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宋舞被一个富贵圈的公子哥,季骁虞给盯上了。
他扣着她的腰,冷笑:“宋舞,你怎么还没心没肺的活着呢?席岳都死了,你怎么不给他陪葬啊?”
宋舞前男友席岳,三年前死于车祸。
彼时他的好兄弟季骁虞在国外忙碌生意。
他点着宋舞的脑门,直到她额头一片通红,这才满意的笑了,而在下一刻眉眼冷漠道:“谈谈吧。”

“你希望我怎么折磨你。嗯?害死阿岳的罪魁祸首。”

季骁虞跟宋舞前男友共同出身纸醉金迷的富贵豪门,原本看女人的眼光都不同,没想遇到宋舞,口味竟然变得一致。
从开始的玩玩报复,到自视甚高,季骁虞一边瞧不起,一边又将人养成专属他的温室里的娇花。

后来竟越难抑制心中迷恋,沉醉其中而不自知。

可是宋舞有天觉得这还债的日子太难熬了,她真正的梦想,是下辈子做一朵不会说话的玫瑰,只要不是做人就好了。
于是,她真那么做了。
医院里,不想治疗下去的宋舞迟迟不肯睁开眼,却能听见一个男人跪在她床边又哭又骂。
沙哑的声音很难听,像是藏了无尽的悔恨,“求求你,活着,不然我就没有玫瑰了。”

狗血+双非C/女主软包子/狗最后真香了

特点:现言,狗血,双C,诡计多端的狗男人VS软包子可怜女主,强取豪夺,晋江连载中

书评

(芭莳圈扫文组 幸有我来山未孤 8.4 分 推荐)女主前男友死后被男友发小强取豪夺的剧情。

男女主之间的暧昧拉扯很好嗑,肢体反应比大脑和心更诚实,男女主微表情和细节描写把这篇文的性张力拉满。不过嗑点要靠读者自己抠。

期待点在于看男主真香打脸,口嫌体正直,自我攻略。还有男主动心后,自己脑补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吃发小的醋,然后发大疯。

男主和女主的交集开始于男主的报复,发小死于车祸,而男主也被发小的母亲告知好友的死和女主有关,然后男主打着帮好友报仇的旗号开始纠缠女主。

想入坑的友友萌雷自鉴,猎奇不带三观追求刺激的友友可入。完整书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