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夕阳的余辉 8.9分 推荐)曾经以别人为光,如今自己也活成了一道光。——致书中人物

这是一部古装谍战文,是一场走在黑暗中的他、她以及他们,为民族大义和家国百姓以身赴死的壮举。听过陈奕迅《孤勇者》的人,一定都知道里面的歌词:“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归的模样,爱你对峙过绝望,不肯哭一场…..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对于我们来说短短的几句歌词,却是“叛国”者谢却山一生的写照,也是本小说最好的诠释,若是要选一种颜色来书写他们的传奇,我一定会用红色,来写就这首悲歌。

作为一名叛国将军,家族内出了名的叛徒,人人唾骂之,百姓折辱之,这些都是谢却山的家常便饭,可能早已习惯在刀尖上添血的日子,都快忘了正常人的喜怒哀乐,好像面冷心硬,毫无人性才是他的底色。上可抛家弃国,下可背叛同僚,亲眼见证昔日好友庞遇的死,成了他心中永远拔不掉的刺,甚至生了根,时时刻刻提醒他,那些不堪的过往,自己犯下的过错,成了他身处绝望时的一把催命符。

即便如此,他也有想守护的人。身在曹营心在汉,哪怕做了敌人的走狗,他也有自己要守护的归处,他的亲人,他的母亲,他的妹妹,以及他的爱人。

用“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来描述南衣与谢却山之间的爱情再适合不过。一个是叛国将军,一个是叛逆的小野兽。小野兽生存能力强,为了能活下来,使出浑身解数,哪管他坑蒙拐骗,谎话连篇,只要能活,让她杀人,她也愿意,只可惜她偏偏遇到了最能克自己的人。许是平静的日子里许久没有这么有趣了,仿佛在她身上又看到了曾经卑微又苟活的自己,他想和她好好玩一场狩猎游戏。

从开始见死不救,到后面两人以假叔嫂的名义相处,他教会了他的小兽,如何能不像蝼蚁一样活着。一次次的狩猎与追捕、逃亡与求生,某天他发现,小兽已经不再是只会顺从听命于他的下位者了,甚至面对自己,她也不再害怕。野外的荒庙里,他第一次失控吻了她,怕是和她相处久了,自己也变得像个人了,占有和控制欲因她重燃,这场狩猎游戏,到底谁才是兽?

曾经的小野兽,一朝之间成长为能与自己匹敌比肩的枕边人和战友,他在欣慰之余,也会有她脱离掌控的失落,他终于将她变成了自己的同类。曾经黑暗绝望的世界,因她的到来,重现曙光,他们在绝境中谈情说爱,世俗伦理又算什么,毕竟,常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也渴望心的归处,暗夜同舟,他们一起共渡。

只是在刀尖上添血的日子,敌人虎视眈眈,山河破碎不堪,他们又如何能相守,有任务在身的两人,最终还是要各回各位。直到后来,南衣将谢却山从悬崖边拉回来,他们才真正不惧世俗的眼光在一起,人生如此短暂,前路尚不明晰,已经满身污泥,又何惧再来一盆脏水。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们奋勇杀敌,并肩作战,本以为大战在捷,可他们怕是忘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百姓是拥护者,也可以是唾弃者,在黑暗中待久了的人,要重回光明,又谈何容易?

除男女主之外,男主好友宋牧川,重情守礼;女主前情人章月回,一个爱财如命、也爱南衣如命的男人,是谢却山的情敌,也是谢却山的革命战友。因篇幅有限,在此就不一一说了,还有望读者自己去品味其中人物的亮点。

整篇文章,文笔扎实,人物鲜活立体,故事情节扣人心弦,是篇值得追的好文。

所评书籍:《何不同舟渡》作者:羡鱼珂

阅读提示:在线看正版小说请关注公众号:小芭推书!芭莳圈不提供资源,请大家支持正版!PS:近期盗版猖獗,芭莳圈原创书评和书单,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强盗行径,天地宇宙可鉴,视违规转载方(+胡乱攻击方)默认将这辈子的所有好运归芭莳圈站长所有!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84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