道义。 “

“我愿君寻初心,”李蓉注视着他,“永为苏郎。 ”苏容卿愣愣看着李蓉,水沸腾起来,发出尖锐的声响。】

多处人物描写,掺杂心理描写,情感充沛,感同身受

【李蓉静静注视着裴文宣,她看着这一刻裴文宣的侧颜,他很清瘦,似如松竹白雪,往堂前一站,便是这大夏所有人心中最典型的文臣模样。

他手里拿的是笔,目光看的是山河。

李蓉这一刻从他的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他俊雅的五官,还有一种,少女梦中怀春时,最仰慕的情郎模样。一个男人最有魅力,从不是多爱一个女子,全身心付诸一个女子。

而是他本身目及四海,肩扛山河,却愿意为你低下头来,轻轻拂去发间一片桃花。】

虽然只是言情小说,但是总能从故事描述中感悟到许多,非常棒的小说,吹爆这个作者,从头到尾都是精品

【’殿下,一个人若是一阵子过得不好,可以说是别人的错,是上天的错。如果一生过得不好,多多少少,总与自己相关。”】

所评书籍:《长公主》作者:墨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