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凯旋 9分 推荐)2024年给我印象最深的第一个现言男主居然是个舔狗!最粘人的小竹马!

女主许悠妙,有个可爱柔软的名字,但是个性强势泼辣,而内心温柔稳定。

男主周斯时,妙妙从小到大的跟屁虫,从小他要她保护黏着她烦着她,也是她的出气筒。

首先让我震惊的是,鲁迅先生的“吃人”理论, 居然在这篇现代言情文里得到了淋漓至尽地体现。从前是封建礼教“吃人”,而今的社会多是规矩“吃人“,学校里吃人,工作单位吃人。

男婚女嫁,约定俗成的老路,社会给女人的框架就是结婚生子,中年女老师的世故和男老师的无形得意,明晃晃地“吃人”。

道貌岸然的周父许父各自一副"仁义道德”的面孔,仗着自己有经济大权而横行霸道,用父权夫权的孝忠,压制其他人的想法,则是家庭中的“吃人”。

幼小的妙妙和周斯时在虚伪的美满家庭下成长,享受着饱足的物质生活,却缺少真正的爱和尊重,只能抱团取暖。妙妙敢说敢做,和大人们顶撞得头破血流,而他则学会了藏拙。

她是他的榜样,他的战友,两人在摔摔打打中建造了对彼此毫无保留的信任,可这种信任也会让他们互相伤害,他们在彼此面前真实冷酷,太了解对方的底线,也因此更不容易控制情绪。她讨厌他的粘人,讨厌他的装,这种讨厌因他每天送早餐而达到了高潮。

少年的小周活脱一个传说中的受虐狂,尽管被呼来喝去,也控制不住想亲近她的心,因为她越有情绪,他越想她对着他发出来。对他来说,她对他的不满和伤害也是情感上的一种回应。

小周对妙妙是理所当然的占有姿态,最好让全世界都认同他俩的青梅竹马,可是妙妙天生逆反,就是不买账,于是小周从高中开始就不得不对情敌展开多方位的攻击,借笔记,做数学题,处处是硝烟。

我最喜欢看小周面对情敌,露出“身上的那股邪劲“,装着亲热把对方推搡到角落,最绝的是挤进许悠妙和纪堂打的出租车里,坐实了电灯泡;为了破坏妙妙的约会,本着我不好过也不能让情敌好过的精神,把借用厕所演到最逼真。即使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他的准则也是“只要她有选择的权利,我就一直等着”。他那足以惊世骇俗的名言是:“妙妙这么好的女孩子,有两个男朋友又怎样?”

妙妙对小周百般嫌弃,动辄白眼,可是她心里有块柔软的地方是留给他。因为只有和周斯时在一起时,她感受不到任何限制的目光,她是自由的。
 
他俩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即使因为告白强吻而生疏,年幼时一起长大的记忆不会随着几年的分开而消失。他能理直气壮地去她家里蹭饭,登堂入室,舔着脸问她借沐浴露,更可以不要脸地直接上嘴啃她手上的苹果。

他俩再复杂的情感都会归于最纯粹的陪伴,而她一直把他推开就是因为她知道他不会真的走开,他俩在一起的和谐气场,是外人肉眼可见地无法插进去的。她在母亲那里受到打击终于得以到他怀里哭泣释放,这段的描写里小周真是“冷酷又温柔”,看得人直冒星星眼。

小周给蒋茜茜送香水事件,点燃了两人的“战争”,而妙妙真的开始正视与小周的感情,是他说出:“我希望有一天能换你求着我的爱”,尽管她依旧冷着脸说:“那你就做好你自己”,但心中已经有了触动, 拒绝也能当成鼓励,表白如同接下战书。

小周的神奇在于他永远都是以妙妙所想而想,飞十几个小时回国只待一个晚上, 不是“回来看你“,而是“回来给你看“,只因为妙妙主动给他发了个信息:“我想你肯定是在某个时间想到我了,那就是多少有点想念我了,所以我就回来给你看了。” 直白地让人窝心。

文章吸人之处不但在于对感情的描写,更在于对人性自身成长的刨析。

少女妙妙在无力与家庭抗争时,发现了自我疗愈的办法,用折千纸鹤完成了和自己的独处,避免自己被“吃掉”。长大后看到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的人性自洽,学会了一个人应该善用自己的恶,包容自己的恶,和自己达到和解,实现完全的人格。

妙妙喜欢和小周在一起,还是因为小周虽然在外人面前装,但在她面前完全就是最真实,他总是能把她心里想做的“恶”都说出来,让她莫名有种很痛快的勇敢,放下了无形道德上的心理负担。

这篇文章最大的特点是真实,现实,即使是俩小只小时候的对话,那些场景也描写的毫无违和感,幼稚而不做作。

他俩的一来一往好像相声一样,绝对让人笑掉头——
许悠妙皱眉道:“你要再敢进我房间,我把你腿打断。”
“那太好了,那你肯定会对我负责吧?”周斯时笑道。
  
妙妙说:“我很喜欢新鲜感,中规中矩的恋爱结婚,吸引不了我太久。我讨厌被束缚。”
“我跟你姓都可以,妙妙。”周斯时嬉笑说。

许悠妙说:“回头我要养狗。”
周斯时立马回:“取名叫 money。”
“哈哈哈,我喜欢这个名字。”许悠妙很开心,她还没有想名字的事情,但周斯时取的名字深得她心。

“你信不信只有我能追得上你,妙妙?”周斯时目光如炬看着许悠妙。
“我不信。”许悠妙徐徐笑道。

最让人感动的情话不是把天上那颗最亮的那颗星星给你,而是“我把那颗最亮的星星让给你当吧!”

