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

箫娘被卖给个赌鬼做填房,没几天赌鬼死了,她唯一翻身发财的指望,就是那个凛若冷月、丰仪出众的继子席泠。

人尽皆知席泠寡恩少情,为了笼络他,白天她将贴身衣物晾在他窗外,眼波婉媚。
入夜,她坐在他床头诉说悲惨身世,盈盈欲泣:“如今,我只有你了…”

席泠连帕子也未递一张,背影像堵冷墙。

她怔忪片刻,决定不装了,抹干泪站在床前谈条件:“我是你娘,照顾你饮食起居,往后你飞黄腾达了孝顺我,应该的吧?”

男人轻掀眼皮扫她一眼,翻了个身。
他是块冰,捂不热,箫娘不伺候了,大不了再嫁一位有志青年!

可是……当箫娘站在有志青年的府门前,发现里面正兵荒马乱的抄家。
而席泠倚在门前的柳树旁,阖着眼晒太阳:“招惹了我,就想跑?”

(二)
席泠靠踩着别人爬到高位,性情愈发乖戾叵测冷血寡情,想去说亲的权贵都望而却步。
听说他那继母是个贪财祸水,权贵转而备上厚礼去求——

灯下,箫娘看着满床珠宝首饰,笑得合不拢嘴。抬眼见一只大手撩开了帐,露出浑身散着凛然之气的男人,她立刻抱紧珠宝往后躲。

红绡帐暖,春灯微明——
祸水软软依在他肩上,桃花挹露的眼眨出泪:“我把这些东西退回去就是了嘛……”
男人握着她的腰,目光火热得狼贪虎视:“叫声夫君来听,我的所有就都是你的。”

他自幼就凉薄如灰,却为她自甘沉沦。

只为你不计得失

只向你交托自己

阅读指南:
妄想发达作妖小娘×淡漠凉薄纵容她的继子
女主年纪比男主小几个月
无血缘、无律法亲属关系
女主不善良、很贪财。
he

特点:古言,双向救赎,女非男C,妄想发达作妖小娘×淡漠凉薄纵容她的继子,he,现实向,小人物奋斗史,2022.5晋江完结

书评

(小芭推书 8.4分)先排雷,女非男C,妄想发达作妖小娘×淡漠凉薄纵容她的继子,介意慎入!

作者超敢写,女主出场就是个心机满满想往上爬的丫鬟,看不上儿子,直接勾引老爷,被正妻逮个正着,发卖出府配给老赌鬼。这已经不是女主第一次被发卖了,前面她还和上一个府的公子生过情!!!

赌鬼家本也有些来历,但是一赌毁所有,家徒四壁,还有个比女主大几个月的进士儿子。

女主到了赌鬼家后,视便宜儿子也就是男主为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倒不是想勾搭,纯粹是想儿子发达了能够母凭子贵,所以各种示好!

而男主呢,亲娘被亲爹卖去那等地方吞药而死,从此和爹处成了仇人,通透清醒,孤高有才,因为没钱打点,空有功名,蹉跎在私塾教书。

当女主进了这个飘摇的家,当每个夜晚女主发出细碎的呻吟声,男主听出了那其中的不甘和忍耐!男主一开始就看透了女主,自私现实泼辣贪财,所以拒绝她的讨好,可慢慢地,他被她的鲜活打动,被她的坚韧打动,被她的坎坷打动……这世界那么大,他们两个苦命人,携手挣扎沉沦,到最后,她成了他唯一不变的坚守!

能接受现实向小说的入这本!作者很敢写,也很会写,古代底层的卑微挣扎太真实也太残忍了,没有什么童话外衣,女主的身份不会有逆转,真小妈和继子,真底层人的上爬故事,男女主的感情也写的水到渠成,尤其勾心撩肺!

流水线的书名,精品线的质量!

槽点,这本的文风偏华丽婉转,但个人感觉,这样现实接地气的女主,搭配大白话更有生活气息和画面感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