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每到毕业季,同学录总是当季的热销品。
于是高中毕业那年,解(xie)凛亦在小弟们的撺掇下买了本回来,随手发给人填。午休过后,很快收到一摞填得满满当当的“回信”。

在一众表白的少女情意绵绵间。
却唯独有一张格外不识相的,在赠言栏如是写道:“解凛,祝你学业高升,前途似锦。”

用词恳切与不合时宜。
只有可能出自少女迟雪的手笔。

*

然而天不遂人愿,他终究负人厚望。未来亦果真没有前程似锦。
而是一脚踩进了泥潭里。黄粱一梦近十年,他从警队辞职,住公屋烂楼。半夜旧伤发作,不得不冒着大雪,求助于对面楼下那间破破烂烂的小诊所。

屋里的台灯时明时暗,伏案填着病历的医生抬起脸,模样寡淡而素净。似乎在哪里见过。

“姓名?”她问他。
“……解凛。”

房间中很快沉默到只剩下笔尖刮在纸页的“沙沙”声。
他突然说:“你竟然知道是这个解。”

她动作一顿。
忽而怔怔望向对方。然而解凛的表情仍是沉寂的,微蹙着眉。

十年了,她依旧在他的目光中自惭形秽。

*

“他的目光忽然落到他面前书桌上那只蓝花瓶上。
瓶里是空的,这些年来第一次,在他生日这一天花瓶是空的。没有插花。他悚然一惊:仿佛觉得有一扇看不见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阴冷的穿堂风从另一个世界吹进了他寂静的房间。
他感觉到死亡,感觉到不朽的爱情。”
——斯蒂芬·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特点:现言暗恋,美强惨警察男主X清冷倔强女医生,2022.4晋江完结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耳肖 8.2分 推荐)一篇平平淡淡的中短篇小甜文,适合转换口味,处于闲暇之时的姐妹可入。

这篇小说的整体走向平淡晦涩,主角两方都是暗恋而不可为。独男主的角色设定有些看点——爹不疼娘不爱、不祥之人、缉毒警察、卧底、死里逃生、脸盲症,典型的美强惨类男主,但能把这么多元素集于一身也蛮厉害,关键写的挺自然。女主呢,是一名清冷倔强的医生,也是言情文标配感觉。无功无过,却也不出挑。

这篇文的亮点在于主角的情感线处理。可能是个人喜好偏向,我对这种隐秘暗恋而富有张力的情感拉扯完全没有抵抗性,细节部分刻画的也可以。这种篇幅的感情文,我的要求是——主角的感情线细腻自然,发展合理,主要剧情只需理清大概,自圆其说,这篇小说的确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