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结婚三年,两个人见了不到十面。
夏暖暖决定踹了那个狗男人,提出离婚。

男人很快回复了她:好。
却在去领离婚证的路上逃了。

夏暖暖发出灵魂质问:都要离婚了,男人又送房子又送车是几个意思?

牟谨峥: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其实并不想离?

特点:现言,古早,狗血,2019.8晋江完结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胭脂鱼 7分 推荐)这是一篇非常古早而又狗血的短篇现言小故事。

女主出身豪门,父母因为政治联姻想把她嫁给强奸犯,于是女主与父母断绝关系。男主在女主遭遇不幸的时候救了女主,却遭到报复,坐牢并终身残疾,父亲间接死亡。

多年后女主归国不知男主因她的不幸,在和家庭分道扬镳后寻到男主,男主因为心软假结婚,三年后陌生的两人有了交集相爱,最终事发开启了死生恋歌。

故事情节非常得魔幻,透露着浓浓的古早风,比如女主会一直叫男主“谨峥哥哥”。同时女主的人设属于菟丝花那一类,非常的娇弱,会天雷滚滚的姐妹请快快避雷。

结局做了一个非常理想化的处理,但其实我个人认为BE到底,女主真的同归于尽反而会有种狗血到底触底反弹的意味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好久不看这种雷点满满的文了,文章是短篇,接受不了古早的姐妹真的需要尽快划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