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苏家就要破产了。
为了挽救危机,苏家和豪门祁家联姻了。

祁家太子爷祁渊年纪轻轻,商界里名声却不小。传言他做事阴狠,杀伐决断,性情尤其阴鸷暴躁,喜怒无常到生人难以接近。

婚礼那天,新娘跟着她男朋友逃跑了,从小无父无母被苏家收养的表妹沈逸矜顶包完成了婚礼。

新婚夜,祁渊双眸阴戾:“离我远点。”
沈逸矜一袭红裙,在祁渊甩门时,一只芊芊玉手拉住了他的袖子:“渊哥哥,我怕黑。”
祁渊:?

雷声滚滚,沈逸矜更是害怕得瑟瑟发抖:“渊哥哥,我怕打雷。”
祁渊:??

沈逸矜一双眼含了春水般,朦胧带了湿意,楚楚可怜,胆儿又特别小,每晚都要人哄着才能入睡……

时间一长,友人发现祁渊每天早早回家,忍不住讥笑:“苏家现在已经是你的囊中物,你不会真的还沉迷在这场商业联姻中,哄妹妹哄上瘾了吧?”

的确,联姻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苏家,沈逸矜不过是一颗棋子。
祁渊突然意识到这颗棋子正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而去,他的身边绝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存在。

-
沈逸矜收到一张支票,心中逸出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演戏了。

本来就是一场荒唐的假婚姻,他有目的,她也并非单纯。

她迅速搬离了家,开始计划自己新的人生。

-
是夜,电闪雷鸣,磅礴大雨,祁渊看着空荡荡的家,心中丘壑难填。
他发了疯,冒雨出去到处找人。

找到一家酒吧里,灯影昏昧中有一袭红裙明艳照人,身边围着陌生男人,暧昧丛生。

祁渊走过去,一把拽了人,裹挟着出了门,就往自己车里塞:“矜矜乖,不闹了,我们回家。”

沈逸矜一脚踹开他,往日娇软的模样不再,神情淡漠:“祁先生,不用哄我了。我不过是为了钱,才骗你哄我的。”

祁渊把人抵在车门上,手指揉捏她的唇瓣,声音磁性低柔:“可我已经哄上瘾了。”

“找我表姐去。”
“我只想哄你。”

*原文名《哄她上瘾》
*软萌娇妻X暴躁大佬
*先婚后爱/伪替身/非套路火葬场,双洁,HE
*女主怕黑失眠是PTSD,后期男主会帮她治好=

特点:现言,离婚后追妻火葬场,软萌娇妻X暴躁大佬,伪替身,双洁,he,晋江连载中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风仔 8.3 分 推荐)这本书写的很爽快,双方感情浮动其实都不大。

女主暗恋男主七年,联姻三年,男主心中始终有个白月光(伪,只是有亏欠),总是插足两人感情,导致女主从会吃醋的大小姐到温柔体贴(伪)的妻子,然男主实在太能作,最后给女主整绝望准备离婚。

男主其实三年期间已经喜欢上女主,但他这渣男人设屹立不倒,等女主要离婚了才开始说爱,然后只手遮天的男主害女主朋友害女主家人(没真的害过头),各种威逼女主,跟踪软囚禁无所不尽其极。结果最后女主摆烂不反抗行尸走肉了,他才慌的签离婚协议。离了婚完了疯狂追妻火葬场,(这段剧情不算很长,前面的是重头)给人追回来了。

女主是断的比较果断那种,决定离婚立马拟协议。狗男主纯纯自己作死的。

之所以我开头就说感情变动不大。事实上很明显女主从始至终都爱男主,之所以选择离婚只是因为太累了。而男主威胁她的时候更多是过度失望后的不愿意妥协。而男主本身是有从不爱到爱的感情,然书里开始就是结婚三年,男主已经爱上女主了。这导致最后火葬场男主追的不算很艰难。

这文属于玻璃渣里抠糖吃,以虐的基调为主。而且说实话女主千金身份算不了数,男主只手遮天。所以整篇文章相对套路化,有古早言情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