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我早就明白,愛情這回事是動不得的。一旦動了,就煩惱叢生,平添無數變數。」

她早已無心。兩世為人,已在心上添了無數傷。

芳華落盡,寂寞開最晚。

他第一眼不是看到欲焚天際的火紅傲梅,而是站在枯澀荷池、拱橋之上的散髮女子。

只見她身穿奇異胡服外套,窄袖束腰,無帶無絆,一身漆黑,襯得臉和手越發蒼白。長髮飄然,立在半凍的荷池之上,火梅之下,竟是如此惹眼,宛若一抹孤傲的豔魂。

那個僅餘排行,無名亦無字的劉娘子。

他早已上心,為了那個靈慧通透,孤傲不群又自潔冷眉面對世間訕謗,宛如焚天火梅的十四娘。

不管了,先成親吧。成親以後,再來慢慢要她的心。他沒那麼偉大,他不要成人之美。這是他的言兒,他的劉園,他的十四娘。他絕對絕對不要交給任何人。

特点:二婚(梅开二度)、穿越、睡前小短篇、养娃、日久生情、古言,温馨日常甜文,出版文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Sky 8.1 分 评价)小短篇,可一口气看完,作者的文笔还不错,剧情把控的挺到位。

男女主都是二婚。

女主头婚的经历比较惨,夫君宠妾灭妻,后还染上了阿芙蓉膏变得六亲不认,家暴女主,不仅脸部受伤了还滑了胎,女主当时想一死了之,是当时年仅2岁的庶子用亲情拉回了女主求死之心,所以被休后女主带着庶子走了。

男主也是挺惨一人,头婚娶的妻子出轨了,还和其他男人怀孕了,男主放其离开,因为这段失败的婚姻以及祖宅中奇葩的大嫂和二嫂,男主对婚姻一直挺排斥不想二婚。

男主因为三十多岁了还没孩子,遇到女主庶子(慎言)这样坚强、特别的小孩很有好感,在女主家待的次数越多,男主就越留恋这种氛围,男主觉得女主和慎言的相处才是他梦想中家的氛围,随着对女主了解的越多,男主对女主渐渐日久生情。

又甜又温馨的小日常,虽有极品,但是被男主拿捏的死死的,想想那个场景就觉得颇为有趣,喜欢短篇的书友们这篇古言可入!完整书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