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cliche 书评评分 9.1 )追求艺术但也求财的傲娇女主X身世凄惨抗压一绝的忠犬男主

“一入黑白涧,枭为人魔,人为枭鬼”。

这一句话可以说是本文的底层逻辑,通过这个设定展开了所有故事的开端。

本文的开端,是一对恩爱夫妻,也是炎拓的父母。

父亲在早期虽然干的是不完全正规的挖矿事业,但是他为人却又还算讲义气,爱老婆、顾家庭。有一次矿挖太深,成了转化后的地枭第一眼看见的人,变成了伥鬼。

正常人眼里的世界加入了奇幻成分,这个故事开始掺杂伦理与非科学,这个家庭的问题从内部矛盾切换成外部矛盾,最后阴差阳错一家四口分个干干净净。

或许林姨最初只是想借势,让自己更好的融入社会,并且为之后的转化大业努力。但是伥鬼对地枭的言听计从,让一个一直深爱丈夫也被丈夫深爱的妻子能怎么想呢?甚至就连自己的孩子,也喜欢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一起。

矛盾激烈,发现不仅仅是伦理问题了,最后以丈夫死亡、女儿被丢进不见天日的地底世界,自己终身沦为植物人为结局。

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可是唯一的儿子被养大了,母亲留下的一本日记本让故事改向。

炎拓虽然很想打入地枭的内部,但是种族不同反而一直都在外缘打转。

一个本来只是跑腿的工作让他遇见了聂九罗。他发现这个人,或者是这群人对林姨是有一定了解的,这让他长期仿佛无处使力的卧薪尝胆有了一个盼头。于是他和阿罗有了交集。

从阿罗的视角来看,则是一个从小丧失父母的人被一个有点特殊的人赞助了,于是她成了疯刀。

她不赞成为这个隔了几千年的事业这么不明不白牺牲,但是又要报恩,所以就以代号在外围为蒋叔打工。

她虽然有不平凡的出身,但却是一个爱好平静生活的人。一次采风她的司机被地枭咬了,就开始了和炎拓的故事。

这两个人的相处有点成年男女水到渠成的感觉,大概是相遇的时机太好,阿罗本人因为其疯刀能力以及对地枭的了解,打破了炎拓那么多年却仍几乎零进展的卧底记录,成为了精神紧绷的炎拓的希望,阿罗的小院也要成为他的世外桃源了。

这本书的男女主特别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特别的平凡,平凡到与整个设定甚至是两条轨道的错觉。

在炎拓和阿罗住在小院子的时候,真的感慨如果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小甜饼就好了。但是一个背负深仇大恨,一个活在迷雾里,他们的平静是一个电话就能打破的柔脆。

其中我很爱的设定是关于人物的鲜活性层面的,比如阿罗从小保持的习惯,每天写三件事记在小纸条上,然后叠成星星抛进罐子里,荧光的星星仿佛流星划过。阿罗睡觉喜欢蜷着手指,这样的小习惯真的很可爱,最后因为这个习惯被炎拓唤醒下意识的回握了他。然后还有就是,阿罗和刑深的交流是通过“阅后即删”的app,感觉好特别啊哈哈哈哈,后来男主卧底也是这样交流的,安全隐秘特别好使。

但是刑深这个人吧,我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挺喜欢的,觉得他是眼瞎心亮的神秘帅哥。但是!看完整本书,就觉得他是个惯常以大义包裹自己小心思的虚伪男人,仿佛是个郁郁不得志的人下定决心要谋个惊天动地的成就出来。说他善良,他甚至优柔寡断;说他冷酷,他多情的看着你死。一言以蔽之,是个自己都把自己骗住的当代傻瓜。

除了刑深,蒋叔、雀茶、余蓉、林伶、冯蜜、熊黑…每个角色都很鲜活,人物有自己的变化历程,甚至各自隐喻了一些很值得思考的人性。

到了结尾,更是不断反转。

先是整个传说的颠倒,从猎人变成诱饵,从传人变成背叛者……这也告诉我们,传说真的需要仔细辨别。

林姨成功洗白,没有坏人,大家都各有坚持,她甚至牺牲了自己的亲儿子,只为了改变族人被圈养的生活。她看见的是白瞳鬼用他们做血囊,所以他们也去人类社会用人类做血囊,换个地方生活,我甚至觉得林姨和阿罗母亲真的是一类人。

蒋叔最初决定驯养司机,最后自己也被驯养,这也挺巧的。

阿罗最后被亲生母亲扣喉,没说出话就倒在了炎拓面前。

所以说命运真的很奇妙,当然最后虽然曲折,但是绝处总能逢生,绝望到了尽头两个人兜兜转转还是团圆了,或许这是小说的能力吧。

这本小说,伏笔很多,但平常当故事看就行,到了结尾细细一想,大概才能发出“啊”的感慨,最终恍然大悟,释然一笑。

但我看的时候总是会想到江炼,这个和炎拓说不上谁更惨的男人。江炼最后是和千姿在大荒相遇,这虽然是某种意义的团圆,但一直让我意难平。

炎拓是个在各方面都和江炼很像的人,可能尾鱼的笔下,悲惨的身世磨练的是意志,是各种时候不放弃,用1%反驳所有人99%的论调,是身处泥潭仍然用笑脸相迎的人。

这本小说,我个人觉得男主会更出彩一点,逻辑线从男主出发是完整的。

女主武力值不错,思维能力也很强,细节把控很敏感,但是她不好奇,她对很多事情避而远之,所以她收到消息是被动的,也导致了很多地方都很被动。

但这仍然是个好故事,鱼总构造故事情节的能力简直绝了,无论是伏笔的铺垫,还是情节的隐喻,或是日记的穿插,悬念叠起,令人着迷,一定不要错过呀!

所评书籍:《枭起青壤》作者:尾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