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cliche 书评评分 9 )钟宛X郁赦 耽美

真的是太太太好看了!这是我看的过程中忍不住笑出声很多次很多次的小说!它不是沙雕文,却频频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最让我满意的是,这些欢乐并不刻意!都是很自然的埋在细枝末节里,读过去就会很嗨皮,尤其我这种挺吃反差萌的笑点的人。

郁赦从小是非常有君子风度的,但想不到日后…咳咳,一步一步介绍。郁赦是长公主和郁王的儿子,身份尊贵。钟宛则是钟家旁支,被宁王认养,宁王妃甚至把他当做第一个孩子养大的,深情厚谊不消分说。后来宁王妃当真生了个世子,钟宛作为世子伴读和郁赦都在皇宫念书。钟宛有大才,受帝师看重,公认的文曲星下凡。

这是二者在分离七年之前的背景。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本小说基调就很快活了。相反,这是本朝堂文,郁赦和钟宛算是各有立场,这个看文案也能看出来。
朝堂是波光诡谲的,权贵是勾心斗角的,但是读完整本我愣是只记得两个命运坎坷的人把日子过的笑声不断的样子。或许是作者也觉得主角命太苦了,于是每次一到煽情或者很心塞的剧情,没几句话就有一些不可抗力的对话来中止。所以连起来看就是笑中带泪,又为主角心疼又忍不住发笑。

【详情剧透】

因此,变故来了。皇家素有规定,每次出征外敌就要有一个皇子随军,没想到这个规定就成了谋害皇子的途径。宁王被污叛敌,宁王府遭逢大难,钟宛新鲜出锅的会元还没捂热就下了大牢,但他一直没认罪,不肯说宁王真的叛敌。但宁王死了,还有三个孩子还活着。钟宛成了奴籍,许多人争相买入府中,最后郁赦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别院。

住在别院的日子,算是又发糖又发刀的剧情了。钟宛想逃出去,和宁王世子他们在一起,至少帮这几个孩子想条出路。为冯管家点蜡,他是浪不过钟宛的,钟宛什么骚话都说的出口,冯管家直接气到闭麦,于是把郁赦请过来(虽然逃出去更难了但是私心很满足的钟宛)。最后,郁赦还是放钟宛走了,让他去找宣瑞(宁王世子)。钟宛没拿郁赦准备的银子,倒是把他的随身之物都带走了,这些物件在之后的七年里功不可没啊。

分别的七年里,钟宛通过郁赦的随身之物让世人以为自己和郁赦有点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而郁赦也没反驳!于是风言风语甚嚣尘上…谣言大家都懂的,各种艳情话本随之而来。当然,钟宛这么做是想让被封在穷乡僻壤的宁王世子一行人过的稍微体面一点。而郁赦,就经历了人生的大变。他在设计之下查清了自己的身世,一个君子之风的少年突然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而是皇帝与先帝妃嫔的私生子!而且自己的亲生母亲可能还是被养母眼睁睁漠视逼死的。而父母是自己敬爱了十多年的,还曾经因为父亲纳妾而为母亲抱不平…于是郁赦不想活了。他想了各种求死的法子,但他是多方利益平衡下的存在,利益没破都不会让他死。在他把自己逼了几天之后听到他和钟宛的谣言之后,他就靠着这点纠缠坚持了。他还在别人的引诱下吃了半年的寒食散,于是成了个真正的疯批君子,情绪上头会发疯,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公然和钟宛一起都没人刺激他的原因。

说完这七年,皇帝让宣瑞进京,于是钟宛和郁赦终于碰头了。宣瑞的事情很快解决,钟宛就想留下来帮郁赦的忙,因为争储已经无法避免。但没想到宣瑞并没有回封地,钟宛为宣瑞尽心尽力,但二人还是留了缝隙。钟宛和郁赦的“复合”之路全靠钟宛的不要脸,暗中出力帮他坑人,明里骚话说尽。

抛一段原文,当郁赦为二人认认真真的感伤的时候,【怕只怕自己这些年没积下善因, 没那福气再跟钟宛再纠葛,那……
不等郁赦再伤怀,冰魂雪魄的文曲星的就轻轻的嘬了一下他的舌。

