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凯旋 8.5分 推荐)古代版的办公室恋情,破案古言中的另类经典!

老作者十几年前的文了,有着早期古言的痕迹,开篇的火海逃生非常吸引人,小道士被救到清河崔家后,仿若重生,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我N年前一定看过,但是故事太好玩,还是忍不住看下去。。。

架空武唐时期,那是一个有着众多风流人物的时代,充满了各种玄妙的传奇,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无法考究的秘密,可以有无限发挥的余地,引人遐想。

在这样的背景下,塑造出的女主崔凝,一个亲眼目睹师门被屠的小道士,稀里糊涂地来到清河崔氏,胆战心惊地成为长房幼子的嫡女,最后的真实身份居然是命定不能同生的并蒂莲之一,这个文的精髓之一就在于人物塑造的奇巧,看似不可思议,在作者的笔下,细品,又合情合理。

女主的个性灵动机敏,坚韧不拔,向往自由,又追求独立,有情有义,还自带幽默体质,狗腿时也藏不住可爱,不是穿越不是重生,完全不同于以往古言的贵女形象。

女主崔凝与众不同的性格体现在两次拒婚上,都是门当户对人人想嫁的表哥啊,第一次是拒绝指腹为婚的凌策,把当时闪闪发光的大表哥让给了姐姐崔净,一度让众人跌破眼镜;第二次就更绝了,居然拒绝了更加耀眼的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谢飏,虽然她为看美男顶倒了屏风,见一次就夸一次“表哥真好看”。因为,她心中的唯一是魏潜。

魏潜对女主的评价最有概括性: “相处久了,觉得她为人优秀,性格好,又可爱又有趣,与她在一处很放松。直到现在,我更是发觉,她心性之坚韧,心胸之豁达,为人之通透,皆是我所不能及。”这样的女孩子谁能不爱!

文案中说是双男主,其实不是,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男主,魏潜,字长渊,魏征后代,就冲这个出身,妥妥的男主。最早出现在崔凝面前的三个“好看的像仙人似的”少年,魏潜反而不是最亮眼的那个,表哥凌策才是,白马白袍,剑眉星目,神采飞扬,集天地之间所有灵秀于一身,干净而璀璨;红马白袍的符远,清风朗月,君子入竹;黑衣黑骑的魏潜凤目威严,长眉入鬓。

而后造化弄人,各人有各人的缘分,凌策变成憔悴已婚男,符远则因其祖父的原因锒铛入狱,这其中的过往曲折反映了不同出身的氏族与寒门,命中注定地异轨殊途,令人唏嘘。

当然女主心中最好的还是咱们男主魏长渊,五哥五哥叫的不要太亲热啊,我一度以为三哥是最有情味儿的称呼,最讨厌四哥,别问为什么清穿看多了,看了这文后,觉得五哥这称呼也挺有感觉的嘛。五哥是最特别的存在,即使是万人迷的谢飏也不能动摇分毫。 
 
男主魏潜是正义的化身,他的毕生宏愿是:“愿以律法为刃,锋芒之下,再无冤情;愿以此身为刃,剑锋所指,恶将不存!”

这两人之所以有交集,最初是因为崔凝的奇葩性格,缘分起始于睡梦中的迎面一脚,毕竟能半夜去表哥房里偷刀这事也是没谁了,小崔凝一开始就巴结上五哥,各种漂亮话张口就来,因为年纪小,很有些童言无忌,让五哥莫名地有些受用,伸手揉揉她毛绒绒的脑袋也成了习惯,真的很像养女儿,后来崔凝长大了,两人心意相同,五哥的情话是千斟万酌方出口,崔凝则是各种直球顺口撩,无心之撩,最为致命,让人“猝不及防的被塞了满嘴糖,甜得他耳朵根泛红”。看文的我不禁耳边响起王心凌那首魔力歌曲“情话多说一点”。。。

在女主心中,谁也不能替代魏潜,最初是因为他能帮她找到神刀,回到师门,再后来是日久生情的相处,在她看来“五哥无一处不好”,世间谣言害得他无人敢嫁,所以她简直是捡着大便宜了。

