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假高岭之花真天生坏种奸相小叔子×软弱善良带球跑的老实人寡嫂】

 1、
  冯玉贞爹娘不疼,丈夫早逝,唯唯诺诺、逆来顺受过了一辈子,在个性冷淡的小叔子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住的时候,也因为怯懦拒绝了。
  在崔氏老宅寄人篱下,被任劳任怨使唤七八年,却被他们污蔑不守妇道,捆住手脚沉了塘。
  死后才得知原来他们都活在话本里,而话本里的主角正是她的小叔子,崔净空。
  崔净空外表光风霁月,实则多智近妖,本性暴虐恣睢,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没人会预料到,自第二次科举下场后他连中三元,一朝金榜题名,步步高升,而立之年便登堂拜相,位极人臣。
  在其权倾朝野十余年间,崔净空徇私枉法,大肆追捕清流,满朝文武噤若寒蝉,时人私下无不唾其为“奸相”。
  
  2、
  冯玉贞再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夫君的丧礼上。
  此时的崔净空尚还衣衫破旧,只是个秀才。他面无波澜,眼珠黑沉,像是摄人心魄的黑珍珠,还看不出日后的嗜血本性,启唇正问她:“不知嫂嫂可愿随我而居?”
  这一回,冯玉贞攥紧了袖口,咬唇点了点头。
  后来在数不清的春情浮动、无力招架的时刻,她都无比悔恨这个无异于引狼入室的决定。
  对方步步紧逼,而她退无可退,哪怕逃出万水千山也无法摆脱他的桎梏,最后只能任由他餍足地全数占有。
  
  3、
  崔净空是个缺乏情感、感受不到喜怒哀乐的怪物。
  读书也好、为官也罢,对他而言,一切难关都轻松地宛若饮水吃饭,所有的变数无不在掌控之内,所以他漠视生死,只贪图嗜血的快感。
  除了当他理所应当地以为寡嫂会乖乖等在家里,待他高中状元后顺理成章地接她去京城成亲——
  然后,她逃跑了。
  这是头一次,崔净空尝到了痛苦的滋味。
  怯懦、弱小的寡嫂,同绝大多数世人一般别无二致,愚昧不堪的贞娘,却最终成了一条拴在他脖颈上的绳子。
  她轻轻扯一下,崔净空就只能俯首称臣。

注:
②女非男c,男主两世都是c,1V1,HE
  ③女主性格软弱,后期有所改变,但本质上还是软妹,男主疯批,脑子真的有点毛病的那种疯
  ④含欺负老实人文学/命中注定/强取豪夺/带球跑等狗血元素

特点:古言,假高岭之花真天生坏种奸相疯批小叔子×软弱善良带球跑的老实人寡嫂,叔嫂恋,强取豪夺,带球跑,女非男C,1V1,he,晋江连载中

书评

暂无,期待你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