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春桃是一个朴实、凝重、令人难忘的劳动妇女。她在新婚之日就遇上兵匪之劫,流落北京。她不愿给满身骚味的洋人当佣妇,于是以捡纸为业,并与萍水相逢的难友刘向高同居,过着朴陋而又平等相待的生活。有一天,春桃照例出去捡纸,不料在什刹海后门竟然碰见早已失散的丈夫李茂。原来他同春桃失散后,流落到沈阳当了几年兵,后来被敌人打伤了两条腿,因未及时治疗而被迫锯掉,出院后无处投身便只好讨饭。春桃伤心落泪,当即把李茂接回家同住。刘向高和李茂刚开始时,相处得并不是很自然,由于传统伦理观念的束缚,二人心中都有些磕磕碰碰。后来二人经过商量立了契,协议约定李茂把春桃归给刘向高。春桃坚决不同意,说“咱们三人就这样活下去,不好吗?”春桃的构想是:李茂在家管管事,捡捡纸;刘向高则跑外卖货;自己还是当捡纸的,他们“三人开公司”。
这晚,刘向高突然出走了。春桃找遍了许多地方都不见人。李茂用裤带把自已挂在窗棂上试图自杀,被赶回家的春桃及时救下。春桃在沉闷抑郁的心境中过了几天。向高终于在外徘徊两天后又回到家中。他同李茂商量好,他是“户主”。李茂是“同居”,春桃是他们的媳妇。三人又重新过起了朴陋而和乐的生活。

特点:民国,短篇,一女二男,出版文,有同名电影

书评

(小懒推文 8.4分)微信读书上的神作短篇!

一女两男的故事!女主人公春桃刚成婚,家乡就乱了,她和新婚夫婿李茂失散。春桃流落到北京,做过佣人,后来靠捡烂纸为生,遇到刘向高,两个人相依为命,在事业上互相支应,小日子过得像模像样。某天,春桃在外面遇到一个叫花子,居然是失散的李茂,他从军,没了双腿,不得不出来讨饭。春桃将李茂带了回去,三个人一起过日子,两个男人,一个是户主,一个是同居!

民国背景,春桃像是一颗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坚韧小草,独立又坚强。文章结局显得荒谬却又符合那个年代的特殊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