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秋仪十七岁被召进宫中冲喜,
早早预备着给老皇帝殉葬。

——必死的局,如何破解?

【自古宫中女子保命三部曲:母家强势,膝下有子,和下一任皇帝有一腿。】

从此,贵妃在宫中出计策、送资源,生生把自己的母家从满府清官养成了盘踞朝堂的世家。

随手捡了个没人要的孩子,那小孩野性难驯,一双漆黑的眸子常盯着她,“若我长大了,定要娶一个像秋娘娘一般貌美的女子。”

秋仪瞥他一眼,轻飘飘回道,“那你得当上皇帝才行。”

小孩咧嘴一笑,“一言为定。”

-

新帝登基两年,永宁宫多了位身份不详的女人。

“娘娘可还记得当年的约定。”秋仪被昔日瘦弱的孩子束缚在怀中。

“忘了。”她神色淡淡地开口。

新帝捏了捏她腕间垂落的锁链,凑近她耳畔,“娘娘谎话说多了,自然记性不好。”

[倾国倾城的心计贵妃x前期小白兔后期黑化过头还需要追妻火葬场的新帝]

++女主真薄情,前期为保命,后期为死遁,一直快乐搞事业。

特点:古言,小妈文学,心机清醒前贵妃X黑化过头新帝,开放式结局,2022.6晋江完结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胭脂鱼 8.2 分 评价)多智近妖的小官之女在皇权下被迫进宫当一个终将殉葬的活死人皇贵妃。

男主是行将就木老皇帝的儿子,本是由元后所出的他,被继后算计,被安上了个不光彩的身份。

女主在进宫后撞见男主被欺负,感觉同病相怜,所以出手将男主记在自己名下养,并为他铺好了自认为最好的路。女主是男主灰暗人生的救赎,半年的陪伴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光,于是男主对自己这位名义上的母亲滋生了不可言说的念头。

女主是非常典型的后宫宫斗式女主,一切皆为自保,因此不是很拘泥于手段,扶持母家、勾结朝臣、把持朝政。

也因此,男主即使黑化归来施展囚禁play,最终还是以一败涂地告终——他的娘娘绝非仰仗男人鼻息过活的菟丝子。

女主死遁,女主做女官,女主掌大权。男主曾妄想做禁锢女主的囚笼,但一旦不再桎梏,那就是女主最坚强的后盾。

最后说说感情线,这种小妈文学那必定是极限拉扯,而咱们男主从小白一不小心黑化过头和清醒女主的对手戏也很带感。文文最终的结局应该可以算是偏向于HE的开放式结局,并没有做出固定的安排,还是有那么一点戛然而止并无限想象的。完整书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