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爹娘过世,竹马退婚,亲戚想吃绝户,樊长玉为了五岁幼妹,决定招赘。

  她把主意打到了自己救回来的男人身上,对方遍体鳞伤,身无长物,只有一张脸能看。
  两人很快谈成条件:她收留男人养伤,对方假入赘帮她保住家产。

  家业稳固后,樊长玉如约正要写和离书,怎料朝廷打仗征兵,男人被当做壮丁抓走,至此杳无音讯。
  樊长玉心中难安,决定去找他。

  再次见到男人时,他浑身是血躺在伤兵帐里,沾着血的脸俊美如初,身上的小卒兵服却被砍得残破不堪。
  看他在军中过得这般艰难,樊长玉红了眼眶:“你别从军了,回去,我杀猪养你。”
  男人咳出一口血:“你要同我和离……”
  樊长玉眼泪汪汪:“不离了不离了!”

  -
  武安侯谢征少年成名,战功赫赫,弱冠之年便以军功封侯,在整个大胤朝再无其二,治军手段更是以铁血严酷闻名。

  近日,军中将士们却觉着他们侯爷有些奇怪。
  他不住自己的中军帐,反而挤在破破小小的伤兵帐里。
  身上被戳了个血窟窿,往常三两天就能下地,这次也是躺了十天半月还不见好。

  去探病回来的狗头军师啧啧两声,“躺着有人给擦身喂药,伤当然迟迟好不了!”
 
  直到他们那位素未谋面的侯夫人,怕自己的病秧子赘婿死在战场上,偷穿上那身残破不堪的小卒兵服,代夫出征去了,他们“重伤”卧床多日的侯爷才惊得当场弹起来,赶紧披甲领兵去追。

  残阳如血,长空雁泣。
  提着把杀猪刀砍下敌将首级的樊长玉,看向远处踏起漫天黄沙赶来的友军,虚了虚眼。
  她拉过一旁的小卒问:“你们那个穿着麒麟肩吞明光甲、驾着高头大马冲在最前方的将军,怎么跟我夫婿长得有点像?”
  小卒:……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就是?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屠户女 VS 那女人真粗鄙到那女人怎么就不喜欢我 谢侯爷
  1V1,甜文

特点:古言,穿越,屠户女X侯爷,甜文,1V1,晋江连载中

书评

暂无,期待你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