“世上你最好,拿这世上所有奇遇换你,我都不换。”

“我知道他们背后是怎么说的,但我打心里觉得……觉得你配得上这世上最美好的女子,我没什么好的,还是个大麻烦,我总觉得委屈你了。”   

男主魏潜,是典型的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偏要靠脑子,从小到大容貌太出众给他惹了许多麻烦,幼年被劫,成年后有恐女症,只有小小团子一样又可爱又狗腿的女主能够接近他,他对她也从怜惜到关爱,到生情,一点点地被她吸引,为她改变,两人相处时特别甜蜜有喜感。

他天生过目不忘,有敏锐的观察力,擅长推想,是破案奇才,对女主润物细无声的关怀和照顾,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表情,他便知道对方要什么,之后便默默做了,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任何表示,他也能恰时满足对方所需。每天早上放在女主办公案上的食盒,还有一起吃面,两人同在监察司办案,可以说是古代版的办公室恋情,明晃晃的撒糖,超级好看!

两人相依,对视,互相戏言“怀里揣了个兔子“那段不要太带感啊,配上BGM“是心动啊,糟糕眼神躲不掉”。。。简直绝了!

最最有趣就是那个“狗食进化论”,简直是殿堂级别,超越一切土味情话!

崔凝的表白直接让人喷饭: “我觉得现在一时想像小狗似的扑在你身上摇尾巴,一时又想像老母鸡一样把你藏在翅膀下,抱抱你,疼爱你……”

魏潜的回应更是搞笑:“合着我现在提了身份,从狗食变成了养狗人和小鸡仔?”

作者擅长刻画极端的人物形象,有俊美如妖魅矜贵如神君的谢飏,通灵出尘飘逸如仙的白发少年陈元,还有令满朝文武都会异口同声说“丑”的陈智,而其胞弟陈愚则是完全想象不出是一个妈生出来的美少年。还有女主的二师兄,风流倜傥,坦然一笑赴死,被女主一直以为是“真正的有气度”。

文中最亮眼的莫过于风华绝代的谢飏:“仿佛明媚的春光全部聚于他身上,耀眼的令人没有真实感,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便屏住呼吸”, “尊贵却潇洒疏阔,透出书卷气,却又丝毫不觉得太过文气。” 绝美的外貌无半点瑕疵,如万丈光芒灼热人眼,如天尊神灵般让人不敢直视,气质漠然令人不敢亵渎,心思深沉让人无法琢磨。岂料这么高洁华贵的人居然自幼失怙,煎熬在谢家尔虞我诈的环境中,人越是缺少什么,越是想向世人炫示出来,这样的深不可测的谢飏,居然是许多案件的幕后推手,前后形成的巨大反差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印象颇为深刻的是,谢飏因为崔凝能够读懂他的文章而道出一句话:“读文读心,本就读的是己心。” 同一篇文章,不同的人能读出截然不同的意思。然而人心隔山海,哪里是能从只言片语中能轻易读懂的。只是在某时某刻,有人恰好与他同罢了……。

文中的姐妹之情也有别于其他文章,在现实的矛盾冲突中体现出更加珍贵的真情实感。

姐姐崔净是士族培养出来的标准贵女,外表落落大方,知书达理,但内心也是有嫉妒和私欲,人比人气死人,她对妹妹与谢飏议婚的嫉妒,反应了一个小女子的真实想法,但可幸的是作者并没有把她塑造成一个恶人,对美的向往和嫉妒,是人之常情,她会意识到自身想法的恶心而自厌哭泣,而后崔凝几句简单的话更让她意识到姐妹之间的觉悟差距。

而崔净和凌策的婚后生活,以及他俩最后和解的方法,是想弥补崔家祖父母之间的遗憾,在他俩身上实现一种傀儡式女子参政的妥协,只能说是一种完美主义的体现。

崔家三姐弟中还有一个另类就是天才崔小弟,少年老成,七八岁就自己看好了媳妇;以十岁之龄参加科举夺状元,只是为了认清自己在天下读书人中的位置;自大到号称状元是十拿九稳,动不动照镜子挑剔一下自己的美貌。毒舌崔小弟的各种语出惊人,还有和崔凝之间的姐弟日常互怼逗趣,带来无数欢乐,是我看本文的最大动力之一。。。

