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幸有我来山未孤 8.8 分 推荐)这篇文开篇差点把我劝退,作者笔下的主角一出场就是貌若好女,魅惑众生的权宦万人迷。这几个设定像叠buff一样,可以说是在我看文雷区上疯狂蹦迪。

两主角的设定也是嗑血糖,隔着血海深仇相爱。这种有争议的设定连文带作者带读者都可能会被扣标签说教。但是设定真的很香,狗血酸爽古耽,我特别好这口!

就算把雷区蹚个遍,我还是不会拒绝恨海情天,相爱相杀,白天针锋相对,夜晚抵死缠绵这种风味的古耽年下文。就算是找遍现在整个晋江和长佩,都找不到几本和它同类型的古耽文凑个书单的(此处接受反驳,我其实是想借推文求个同款书单的!)

作者很会写,这篇文在踩雷的同时也疯狂戳中我的萌点。年下喊哥哥,伪替身文学,穿上小马甲嗑伪父子,又期待主角们双双掉马。

作者写文是一把刀子一口糖,用轻松诙谐的对话互动撒糖,一到回忆杀就各种扔刀子,真就酸爽甜虐永不过时。

小说主要侧重感情流,主角之间感情写的很细腻,花了很多笔墨用极致的拉扯与反差衬托主角之间的爱恨纠葛,但其中又夹杂着血海深仇和家国大义,还有他们的抱负和志向。世家垄断,寒门无路。皇室向世家举起了屠刀,却又一次次放下。

长宁除掉了先帝留下的四位顾命大臣,在登基大典上手刃太后,说“我不痛快,宣阑也别想痛快。否则,我这么多年受的苦,又去找谁讨。”十七岁后的长宁被重重枷锁禁锢着,活的了无生趣,只有心中对宣阑的仇怨提醒着他还活在这个世上。但宣阑是唯一一个出现在他少时回忆中,又和他一同走入人生至暗时刻的人。长宁看着宣阑意气风发说着自己的志向时,又何尝不是透着时光的缝隙,去凝望着过去的自己呢?

宣阑想着让病发的长宁去死,却固执地说服自己,是因为顾忌长宁的手下会鱼死网破,才会伸出援手。宣阑和长宁是皇宫这座囚笼中的困兽,从宣阑登上皇位的那一刻起,长宁注定是宣阑一生中不死不休的仇敌。

宣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注视着站在他前方的长宁,眼神中是厌恶、是恨意、是藏不住的惊艳,芸芸众生,人群熙攘,宣阑的目光永远是看向长宁。长大后的宣阑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兽,带着你死我亡的气势而来,却又在咬住了软肉后松口,怜悯自己的猎物,是所有不幸的开始。

长宁和宣阑身边的知情人认为长宁是依附两代帝王权势而生的菟丝子,但我觉的不是。

“君如青山,我如松柏,终此一生,绝不负君。”“你的志向,亦是我的心之所向。”秦胥说,长宁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好像是为了黎庶万民,又好像是只为了宣阑一人。长宁和宣阑是仇敌,也是志向一致的君臣。

阑,将尽。“平生梦尽处,得见天光。”

所评书籍:《奸臣他一心向死》作者:香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