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知人识 书评评分8.8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除了你。那天,他透过窗子往外看,看见空旷的原野上,一棵白色橄榄树。——《白色橄榄树》

这本书是被舍友推荐的,首先我被书名吸引了:橄榄树为什么是白色的?

看过之后才知道其实白色橄榄树只是海市蜃楼,是冉冉与阿瓒逃出危难之后一次又一次见证他们心中的宁静与幸福的象征。“那棵白色橄榄树,直到它一点一点融化在空气中,再也了无踪影。最后,只剩下荒芜人烟的沙原,和那蓝得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就好像,刚才他和她见过的盛景,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定好了。以后不论发生什么,哪怕闹脾气、吵架、冷战……反正,都不分手。”而危难将他们分开了,将他们分隔两处、两地、两界。

危难来自战争。战争是什么?在和平年代,战争好像离我们很遥远,好像又离我们很近——中东的大地上战火频发。书里写道:“是一种长久的痛。这种伤痛能跨越时间,空间,甚至跨越代。”那种疼痛是冉冉看到一个女孩的手断了,露出了骨头,就感觉自己的手同样的位置好像也断了,骨头发凉;看到一个人胸口炸出一个洞,感觉自己的胸口也在绞痛,还在漏风。缺少食物,饿死的人不在少数,尸体像小山一样堆起来。

——“在医院,你问我为什么哭,因为我觉得很疼。”

——“我懂,我不懂的是,为什么有的人不会痛。”

冉冉的镜头拍下了枪战的东国,记录下了一个好心的陌生人闯进了孤儿院分发糖果,却在孩子们都兴奋地围过来时引爆了自己身上炸药的一幕。

阿瓒解开了冉冉脚下的炸弹,救下了被当成人质的小孩,将人肉炸弹撞进房子咖将门关了起来,本以为自己救下了13个战友,却在爆炸的一刻看到了房子的一角躲藏的一家六口。

926过后,他们在不同的医院进行救治,就像两座孤岛,在不同的海域浮浮沉沉,无人倾诉。她在黑暗里寻找着战地记者存在的意义与方式;他在寂静里从未想过要普通地活着。而别人只是说,“不过如此嘛,看看也不是很疼的样子。”“你真脆弱呢,坚强一点吧。”……

后来重返东国,他们在战火中相遇,和好;在黑暗小巷里,伴着所有人的一场美梦,跳了月光下的一支舞;在战区宿含里的缠绵悱恻。阿瓒在日记里写下幸存之后的愿望:跟她佶婚,别的都不要,只要这一样,应该能实现。

仓迪寺一战,他抱起满身鲜血,一动不动的冉冉,他喜欢冉冉,喜欢,很深很深的喜欢,仅仅只是拥抱而已,就觉得很幸福了。

几个恐怖分子挥刀而至,他看了她的冰冷的躯体最后一眼,将她用绳子放出了窗台,她的身体在夜风中沿着石壁一点一点地往下滑,在左手的力量彻底松懈的那一刻,他突然就原谅了命运对他、对他的女孩所有的不公。

战争结来了,冉冉辗转被送回了国内,但冉冉的阿瓒却没有回家,他成了野鬼,在异乡的废墟中流浪。而在偌大的城市中,他就是一座孤岛。

幸运或不幸,阿瓒成了战争幸存者,不是牺牲了的英雄,一了百了,而是精神与记忆都停留在东国的幸存者。他的日常在幻觉和现实之间反复交替,即使冉冉就在身边,也总感到不安,总看到那间民居里一家六口绝望的眼神。

人们总说,时间会抹去一切创伤,总有一天你会将痛苦遗忘,然后好起来。可是不会的。有的痛永远忘不掉,有些伤永远不会好。

十年光阴,他努力了十年,为了他的冉冉,他原谅了人世间所有的苦,穿着冉冉给他买的睡袍,带着和冉冉一样的婚戒,用自制的手枪,对准了战争里冉冉受伤的同样位置扳动了机关。

没过多久,冉冉再赴东国,在救一个孩子时身中流殚,弥补了她心里一直放不下的“candy罪孽”,本该盖在阿瓒棺木上的国旗盖在了冉冉的棺木上。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在没有战争与病痛的天国,白色橄榄树是否会存在?

所评书籍:《白色橄榄树》作者:玖月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