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cliche 书评评分 8.6 )燕无恤X苏缨

我觉得这是本被名字耽误的武侠小说。作者文笔很好,古言功底不错。笔下男主是个“怀璧其罪”的侠客,或者说他本来是个读书人,无意中获得高深武功,然后悲惨的事情就一件接一件了。他的师傅当年随性恣意的一剑把江湖都快搞没了,于是他就活的很低调,并不想过多的行侠仗义。但当他看见边关的罪恶,高官之人因为党争甘愿通敌,他还是出手了。最后他也走上剑指帝王之路,与师傅不同的是,他刺中了。他终于明白了师傅当年的选择。

而女主,则是因为看了太多太多话本,于是非常想去闯荡江湖,感受一番江湖的快意恩仇。

但这个时候的江湖已经不是话本里的江湖了。

【详情剧透】

“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湛卢有灵,能分辨清浊,为有道之君而留。”

十年前,持有湛卢剑意的青阳子自重重包围下剑指帝王为求一诺,帝王允。

而后帝王就开建了属于他的白玉京。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帝王揽天下武人齐聚白玉京,上修高楼,下建陵府。所以哪有什么江湖,武人尽在白玉京。上层包揽武功秘籍,听话才有机会获得功法。

但这是个骗局。

所以女主遇不到她的江湖,给父母回的信都是编的话本剧情,毕竟此时女主还只会爬墙。

在客栈里遇到了易容的男主,这时候的男主还只是一副小流氓的样子,混足市井,每天就帮人驮酒赚钱。但男主骗女主自己是游侠儿,晚上放纸鸢(女主给父母回信的剧情之一)说是召唤游侠儿相聚,女主真信了。

因为话本不都这样吗?看着平平无奇,也许大有乾坤呢哈哈哈哈。

但第二天就破灭了。于是女主让男主载自己去城里,并帮忙找个大侠可以做的活儿,比如惩恶扬善。但没想到都是些找猫,当托儿这类的。

但我们女主缺的是钱吗?我们女主可是当不了大侠只能回家继承家产的人啊,缺的明明是大侠赚的钱。

但恰巧看见这只猫另说。女主追猫途中遇见正在打工的男主,男主干的活是女装当青楼的托儿。女主碰见人想强抢男主,假大侠真嘴炮,把猫塞袖子里几招靠猫挠装的大佬,看到这里我觉得女主还算机灵的。但没想到对方没被吓到,于是女主只能硬上,没想到真赢了(当然是我们男主暗中相助)。

这一赢,直接被抓去了墨府当武术师傅,又被抚顺司一通杀威棒,打完直接带到京中继续受刑。

这一切是那么的巧合,女主的剑是青阳子剑指帝王的那一把,男主帮女主的功夫是青阳子的功夫。而男主前段时间,刚好杀了一个官员。男主自然不能放任女主失踪,于是去救女主,想让自己替女主上京受罚。但没想到对方品格低劣,言出无信,答应放人又让下属奸污女主。于是男主爆发了,上百号人全杀了,带着女主去找了自己的挚友。

或许刚开始在客栈看见女主的时候,男主就有一点动心了。因为女主闯荡江湖并没有换下自己的常服,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但她秉性纯真,娇蛮又不失分寸。

于是在鼓中,两个人终于亲上啦!但下一秒,男主挚友就死了。

事情变的扑朔迷离。

有人设局,用无辜人的性命威胁男主,让他收徒并传下湛卢剑意。事后男主把湛卢剑意传给了女主,自己孤身去往白玉京,揭开这世俗大网。

男主曾对女主说,“阿缨,你知道吗?我从不惧怕与人为敌,可我不知道真正的敌人是谁,身在何方。他在暗,我在明。我珍视的东西,都会被这只冥冥之手操控夺去。那日我并非一时兴起轻薄于你。后来,也并非存意避开你。我是害怕,被他发现我心中有你。”我被男主这个英俊糙汉甜到了。

女主因为皇帝想敛财于是去白玉京当了一个统领(六万两换的),就还是和男主碰上了。但女主看起来娇娇弱弱,爱锦衣玉服,和这个缩小版江湖还是挺不搭的。但女主有湛卢剑意啊,就好比小孩突然有了超能力,不受控但起码能保护自己。
后来,男主挚友出现了,当初身死不过一场局,但挚友说女主才是背后设局的人,因为女主有青阳子的那把剑以及女主来了之后男主的行踪就一直不是秘密。

男主当然相信女主,但后来才知道挚友暗示的是和女主家有关系的五皇子。

期间女主再次被绑借以威胁男主,躲过了前头几个傀儡下的机关,没躲过最后偃师师极限一换一的怀抱傀儡女主悬崖一跳这一关。就在男主以为救下女主的时候,傀儡的毒针也扎进男主身上了。好在女主最后不管不顾从地底下冲出来救了男主。

之后女主无意中看见了五皇子用坚壁饲养的燕子,燕子不断碰撞却不得出,虽然不知道这一幕什么意思,但知道了五皇子肯定有事。女主自以为演技到位,但其实五皇子发现她看见了(当时女主瞎了),而男主也知道五皇子知道了。五皇子置之死地而后生,直接把一切都摊开给男主看,让男主知道,就算这样,他也还是唯一的选择。

因为天子猜忌成性,盛世低下都是暗疮。

本以为五皇子是明君,但到了最后五皇子也想毁掉湛卢剑意。本想支持一个不同的皇子,没想到还是长成了他老爹的性子。但这次有更好的办法了,男主把武功秘籍分散并公开让大家学习,新皇为了不让大家太早的集齐就把所有人分散回去了。湛卢剑意还在,他也还做着皇帝。

“天子求长生,筑白玉京于终南,埋太玄宫于地,我有幸上下一访,叹为观止。匹夫自欺欺人,只需一卧榻、一床大被。天子自欺欺人,却要天地为盖,苍生作伴,陪他做一场春秋大梦。”

所评书籍:《最近江湖有点苏》作者:衣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