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画画 8.4分 书评)一篇西幻po,魔法世界观,主剧情,1v1,高冷守正严谨女主x明媚懒散怠惰男主,棋逢对手,死对头变情人梗~从全文来看应该是女非男处。

ps. 虽然男主喜欢穿女装,但绝不会女化,女主同理,喜欢穿男装,但绝不会男化~

pps. 现在在po免费,感兴趣的姐妹不要错过~

男主是第一个打破帝国魔法学院入学年龄的人,第二年女主紧随其后。

由于男主天才少年之名,女主一开始将男主视为目标、终点线和偶像,一直努力朝着男主的方向奋进,她借他借过的书,选他选过的课,摘取他获得过的荣誉,挑战他刷新过的记录,甚至保留男主的草稿纸来研究续作。

然而毕业后重逢再遇,偶像失格,她将这份注意直接收回,努力依然会继续,只是不再以男主为目标。殊不知男主早就发现她对他的注意,她的长久注视慢慢衍变成男主生活的养分,可想而知,养分失去后他该如何自处。他用尽全力想唤回女主的注意,试探她的底线,试图证明自己依然有用,却只得一个两人不和的死对头身份。

如果不是“弗洛里安的把戏”,他们或许终将会一直这样下去。

“弗洛里安的把戏”是一道拥有自我意志的古代魔法,主要作用是链接梦境吸取做梦者的精神力汲取能量,只要入睡,除非剧痛或是极乐,否则无法挣脱梦境醒来。

男女主双双中招被“把戏”捆绑,剧痛对于精神力有极大损害,于是他们就把选择投向了极乐,这也是这篇文只能在po上发表的原因吧hhhhh我比较偏爱文笔委婉唯美的肉食,所以作者的炖煮还是蛮香的~

总之,随着男女主对“把戏”解除的研究,两人渐行渐近,慢慢了解到彼此过去那些不为人知的经历,如各自着与性别不同装束的由来,如男主“偶像失格”的原因,如女主斩断家族羁绊的故事,如曾经错过的交谈和书信,又如自以为对方不知的隔空对话。

一切都是巧合,一切又都不是巧合。

我很喜欢文中表达的一个观点:男女主是合作默契的同僚,是惺惺相惜的对手,也是相依相偎的情人,但在这之前,他们仅仅是他们自己,不是谁的附庸。

曾经,女主是家族联姻的工具人,明明对魔法天赋极高,却因是个女孩儿,她的自我成就被掩盖,被夸赞的永远都是她的父亲和未婚夫。她迫切希望摆脱这种不平等,以为未婚夫是支持她的,因此被未婚夫半哄半骗带上床时还充满感激和愧疚。

她一直以男主为目标,也是因为注视他如同注视生为男性的自己,是在每一个环节都不被她面临的困境所扰的理想化的她,因此她一直着男装。而后未婚夫的丑陋脸皮被剥开,毕业后她抛弃家族姓氏成为奥夏托斯首席,也不曾改变这份习惯。

但在寻找“把戏”解除的过程中,她逐渐明白,不必非得是个男人,不必非得像个男人,她仅仅是她自己,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和同意,她只是“塞莱斯提亚”罢了。

曾经,男主是母亲用尽全力供养长大的魔法天才,也是因为爱所以酗酒后可以随意打骂的小孩。年幼的男主只能自己去了解其中缘由,于是他在《魔法图形导论》中看到“爱即牺牲”,又在《能量结构与重构》中看到“暴力绝不是爱的体现”。综合两者得出结论,母亲多打他一点,就能少爱他一点,也就会少牺牲一点。

也因此,当他满心欢喜,回家向母亲报告他被奥夏托斯录用,他们再也不用受到贵族欺凌,甚至畅想母亲能多爱他一些时,却撞破母亲情事,同时被恼羞成怒指责如果他是母亲之位也会乖乖向男人张开双腿。

他迟来的叛逆期到了,穿起了女装,希望证明自己如果彼此立场对换,母亲能为他做的,他同样也可以,只要母亲多爱他一些。然而命运终究是玩弄了他,在他准备好一切后却发现母亲早已服毒自杀。之后又失去了女主的注视,他更是崩溃得不能自已。

但在寻找“把戏”解除的过程中,他逐渐了解到,爱很重要,被注视很重要,牺牲很重要,获得很重要,但他付出,他牺牲,他恋爱脑,这一切也要建立在他是“艾希礼”的基础之上。

——“你是你,我是我。不是谁的妻子,也不是谁的丈夫,甚至不用非得是女人和男人。”

他们不是为谁而值得存在,不是为取悦臣服谁存在,而是作为独立的人行走在这世间,从此自我选择、本能选择才是第一位。

这样便足够,这样已足够。

所评书籍:《弗洛里安的把戏》作者:白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