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阿织的师门有个师兄,听说他学剑仅一年,便能一人荡平山下妖窟。

青荇山冬日落雪,他凝成的剑气能将寒气阻绝于三尺外,片雪不沾白衣。

师父将阿织领进门那天,指着他说:“为师为你算过一卦,你和他这一生命数纠葛,恩债难消。”

阿织那时少不更事,以为两个人命数纠葛的方式只有一种。

她问:“师父是说,我会和他成亲吗?”

周围的人都笑了。

当晚,阿织被罩上盖头,在哄闹声中,被送入“洞房”。

阿织倚着床栏睡去,翌日醒来,他负剑立在院中,轻声解释:“只是玩笑,不要当真。”

阿织眼睛不好,只能模糊望见他周身淡如春雾的气泽。

后来阿织明白,那不是成亲礼,是师门见她畏生,为她办的一场善意的、玩笑般的接风席。

从此青荇山就成了阿织的家。

师父是她的尊长,同门是她手足,师兄,是她小心翼翼景仰着的那个人。

她在雨夜里听他吟诵剑训,循着他留下的剑意修习剑术。

一年春至,他自山外归来,对她说:“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小师妹要照看好师门。”

阿织问:“何时回来?”

他望着青荇山晨间春雾,很久,应道:“不知道。”

于是阿织等啊等,等到山外风云变色,等到众仙门讨伐青荇山,等到师尊陨落,青荇山最后一朵花枯萎,她提剑倒在血泊中,他都没有回来。

……

阿织再次睁眼是二十年后。

她重生在仙门姜家,成了姜家资质极差的废物三小姐,不再是青荇山上的妖女。

一次试炼中,她意外撞见当初引得青荇山覆灭的凶镜碎片。

阿织循迹追去,却被奚琴阻拦。

这位风流不正经的奚家公子笑嘻嘻地打听:“我观仙子身手不凡,似乎与传闻不符,敢问师从何人,学艺何方?”

前尘已死,故人已逝,而今她再也不能拔剑出鞘,不过是一个为师门蒙羞的苟且之人。

阿织沉默离开,适才被她斩杀的镜魔在奚琴身边化形:“尊主总是跟着她,可是想起什么来了?

“唔,想起一点不太重要的渊源。“

“渊源?”

“大约在很多年前,我和她,成过一次亲?”

“……”

前尘:谨小慎微勤奋刻苦小白花 X 高岭之花
现状:冷漠仙门孤女 X 风流不正经世家公子(?)

特点:仙侠,重生,前世今生,晋江连载中

书评

暂无,期待你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