郁赦:“……”然后现在还在装昏迷,企图蒙混过关。

满腹伤怀喂了狗。】

然后钟宛还想装睡和郁赦调个情,没想到郁赦直接把炭盆拿了过来,搞了个烙铁(补充:郁赦是管大理寺的),直接把钟宛活生生吓醒。

刚开始两个人住一起还时不时让钟宛回去,因为郁赦君子觉得:两个人没名没分的,不好。每天脑子里想的是钟宛怎么就这么离不开他呢??于是定下规矩,十天见一面,来早了不见来晚了生气。后来终于亲上了!郁赦觉得有名分了,于是和太医非常傲娇的说,自己可以管钟宛吃什么药了。总之在我们郁赦君子的心里,就不该随随便便的“搞”在一起,钟宛就是在诱惑他。而且他也不能随随便便“搞”钟宛,不然别人看低了他的小王妃怎么办?弄的钟宛心拔凉拔凉的,因为他觉得按照郁赦的情感发展逻辑,结论就是一生一世只日一次…

钟宛身体不好,所以他俩是真的一直没发生什么。钟宛几次主动,于是后来郁赦忍不住找太医开药问怎么让钟宛平心静气,还给他挂大字“存天理灭人欲”,我真的笑到人没哈哈哈哈哈哈。【“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粘我?”

太医表情呆滞,在心里尖叫我为什么会知道?!

“罢了,再多药材,也只能医的了他的身子。”郁赦似忧似喜,一句话轻飘飘的否定了太医的心血,“你,医不了他时时刻刻要粘着我的心。”】郁赦奇奇怪怪的脑瓜子不是我们可以代入思考的,这就是傲娇的疯批美人攻吧~

当钟宛因为朝堂要把信息告诉郁赦,而郁赦又在内阁上班的时候,钟宛本来想悄悄的调情,没想到太监当着大家面说出来了。于是大家都惊了,钟宛怀孕了?【郁赦听着众人倒吸气的声音,本能的要维护钟宛,用见惯了大场面的仪态。

自言自语的解释道,“这、这很正常……是个人就会怀孕的……没什么可新鲜。”

小太监脸憋的发紫,吃力的点点头。“那我……”

郁赦不小心打翻了茶盏,他起身,“那我是得回去看看……”】

这期间朝堂也交手了很多次。当初宁王倒台有郁王的出力,所以郁赦和钟宛勉强算两个立场。而且再往前推,钟家之所以灭门也是因为郁赦生母的一些行为。所以郁赦很长时间不敢说,这也是皇帝他们拿捏郁赦的手段之一。皇帝实在太狗了,当初为了当皇帝勾搭小钟妃,传谣言,后来又想杀小钟妃,被拦着又等生下郁赦再杀。让自己妹妹养大郁赦,又觉得郁赦和他们感情太深了,设计让妹妹以为自己孩子不是自然掉的,是为了养郁赦所以让她没了孩子,后来长公主发现这是假消息,但母子之情已经回不去了。

宣瑞也辜负了钟宛的扶持,当初老太医让钟宛毒杀郁赦,钟宛没做,这就成了一根刺。后来老太医死了,宣瑞没选择说开这根刺,反而送了个女人给钟宛。之后有人兴风作浪想付宣瑞当皇帝,宣瑞不断成为阴谋的背景板。

副cp四皇子是个笨蛋美人(?也许不是美人),和钟宛当初的伴读林思在一起了,两个人也是好搞笑。主要还是因为四皇子一直觉得自己real直男,反应一直比别人慢几拍,兄弟都在争储了他还在担心自己把御赐的琉璃盏打碎了,甚至一点点的拼起来了,拼起来也就算了,还摆在外面后期让钟宛第二次打碎!这也就算了,都到了如此后期,他担心的还是御赐之物碎了而不是争储的刀光剑影!他虽然想过争储,但他周边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行。该言论由他枕边人林思亲口断定多次。

真的太好看了!喜欢这一口的绝对不要错过!我没怎么具体写他们朝堂的交锋,郁赦脑子虽然偶尔发疯一直嫌弃皇位但是他计谋很厉害的,属于喜欢在刀尖跳舞,玩的就是心跳那种人!钟宛就更不用说了,暗戳戳背后坑人,拿捏皇帝心思那叫一个准!

当然我的意难平还是这群少年为什么没长成他们本该成为的样子呢?同时最遗憾的有一直活在别人口中的帝师,也是钟宛的老师,提到他我就想哭了,这么好的老师啊TT

说的这么啰嗦感觉还是很难说清楚[表情]它情节欢乐和谋略裹挟的太好了

所评书籍:《当年万里觅封侯》作者:漫漫何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