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卢青桑对锦衣卫的最初印象是,皇帝身边的鹰犬爪牙,行踪神秘,阴冷严酷。简而言之,就不是个好人。
尤其是原身的父亲就是被锦衣卫抓进诏狱折磨而死,导致卢青桑一穿越过后就成了寄居舅家的可怜小白菜。
事实是,打杂工?不但要做皇上的保镖,还要整修街道、疏通河渠、饲养大象,还有……撩妹?
裴琰作为锦衣卫,任劳任怨,帮助孤女卢青桑割麦,喂猪,养鸡,开店……
大人真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卢青桑感动得无以复加。
卢青桑:“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
裴琰:“兀那小娘子,孤苦无依,甚是可怜,故施以援手。某是正经人,不会做那等携恩图报之事,小娘子勿要再说。”
卢青桑:就想请他吃一顿饭而已。
荠菜小馄饨、肉丝炒年糕、清蒸螃蟹、砂锅豆腐,酒酿圆子,这饭吃了一顿又一顿,裴琰觉得,要是能这样一辈子吃下去也挺好。
后来,追妻路漫漫,裴琰后悔不已,早知道当初就该答应小娘子的求婚。
卢青桑:等等,我有求过婚吗?
努力搞事业,只想独自美丽的女主vs传说中狂拽酷炫霸的锦衣卫小哥哥

特点:古言,美食,2020.9晋江完结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小艾 5 分 推荐)一篇槽点满满的文,从各种角度来说都不建议阅读,除非是想给自己找气受hhh。

这篇文的剧情主要分成四部分:初期——女主父亲去世后女主在舅舅家寄居的生活,前期——女主被舅妈高价卖给男主,在男主家中寄居的生活,中期——女主搬出男主家,住进自己开的小食店,后期——女主嫁给男主,住回男主家,继续开小食店。

剧情上给人一种“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感觉,读完很难理出一条清晰的主线或是感情线。

以女主父亲的冤情为例:应该说本身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缺乏新意的背景设计,作者在初期交代男女主羁绊的时候做了很多铺垫,然后女主就忙着谈恋爱去了,父亲的冤情被她抛到脑后,直到最后几章,才草草交代了男主为女主父亲平反的结果。不仅虎头蛇尾,中间还被腰斩了,非常影响剧情的流畅性。还有一些明显的逻辑bug:敌国都打到京城外了,物价已经涨到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只能买两升米的程度。女主走平民路线的小食馆还开的红红火火。这,这合理吗?

语言上,感觉作者有造词的嫌疑。一些表达(摘自原文)比如说“千金弱质”、“面部骨骼优秀”、“古代闺秀的大变颜色”总感觉怪怪的。

人设则是我最失望的点。不仅配角全是充满了用力过猛感觉的剧情工具人,就连男主的性格刻画都差劲到,看到结尾都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所有的行为都是明明白白的为了推动剧情而产生,与男主本人的性格没有半点关系。

但,这些缺点在女主的衬托下,都可以忽略不计。女主借男主的名义开小食馆,避免地痞的骚扰和官府的高额税率,却对男主没有半点感激之心,忽冷忽热,完全凭自己心情对待。表白被拒后女主和男主划清距离,避免一切接触。然而皇帝选秀即将选到自己头上时,女主毫不犹豫的搬出男主作为挡箭牌,以自己和男主已经订婚为由,逃过一劫。拜托了妹妹,就算不得不要这么搞,是不是咱们也得先和男主角商量一下。甚至,在发表了自己是男主未婚妻的宣言后,女主还光明正大的参加了好几次相亲。这一系列操作,属实是给我整迷惑了。

总的来说,这篇文的问题真的挺大的。作者或许有一些漂亮的想法,比如在女主在相亲中,发现一些客观存在的,古今乃至男女间的婚姻观碰撞,有一定现实意义,也体现男主的与众不同。但实在是受限于笔力难以表达,或者干脆产生词不达意的现象。因此,对于这篇文,我只能给出“花时间读就是浪费人生”的个人评价,不建议姐妹们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