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作者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一个家庭的欢乐和苦痛,细腻地刻画了柔弱的母亲如何完成了自己忍受的一生,她唯一爆发出来的愤怒是在弥留之际;名叫孙广财的父亲又是如何骄傲地将自己培养成一名彻头彻尾的无赖,他对待自己的父亲和对待自己的儿子,就像对待自己的绊脚石。家中的三兄弟的道路只是短暂地有过重叠,随即就又叉向了各自的方向。

特点:现实向,当代文学,农民家庭

书评

(小芭推书 8.4分)主角无疑是孙家一家人,但是这家人都是很压抑的存在。

父亲睡寡妇,上半夜在寡妇床上下半夜回到媳妇床上,还将家里的东西使劲往寡妇家里搬,殊不知,他的一个儿子也趁夜遛到寡妇的床上,父子二人睡着同一个女人。第一次去帮儿子相看姑娘就不规矩,坏了婚事,后面儿子娶了另一个媳妇,色心又起对媳妇下手,逼得儿子割掉他的耳朵。

另一个儿子救人被淹死,父亲以为儿子成了英雄,拒绝了被救孩子家人的经济补偿,天天幻想着会被封官,等幻想破灭,又跑去要钱,打砸别人的家,被抓了起来,活得像个笑话。最后死在粪坑里,真是死得其所。

而母亲呢,丈夫睡寡妇不敢管管不住,等到临死时,才终于一件件一桩桩地说道起来,悲绝而无用的反抗。

算是男主的这个儿子吧,是家中唯一考上大学的人,因为小时候被送出去过,无奈再回家时就已经成了不被欢迎的存在,被父亲嫌恶,更像个无措的看客,在命运里沉浮。

这本文看得我比较难受,并不是说故事的残酷性让我难受,而是感觉作者写的前所未有的没有重心,千丝万缕难以整理,没有给我《活着》或是《文城》那种读起来难以罢手的强烈吸引力。压抑的文风,处处皆是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