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安城 评价)其实如果没有《西出玉门》的话,《龙骨焚箱》一定是尾鱼目前写的最好的一篇了,脑洞够大,探险够爽,爱情够甜,一切都刚刚好。但是去年看的《西出玉门》我实在太喜欢了,玉门关内关外的奇异世界,人妖共存的奇幻天地,以及最最最喜欢的英姿飒爽的女主叶流西。

尾鱼的文厉害就厉害在,她不会大肆标榜,我这写的是大女主,女主是如何励志、如何成长的,她笔下的孟千姿、叶流西、司腾外表都是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子,甚至孟千姿还随身带着化妆师,闲下来还会敷敷面膜做做SPA,司腾更是穿着旗袍的美艳大妖,叶流西还会抹防晒霜……大女主不是女汉子,把自己弄成男不男女不女才算女强人,大女主也可以是爱美的,说到底她们也是女人,她们会奋不顾身爱上一个男人,也会像小女生一样爱逛街吃零食、追剧,只要性格独立、不惧危险、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承担责任,她们都是大女主。

叶流西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很漂亮,拿着大刀切西瓜的时候,会有游客看她看呆了,但是会又跑回来把忘记找的零钱拿走,如果有小混混想占她便宜,她也会不动声色砍掉人家手指,然后一扬眉,挑衅的看着小混混。这样的女人谁会不喜欢呢?

《西出玉门》故事背景是汉武帝时期,为了“绝妖鬼于玉门关”,汉武帝召集各地方士,开启了一个类似结界,将妖鬼全部困在玉门关内,人类生活在关外,“流西骨望东魂”是唯一可破玉门关的人,因此叶流西便成了沟通关内关外的唯一桥梁。流西是个孤儿,小时候被眼冢屠村,她带着金蝎被发配到了金爷洞,认识了江斩,长大后带着江斩逃了出来创立了蝎眼,结果被龙芝算计,失去了记忆出现在了关外,也就是整本小说的开始。

故事从西安回民街上的一家皮影戏摊上开始的,一个总是带着黑色帽子的年轻男人,只在黑暗里行走,直到有一天,一个开着吉普的美艳女人神秘来访,“你想知道黑色山茶的秘密吗?”

一场皮影戏,徐徐拉开整个故事的帷幕。

素有“死亡之海”的罗布泊、从汉武帝时期流传至今的俗语、神秘莫测的玉门关、诡异的皮影人、流光小妖、变化万千的“迎宾门”、令人胆寒的“黄金矿山”、壮阔威严的黑石城……

这些带有明显异域色彩的异想世界,仿佛让读者也搭上了昌东改造过的那辆风骚的越野车,一路西行,穿过波诡云谲的关内世界,曾经的试探、利用、谎言与背叛,都敌不过一路走来的爱情、友谊和信任。看遍了人世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心底仍留有一方最柔软的情感留给彼此,世界最美好、最相配的感情莫过于此。

结局也是飒得不得了,流西狠心砍断了自己的一只手,恢复了自己和江斩的记忆,挖出埋着的武器,成功的将龙芝他们反杀,她遵守承诺不越边界,也不杀他们,只在边界筑起高墙,把他们生生世世困在牢笼之中,这种设定太带感了!

比较心疼的是高深,被金爷泡在龙涎水中鳞化,只能依附在皮影上存活。还一个是江斩,他是叶流西也就是青芝的青梅竹马,从小就爱青芝,然而少年的青芝太狠绝,不懂情爱,加上龙芝的曲意逢迎,江斩很快便移情别恋了,虽然很不齿他的移情,但是我觉得江斩爱过的只有青芝,在青芝砍断一只手,蛊解后,用自己的命为青芝换来了三分之一的黑石城,这也是他能为青芝做的最后一件事了。青芝江斩在最美好的年纪了错过了彼此,因为青芝太过傲气,太过决绝,她不允许感情来干扰她的事业,可是失去记忆的叶流西不一样,她变得有血有肉,尝遍人间冷暖,充满烟火气,昌东和小柳儿、李金鳌等朋友的爱情或友谊,让流西不再冷漠,有人说不喜欢后文的流西,有一点恋爱脑,不像前期那样冷酷,一心搞事业。可我偏偏喜欢这样的叶流西,她心中有爱才更加真实,有朋友,有所牵挂,这样真实而自在并不影响她的事业,昌东他们生死一线时,果断起兵反杀,酣畅淋漓,十分痛快(如果这样还叫恋爱脑,我劝你出家)。昌东生死未卜,流西昌东关内关外相隔,高深全身鳞化,下落未知。本以为结局是BE,幸好,在番外圆了我一个心愿,流西成功的续上了昌东的心弦,一年后(具体时间不记得了),开车出了玉门关,载着一车金砖向昌东求婚,对,是向昌东求婚,简直酷到爆!

读完这本,总会让人有一种立在茫茫戈壁滩上眺望玉门关的感觉,风沙四起,起伏的沙滩下会不会埋藏着看不见的鬼魂,它们带着死在沙漠里的人的尸体,在大漠里来回行走,直至带出百千里之遥……

私以为《西出玉门》是尾鱼最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一本书,昌东走出孔央死亡的阴霾,流西有了爱人更加生动,阿禾敢于向命运反抗,小柳儿也不再任性……龙芝、江斩之间的瓜葛微不足道,爱不爱过无所谓了,江斩流西都得偿所愿,哪怕有遗憾,却是命之所终。我喜欢尾鱼的格局与大气,她的文不仅仅局限于情情爱爱,更多的是时代的、家族式延续的一种无奈和反抗。截了一段我最喜欢的台词:

“人的一生是万里山河,来往无数客,有人给山河添色,有人使日月无光,有人改他江流,有人塑他梁骨,大限到时,不过是立在山巅,江河回望。

孔央是浓重一抹色,他从来没打算忘掉,就像心里始终有一隅地,种黑色山茶。

这又怎么样呢,谁能真正一身轻松?婴儿呱呱落地,还得学说话走路,人长肩膀,是要负重,长腿脚,是要前行。

他可以停,但不会瘫。”

是这样的信念让昌东留在关外坦然面对自己的“死期”,倘若流西成功,他就在甘肃等着她归来,若是流西失败,龙芝没有拨动心弦,他也安然等待死亡。还好,还好流西没有让大家失望,故事也圆满了曾经的遗憾,两人终于团聚,还有了昌小西。

文末有《七根凶简》的凤凰五人小队和神棍的客串,领衔出场的镇四海、镇八方,是我心中一番的鸡哈哈哈哈,疯狂为尾鱼书里的鸡打call!

所评书籍:《西出玉门》作者:尾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