看小周在妙妙面前的各种出格表现,疯狂找存在感不停发疯,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可是看到后面他为她所作的种种,两人儿时的回忆,就会理解:妙妙是他的磁石,对他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他不像她会爱她自己,他只知道爱她,他对她的欲望胜过一切。

全世界人来人往,大部分人庸庸碌碌蹉跎岁月,只有他的许悠妙始终会闪着光。

妙妙是天生的强者,有女王般的掌控欲和霸道,“顺她者昌逆她者亡”,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都要绝对的主动权。她同时也具有领导者的魅力,能够照顾他人。所以她天生会反抗,反抗无形的压迫也反抗她自己内心的霸道。

看看妙妙这大女主发言,我给一百个赞!“格局小了,我为什么非要在你们两个里面选?这世界上人那么多,我选择很多。我越努力选择就越多,我不会把自己困在原地。”

一个人不可能做超出自己认知以外的事情。妙妙后来在心里和母亲达成和解,母亲和她是不同的两代人,有不同的责任。家庭的不幸,不能成为自暴自弃的理由,应该要借助现有条件做更多的好事,做个“胸有大志”的女孩:“赚钱争取权利过好自己活得精彩,然后造福社会,给其他在困境里的人,提供更多的选择和可能性。”

在千万嫁妆的空头许诺,和百万投资的立马兑现中,妙妙坚持要钱想做事业,不但是因为意识到这个所谓美满家庭的不可靠和危机,不想坐以待毙跟着家庭沉浮,更是因为“她真正想要的是‘权’,作为人在世俗既定规则下能大声勇敢说话的权利。”

这篇文章的魅力就在于,作者塑造妙妙这样一个独立的事业型大女主,没有用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她也不是日进斗金叱诧风云的大人物,而是通过自己创业小首饰的这个极其普通的事件,甚至妙妙创业成功了也不是大富大贵,用非常现实的手法和语言来告诉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自己,只要做好自己,都值得被爱!

许悠妙越来越懂自己,也就越来越自洽平静:“你想让我爱你,至少先让你自己值得爱。”

妙妙给自己的品牌取名“解放”,以宣示她对这个世界的抗争,她想撕掉的第一层标签是贫穷的自卑感,用物美价廉的东西将自己打扮收拾干净是一种能力,不用追求名牌也有自己的风格和品味,在物欲横流裹挟着人不断追求物质虚荣的社会风气之下,激发这种自信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自己强大才是最重要,喜欢我讨厌我害怕我都没关系,我不能改变任何人,只能改变我自己。

周斯时是一柄剑,他可以伪装成谦谦君子,但内心不屑与这世界同流合污,他和妙妙一样对这世界有反抗,不愿妥协,只有许悠妙在这个世界上能安慰得了他,能驱使他前进。

许悠妙的捉摸不定对前男友纪堂是痛苦,但是周斯时则更多享受这样的追逐。他们之间会产生爱情,那就是一场只属于他们俩之间,物质精神灵魂多层面的对决和较量。

作者在处理两人感情上也非常得体自然,循序渐进,渐入佳境。妙妙与前男友的分离,与母亲的矛盾爆发,给了两人握手言和的契机,漫长十多年的互相陪伴和互相伤害在几分钟的长长拥抱里,达到了无声的和解。

妙妙在创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发现周斯时与自己的契合。去国外找设计师合作那段,两人的感情终于上升到恋情,是本文最甜的高光时刻!嬉笑玩闹也好看,激情戏更是非常生动,迷离而真实,真的是身体的结合与精神的共鸣,让这段感情上升到灵魂的高度!

她存在他才有方向。
她是他的冲锋号角,他是她永远的拥趸。

确定关系后,妙妙约法三章,他全盘应下,唯一的要求是,只要她多陪一天。

小周的嬉笑玩闹下是他对妙妙和感情的认真,这段表白直击妙妙的心脏:“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懂你,你想要什么做什么我都知道。我这辈子也不会活在任何框架里,我们都是自己世界里的王者,在一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在一起肯定会很开心。”

文章中还刻画了几个形象各异的女孩子,都各具代表性。

高中同学闺蜜蒋茜茜,对许悠妙既喜欢又嫉妒,她再叛经离道,也掩盖不了内里的愚蠢胆小,够不到许悠妙的一丝勇敢。她缺少的就是追求独立的人格。

关于“送香水”和“好女孩”的对话,让蒋茜茜意识到原来许悠妙也和她一样面对世故的各种压力,可是两人最大的区别是:许悠妙选择了坚持和行动,而她则如大多数人一样一直在退缩。

