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为了认识对面楼那个新搬来的敲架子鼓的男人,归庭月的活动范围从卧室扩大到客厅,接着又扩大到楼下。
终于,一个月后,她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偶遇了他。
归庭月立刻关掉蜂窝网络,假装欠费停机,企图跟他借热点混眼熟。
结果男人直接帮她付了款。
归庭月:“谢谢你,但还是加个微信吧?我好……”
男人:“不用还了。”
归庭月:“……”
“对了,”跟着走出店门后,他忽然回头:“别再用望远镜看我了。”

归庭月:“……………………”

久困沼泽的白天鹅
终于在半年后的某一天

听见了走石骤雨般的生命搏动

解散乐队失意鼓手×伤病芭蕾舞演员

特点:现言甜文,解散乐队失意鼓手×伤病芭蕾舞演员,双向治愈,2021.8晋江完结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cliche 8.5 分 评价)本文是双向治愈,男女主的身份鼓+舞,这也是他们两个互相鼓舞的故事。

男主是业余鼓手,但是他们组了个乐队,他把打架子鼓当梦想,他认为他们可以为梦想奋斗终身,但是大学毕业后乐队就解散了,因为其他成员走了其他路,于是他就一直很消极。见到女主的时候他已经停药了,但是还是生活的很独,依然热爱打鼓却又自厌。

女主则从小跳芭蕾,她也把跳舞当做生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但是因为出车祸,虽然还能行走,但是已经不能走舞团表演的舞蹈了,因为她表演不了难度太高的舞蹈了。这对女主打击太大,女主陷入不可自制的抑郁。“有时她觉得她的灵魂在那次意外事故中就被撞离了肉体,从此她只是个被蚀空的苹果,干萎而残缺地抻在枝头,只等秋末的最后一缕风将她吹落。”女主失去了共情能力,她对生活丧失兴趣,每天都仿佛煎熬,但她其实也是在求救,她吞药自杀过,遇到男主其实也是她在努力的自救。

这篇文比较短,我不太适合短文,总觉得意犹未尽,很多东西似乎没说完。但故事是完整的,过渡也还算自然,交代的内容很多。然后作者大家都很熟悉了!我最早关注她还是《三梳》,有特殊症状的男明星和手非常好看的女妆造。所以大家可以冲一冲这本小甜文~完整书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