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历史上的邓瑛获罪受凌迟而死。
内阁大学士杨伦,却在他死后都为他亲提了:“致洁”二字。

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杨婉把邓瑛作为研究对象,翻来覆去地扒拉了十年。
十年学术,十年血泪,邓瑛是比她男朋友还要重要的存在。
结果在一场学术大会上,意外回到六百多年前,那时候邓瑛还是一个待刑的囚犯。

杨婉双眼放光:“这样的一手资料哪里去找啊!”
邓瑛:“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拿着一个写英文的小本子?”

杨婉:最初我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封建时代共情,就想看着邓瑛走完他悲壮的一生,后来我只想救他,用尽我毕生所学,以及我对这个朝代所有的理解去救他。
邓瑛:杨婉是为我活着的。这句话她说了两次,一次是在我受刑的前夜,一次是在靖和初年的诏狱。

现代思维学术穿越女 X 东厂某人

这是一个努力不和大明朝共情的学术女,努力教厂督看开点,结果自己最后看不开了的故事。

特点:学术穿越女*东厂宦官,古言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轻舟泛 书评评分 8.9 )杨婉是个穿越过来的女博士,她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研究历史上的邓瑛,在蛛丝马迹中寻找着这个人曾经存在的痕迹。一朝穿越后,她便拼了命的往邓瑛跟前凑,试图在这个人身上拿到第一手的史料。

但在后来随着局势的发展,随着邓瑛一次又一次的飞蛾扑火般的选择,杨婉眼里的邓瑛不再只是一个史料,她逐渐的开始心疼这个卑微男人。在封建礼教的漩涡中,杨婉在目睹了一个又一个死亡后,凭借自身所拥有的知识,逐渐成为一个握子者。

一方面她厌恶这种拨弄权势揣摩人心的手段,另一方面她又不得不凭借这种手段来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另外,我觉得这才是我辈穿越女该有的手段不是吗?

文中对邓瑛的心绪变化的描写极其细腻,将那种一身傲骨的读书人一朝沦为宫中宦官的绝望写的很生动,那种由于身体上的残缺而导致的心灵上的自卑也令人感同身受。文里的其他人物写的也很有特色,没有无脑的配角,也没有可恨的反派,人人都是身不由己,人人都有无可奈。行文考究,没有大的漏洞,很nice!完整书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