姐姐对婚姻的期望值低到一定程度,让她眼前发黑,不得不醒悟;不再摸鱼,努力读书考证找工作,就算做个小财务也要做个好财务,要做个平凡又不普通的人。这不正是我们大多数普通人在努力追求的吗!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另外一个室友闺蜜,李娜,虽然和许悠妙一起在创业初期有自己的追求,最后则完全沉浸于富二代所给的感情和人生安排,退回了相夫教子的老路。

妙妙曾经的男友,纪堂,是世俗中的好男人,能克制自己的欲望,扬善避恶,可是两人在一起,总是隐隐透着不和谐。他对她的第一次的珍惜,最珍贵对应着无形的处女情结和贞操观,更多的是在意世俗规训对女性的要求。

两人最后分手的导火索是子冠母姓之争,但真正的原因是“不够她找到她希望看到的自己”,那个真实的自己。

文章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反应了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的重要性。周母的自私自利和许母的柔弱隐忍形成鲜明的对比。周家父母老是觉得高人一等,看不上妙妙和许家,可是偏偏小周从小就爱往许家跑。

小周偏执阴暗的性格很大程度上也归咎于家庭,周父对家庭不忠,周母自私自利,他夹在中间,一直物质生活优渥却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他对家庭温暖的渴望和诉求都被忽视,而后来周父生病,周母人前很关心,人后俩人像以前一样该吵就吵,更是被他鄙夷,他也只给他们提供物质保障,很难真正去爱。

妙妙的自信勇敢,是母亲多年的委曲求全而维护的家庭完整才培养出的,是母亲放弃自我无私的爱才让她感到无限被爱,健康快乐的成长。而一向软弱最没有存在感的许母一旦站起来要离婚,整个许家反而最快崩离。

文章对爱与长久的诠释也让我深以为意,完全有别于有些言情文中过分理想的爱情。

“当一个人能很诚实面对自己所有好的坏的欲望的时候,爱情就是很小的一件事,也是很短暂的一些瞬间而已,那是神经的刺激和荷尔蒙的作祟。两个人要长久相处下去绝不会仅仅是因为爱,而是智力和能力,还有性格为人的匹配。”

许父生意失败,加上对情人的纵容和盲目相信,终于导致严重的债务危机,像炸弹一样不可收拾,而许父的不作为,更是让妙妙心冷,也激怒了小周,两人在处理讨债的过程中又撞上了前男友,不同的立场和处事方式,小周的不自信又在作祟,几番争吵下来赌气分手是必然的。

高潮是两代人终于在饭桌上正面对抗,妙妙对周父的反驳让他无言以对,小周则战出来直接维护妙妙,两人彷佛演练过一般,联手向父辈宣战,同时平静地转身离开。

这场迟早会来到的家庭大战,让两人重归于好,分手的事情与对抗这个世界来比微不足道,他们之间从小就一直相连的那条线彻底显现了,是来自家庭相同又无形的压迫让他们一直相怜离不开对方;而这线一旦明显了,暧昧朦胧也变得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复杂也更纯粹了。

妙妙终于理解了小周的爱,绝对的爱,是执念,是信仰,是对生活的希望,于是她第一次主动拥抱他,温柔抚摸周斯时的头发,肉体上的水乳交融,内心却想起他们自己小时候可爱的模样。

誓言诺言在他们的感情和关系面前,显得单薄无用,他们本身的契合就是宇宙最深邃神秘的恩赐。

正因为有了彼此,这条路不再孤独艰难,他们是彼此从小就种下的幸运,也可能是上天最温柔的怜悯。

可喜的是妙妙和小周也不是这条路上唯一的人,妙妙后来的合作伙伴姜冰,也和她一样,坚持自己的工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相信人不该放弃自己,要争取自己的权利。

妙妙的嫂子陆紫琳则代表了更现实的一类女性,在有限的范围里做自己能做的努力,先好好赚钱,有经济实力怎么样都行。

作者的用词非常精准,朴素中透着深深的哲理。

看透父亲出轨母亲隐忍的现实,女主眼中的家变成了“温暖的悬崖边的火堆,一直在崩塌的边缘”。

父母真正的爱,不是殷殷期望子女成功的盼望,也不是用生命的延续继承所谓的家,那种爱不仅仅是关心身体和心灵的健康,更是火炬,传递光和热,点燃下一个人愿意去感受世界爱人爱己的心。

在此,以文中领悟最深的三句大白话,与大家共勉:

“世界不公平,勇敢的人才能得到公平。

勇敢的人自己能掌握在手中的剑,而不是等着别人来保护。

读书学习赚钱工作,任何能让你能力提升成长的东西都可能是那把剑。”

所评书籍:《在傍晚回家》作者:Judy侠

阅读提示:在线看正版小说请关注公众号:小芭推书!芭莳圈不提供资源,请大家支持正版!PS:近期盗版猖獗,芭莳圈原创书评和书单,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强盗行径,天地宇宙可鉴,视违规转载方(+胡乱攻击方)默认将这辈子的所有好运归芭莳圈站长所有!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84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