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幸有我来山未孤 9.2分 推荐)一篇放在书架里吃灰的旧文,如果不是因为书荒估计还会一直放着。主角名不好听不想继续看下去,不喜欢主角人设,痞野这个词在晋江某篇追妻火葬场文的伤害下,已经可以和油腻划上等号了。但在一个实在找不到文看的深夜,冲着对作者的滤镜和完结后的一片好评,再次点进了这篇文。

书的故事背景大概是平行时空有一个和大唐类似的王朝。

在关外边塞,有一座名叫蓟州的城池沦陷,被外族占领了十几年。蓟州城的汉人遗民年复一年唱着无望的歌谣,“旧一年,新一年,一晃多少年,中原王师何时至,年年复年年。”蓟州城无言的矗立在关外,看着世事变迁,它看到过域外异族和叛贼的鬼蜮伎俩,看到过天之骄子的鹰扬郎将龙困浅滩,看到过前来收复失地的将士被骗进死局。

高坐明堂的老皇帝疑神疑鬼,拼命想握紧手中的权力,一心想着削藩和扼制世家巩固皇权。一座早已沦陷的城池是否会被收复,远没有制衡世家和藩王宗室重要。最后的结果他也很满意,卢龙军统帅和幽州节度使互相举告对方通敌叛国,坐镇一方的宗室幽州节度使死了,将门世家为了保全家族主动交出大半的兵权。

杀宗室,除世家,老皇帝自己动手将身边有力的屏障一一除去,最终无大将可用,子孙凋零的他迎来了兵谏,被逼册立宗室子为新君,可以说是因果报应了。

新君继位后,一一清算先帝时期的前朝重臣,在立储争斗中站错队的长孙世家为求自保,决定让继承了家族绝学的女主前往幽州寻找矿山,向新帝表明立场示好。失去卢龙军的男主在幽州担任团练使,筹划数年,希望有朝一日能将失落在关外的兄弟带回家,能将蓟州收回,能为自己正名昭雪。

男女主的感情线说不上多特别,破镜重圆的老套路,女主想让男主低头,但双双打脸真香的爱情故事。

男女主之间细腻的感情拉扯是这篇文前期最重要的看点,欲言又止的朦胧暧昧,动心后一步步的相互试探,简直不要太好嗑了,男女主的感情戏写一百章我都不会腻!

“山宗从未见过她这样意气风发的时刻,周围群山如抱,河流奔腾,仿佛都已向她垂首臣服。惊鸿一眼,如露如电。”

入城恰逢庙会举行,僧人坐在高台上念着经文,长街上人群熙攘,山宗骑着马寻找被人流冲散的神容,隔着人群望去,山宗看见了不远处的神容。高台上的某个僧人念起坛经: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神容转过头,与山宗双目对视,僧人念出后半句经文,“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

男女主互相为彼此心动,撒糖的名场面有很多,决战前山为媒,水为聘,天地共鉴的成亲。死后要葬在望蓟山里,居北朝西,永镇幽州,西望长安的嘱托,为叫她知道,永远有座山在这里等她。男主当街拦车求见,去长孙府求娶甘愿受责打,只愿求这骄骄明日,再照他一回。恭喜凯旋,我的卢龙。

时隔数年,女主等来了男主,而男主也终于不是一个人负重前行。京中流言四起,为了消除帝王猜忌,女主主动入宫献上家族书卷,在帝王许下一个请求后,女主希望男主可以早日带兵出关,夙愿得偿。双向奔赴,相互扶持信任的爱情真的很好嗑!

这篇文男女主的人设都很好,深情隐忍负重前行的男主,意气风发时,锦衣貂裘,轻尽王侯,坠入深渊后,行事不羁,但不改其志。继承家族绝学的女主,寻矿堪探地形,不依附他人而生,对待感情真挚果断,毫不拖泥带水。

不过比起男主各种美好的设定和有点苦大仇深的光伟正形象外,我更喜欢在天寿节一脸挑衅地射下情敌送的天灯的男主,还有可以找到金矿的女主。

做为一篇甜文来说,不存在破镜重圆的虐点,只是没想到后面居然会被剧情虐到,哭到鼻塞。这篇文剧情和感情线都很完整,画面感强,文风简洁,没有铺陈赘叙,很多地方点到为止,留白恰到好处。这篇古言大概完美符合了我对古代将军美人绝美爱情的幻想,翱翔在边塞的雄鹰和天山间的明月,都不因困在深院高墙中,他们自有他们的一番天地。喜欢古言的友友可以试试,强推!

所评书籍:《他定有过人之处》作者: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