本文人物繁多,但是许多配角都塑造得非常生动形象,比如说“老子确实很威武,你很有眼光”的羽林军将军赵朴,仅仅几个回合,就把一个外粗内细又有点小精明的武将呈现眼前。崔凝的两个女护卫,一个是以武力取胜极没有眼力见儿的憨憨,一个是擅长用毒心有七窍的人精儿,这两人性格迥异,如冰与火,却偏偏不得不相处,她俩的互怼也是超级逗趣。

最最好玩的人物就是魏潜的小厮云喜, 这小厮一张嘴叭叭不停,一个人赛过一支蹴鞠队热闹,这样招人喜欢的小厮为何会被魏大人嫌弃,“后来我都不说话了,郎君还是嫌我话多闹腾”,因为他面部表情极其丰富,能将诸多情绪同一时间如实“写”在脸,张不张嘴都没什么区别。云喜还是史上最强做媒的小厮,头号CP粉,那时候崔凝与魏潜分明是两个年龄段,一个还是小女孩,一个初露青年模样,他就打心底觉得两人很是相配,各种私戳戳的拉媒。

整篇文章都穿插着严肃地办案,但是画风转换非常自如,诙谐的语言让人在紧张的案情中缓一口气,但同时不正经中又透着正经。比如崔小弟科举到高中状元,实际是体现了以崔家为代表的士族与皇权之间的平衡角力,妥协和试探。

当然文章有些地方也过于理想主义,五哥能上得厅堂破案子,下得厨房做蛋饼,还能心甘情愿挽起袖子给媳妇洗脸洗脚,别说古代了,就是现代也不大可能。

每个案件都很有特色,引人入胜。司家一百多口被灭门的惨案,观星台白发占星师司言灵身死之谜,一生不能开口,开口断言三次,居然是弥天大谎言。万里河堤的设计师为牟利同流合污,却不想害了自己儿子。“合欢案”陆将军与皇甫夫人的爱恨情仇,看心爱之人自戕于怀中,是解脱还是悔恨。酷吏李昴被杀之案牵扯出前朝的忠臣良将的冤案,是昭雪冤情还是滥杀无辜。兵部尚书俞家庶女之死,既因同胞妹妹的嫉妒,嫡姐的私心报复,还有异母兄长的变态,殷家长子的求婚看似爱屋及乌,实则自私自利。最特别的是李太守被刺案里面,居然有精神分裂性人格,十几年来倚靠的是师长还是禽兽。真是看尽人间百态,人心险恶世事无常。

令人深思的是有些案件即使破了以后,也让人轻松不起来。元凶真的令人难以想象,如杀死太守的周云飞其实是个廉政爱民真心为民的好官,却被一贬再贬最后做了个小县令,而刺史程玉京多年耽于玩乐,政治手段肮脏,草菅人命,却能稳坐高官之位。这世道,永远无法求得真正的公平公正。

文中刻画的崔凝性格有别于其他女主的天赋异禀,或精通验尸或刑狱律法,她全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种“近乎睿智的趋利避害的本能”,说好听点叫不拘小节,说难听点,就是有点缺心眼,但是她偏偏能在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中找到正确的线索, 还屡屡在与疑犯的交往中故意示弱令对方轻敌而套出真话,妥妥的“扮猪吃老虎“。青玉枝汤馆谋杀案和陈元被害一案中她已经起到了主导作用,后来的胡御史被埋之案,更是她一手破案,第一个发现了地窖里埋的人。

本文主线是男女主联手破案,副线是崔凝师门血案背后的权力争夺,情节复杂,高潮叠起,但是案情之间穿插自然,人物出现的前因后果都各有呼应,看起来很容易入境。一个个案子的背后都有着党争夺权的影子,但是归根结底,我觉得主要围绕着两个点:一是男女同权,另一个是阶级斗争。

