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九命 8.9 分 推荐)这是一个发生在江湖的故事。

优昙山庄经营若干年赫赫威名,庄主唐倩伶冷艳神秘运筹帷幄,副庄主丁香英俊潇洒算计多年,而雪颜像是峨眉金顶最纯洁的一朵白雪,千里迢迢投奔师兄丁香而来。

雪颜武功出众,却是赤子之心。初到山庄即忤逆了唐倩伶投名状的命令,但其与山庄格格不入的为人处事,反而得到了唐倩伶的几分额外留意和宽容,嘱咐丁香多加照拂。

雪颜对丁香处处依赖,丁香也对雪颜尽职尽责。稚子式的孺慕和喜欢,最终因为一场不醉不休发生了质的变化。雪颜的仰慕和崇拜转变成了深刻的爱恋,而丁香则将一切定义为一场误会一场意外。

雪颜在挨了丁香的巴掌后,仿佛终于成长为了一个真正的杀手,在山庄的地位也名副其实了起来,而事实上却会在深夜里人格分裂,仿若少女般梳妆待嫁、然后如弃妇般哭诉唱曲。为了解决雪颜的问题,也为了接掌新的势力,唐倩伶决定让雪颜与同盟金刀寨结亲。

金刀寨的情况远比预想的复杂和糟糕,当丁香赶到时,终于救雪颜于千钧一发。生死关头的杀戮对雪颜而言却是难以言表的甜蜜。然而当雪颜再次向丁香表白心意时,却遭到了丁香再次强烈的拒绝,雪颜自刎身亡,而丁香也在为雪颜跪灵后身死。

这是一篇我近20年前看过的小短篇,也是初初接触所谓BL,至今印象深刻(我甚至记得首次在杂志上看到故事时,当小孙发现雪颜指缝里有红痕时,书中写的是,“小孙是有过红颜知己的人,知道那是胭脂”,而不是现在网络能找到的资源里所写的“小孙是结过一回婚的人,知道那是胭脂”。)

其实我并不认为这个故事是什么耽美,或者说我认为能让人动容的感情都不应该简单的用性别去进行读者划分。感情的发生是因为生命体之间产生了羁绊,感情让人动容是因为让人产生共鸣或共情。

这个故事名为《雪融香》,取得是两个男主的名字,乍一看,仿佛是讲二人感情交融、身死不分,看完全文之后,仿佛又感觉是在说雪颜的满腔仰慕、崇拜、痴迷、爱恋,融化了丁香一开始高且固的感情壁垒,得到了回应,二人终于生未同襟死却同穴。

而在20年后,当我再次翻开这篇短文,我却发现当初我执着于雪、香二人的故事和感情线发展,震撼于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出人意料(想想吧姐妹们20多年啊),其实忽略了其它很多更值得深思和挖掘的故事点。

比如人物塑造之妙。书中着墨和戏肉最多的人物,除了雪香二人之外,就是庄主唐倩伶和杀手新秀柳轻轻。

前者的外号是血娃娃,执掌一庄,不论武功还是心机都可说是书中之最,而后者名为“风剪一丝红”,多么值得玩味的名号,诗意及其所代表的狠辣之外,似乎也和雪颜人格分裂后指缝的红痕有奇异的呼应,最终丁香的死也与一丝红脱不开干系。

两个男性角色都师出名门峨眉,一个沉静秀逸一个英俊潇洒,而两个女性角色却刻意的没有交代其师承和武功来源、但是给了响当当的名号,并且文中不止一处强调了她们心性和手段。两个男性角色看似冷静却困于情感,而两个女性角色处处有人情味关键时候却冷酷果断,最终柳轻轻还取代了丁香的位置,真的写的很妙。

比如故事留白之巧。短篇小说不同于长篇之处,个人认为可以用电影与电视剧的差别来进行类比。

前者通常需要在更短的篇幅里交代清楚故事,所以通常情节简明清晰但是画面寓意丰富深远,简单来说就是因为不能水字数(时长),所以不能事事展开得非常细节,更多的是力求做到点到为止(给低标准线的观众)和发人深思(留个线让高标准的读者观众可以自行展开)。

就这个短篇而言,唐倩伶这个人物有很多可以自由发散的点,比如她为何会对雪颜网开一面、格外宽容?为何她有一个双胞胎姐姐而且可以在桃源洞美满生活?雪颜的遗言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她的杜撰?这些都有无数的可能。

再比如丁香的感情,实在太值得发散和讨论。雪融香,那么雪到底是否真的融化了香呢?他对雪颜到底是什么感情呢?是因为多年来在人情如冰的山庄的压抑的反弹、再加上酒精的催化,所以纯粹意外和出错吗?那么后来的私自出走和千里相救呢?是因为雪颜纯粹感情而产生的感动吗?似乎每种都有其合理性,又每种都不能完全合理。

为雪颜守灵的夜晚,“整个山庄的人都听见了他的哭声,很是凄凉伤感,一直到半夜。然后便什么也听不见了。”真的是丁香的哭声吗?是什么让他卸下了内心的壁垒?叱咤多年的副庄主怎么就被新秀杀手用成名技一击必杀了?柳轻轻武力值真的那么高吗?还是用了什么其他的方法?

总的来说,虽然字数寥寥不到2万,但是作者功力深厚,情节紧凑有张力之外,文笔细腻婉转又诡谲艳丽,出场人物不多、但是形象立体、留白颇多,非常值得玩味。属实是一篇精品。

所评书籍:《雪融香》作者:沈璎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