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xuan 书评评分 9.8 )天真的人在阅读小说时会混淆虚构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认为虚构的世界比真实的世界还要真实。而感伤的则恰恰相反,他们认为书中一切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从而也无法理解真正的意义。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天真的还是感伤的呢?作者给了我们答案,就是即天真的又感伤的。

这本书是从读者和作者两个角度来写的,读者在读一本书时,总会在想作者是怎么想的,甚至有时候会觉得主角就是作者这样的想法。而同样作者在写书的时候也会想,读者读到这段时会想:他们一定认为这是我的想法。这是相互的。我们在读书时有时会在书中发现一些与自己的相通之处,这时会产生一些神奇的化学反应,尤其是阅读一些不为人知的书籍时尤为明显,这源于自己渴望特殊的心理,与此同时又渴望有人与自己相通。

阅读小说时,就好像欣赏中国的山水画,画中人置身于山水之间,而我们则注视着画中人,并且试着从他的眼光想象周围的风景。就好像我们在读一本书时不由自主跟着主角的思想和行动,并在其中获得思考。

从作者的角度,写一本小说就像画一张画,文学是在时间中展开的艺术,而绘画是在空间中展开的艺术。

画一张画时,我们最开始就要布局,想象最终的结果。而写一本书也是一样的,书中情节都会落在中心思想上。小说的中心就像一种光,光源尽管模糊难定,但却可以照亮整个森林—每一棵树、每一条小径、我们经过的开阔地、我们前往的林中空地、多刺的灌木丛以及最幽暗、最难穿越的此生林。只有感到中心的存在,我们才能前行。

所评书籍:《天真的和感伤的小说家》作者:奥尔罕•帕慕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