男女同权,体现最大的一条,是在女帝的时代背景下女主出仕为官的人设,作者力图做到尽量贴近历史的架空,没有刻意夸张的女尊男卑,而是非常客观地,刻画了一个小女子从最底层的书吏做起,在一个个案件中展露头角,从言轻人微的跑腿之人,在屡次侦破重大案件起到重要的作用,一步步被提拔,到成为举足轻重的监察使,这其中当然有各种无巧不成书,但各种情节都充分体现了女主自身的成长,性格的坚忍,豁达的心胸,和强大的学习能力。

女主的成功是女权得以实现的一个正面例子,但是并不代表女权的真正成功,社会还是男性主导,女帝代表的是皇权,不是性别的胜利。女主的职位仅是在监察部门,追证破案,远没有到权力斗争的核心,即使后来她师门被屠的案子水落石出,但是女主本身并没有参与到权力角逐之中,她所做的仅是凭着敏锐的洞察力,根据蛛丝马迹,判断出幕后黑手。真凶被惩的背后,是士族依附于皇权而打败了寒门,是皇权在力求以最小的损失来平衡士族与寒门势力的结果;所以女主最后得知真相,完全不像想象中的那种畅快,而是怅然若失。特别是女帝与她的几次简单对话,细思极恐,女帝之后的时代里,男权世界会疯狂反扑,会变本加厉的驯化约束,更加严格地控制女性,弱既是罪,女帝的担心一语成谶,宋元时代因为外族入侵而来不及顾忌的男尊女卑,对女性的压抑和控制在明朝时期达到了顶峰。

谢家祖母是女主向往自由人格的人生导师,所谓礼仪规矩不过是掩饰内德不足的华衣,人要遵守礼仪规矩,但是永远不要把自己变成一件衣服。可是对女子来说,这世界条条框框实在太多,最大的就是婚姻。

当年惊才绝艳的一代才女“江左小谢”,嫁的是自己千挑万选情投意合的夫婿,却因为婚后彼此的政见不同而分道扬镳,越行越远,直至颓然离世。崔家祖父对屏风的执念也令人唏嘘,当年隔着屏风的惊鸿一瞥,埋下散不去解不开的情愫,可到最后,阴阳两隔,爱人的模样只能萦绕于梦中。

如果说江左小谢的婚姻失败是一个极端的例子,那崔凝之母凌氏的婚姻则是大多数古代贵女的真实写照,看似夫妻美满人人艳羡的婚姻,对女子来说,其实是囚笼,整日圈在后院记账本打算盘,连女儿都不知道凌氏年轻时精骑射善作画,她身上惊艳过时光的才华与精气神,嫁为人妇后都渐渐消磨在琐事里头了。再是惊才绝艳的少女,终归不过昙花一现,更遑论那些日子难过的平民妇人。古代如此,现代也差不多。

文中用平淡的语言阐述了婚姻的真谛: “夫妻之间要和睦,要么就是一方什么都不要多想,跟着另一方的脚步走,要么就是相互包容妥协,各自退一步。”

可越是相爱的两人对彼此要求越高,没有感情的夫妻更容易相敬如宾,而情深意笃的两人反而会钻牛角尖,都不肯向对方妥协,悔不当初。

而关于世家与寒门的阶级斗争,则是更加的一针见血,通过符家的例子,以符危这一极具争议的人物形象的悲剧结局,揭露了寒门与世家千百年来对立的本质, “在上位者眼里,这天下的格局从来都不是国家,是利益和阶级。“ 放眼当今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的社会,更加能引起共鸣。

本文不愧是老作者,语言生动有趣,故事情节曲折,人物形象个性鲜明,充满新意,整篇文章的立意深远,张弛有度,整体阅读体验轻松愉快中带着点小小的悬念和紧张,同时又让人思考,情感描写真实感人,吃糖绝对津津有味,完全吊打那些无脑甜文。

所评书籍:《崔大人驾到》作者:袖唐

阅读提示:芭莳圈是出于爱好创办的书评网站,愿为天下爱书人淘遍天下好文!也可以关注公众号“芭莳圈”,每天都有最新推文! 网站运营不易,芭莳圈还请到访的书友们能够动动手指,点点页面的广告,助力网站的持续稳定运营,鼓励小懒坚持下去,谢谢!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83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