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凯旋 9.1分 推荐)太久太久没有看到这么正经的古言了!

正经的书名,正经的作者名,在众多莫名其妙的书名和作者名中如同清流,独树一帜。毫不夸张地说,这本书的长度和整体质量,完全当得起这个正经和大气!

架空北魏南北朝时期,人物复杂不潦乱,从一个小娘子重生的角度,讲述了北朝元氏帝国的兴衰,几大家族的此消彼长,以及南北朝对峙的诸多无可奈何。 布局之大,历时之长,都让人惊叹!

女主元嘉语,排行三娘,北朝王室元姓宗女,父兄掌军权,被封“华阳公主”,因自小丧母,长在边境,养成了一个横冲直撞、性格直率的小娘子。我第一次看到女主自称是“傻狍子”,前世的她如同箭雨之下逃命的小动物,没有野鸡的绚丽,没有狐狸的狡猾,也没有鹿的速度,大约就是傻麅子,等著被一箭击中,多么让人心疼啊。

前世的她,冰天雪地,徒步三千里从北朝走向南方,最后在长江边被杀死,试问哪个皇帝会这样迎接自己的妻子,而她摒着一口气走了三千里,只是想当面质问那个人为什么不休了她。

重生后的她对着之前的自己给人留下的无脑形象也是哭笑不得,甚至“想用大锤子把自己砸碎”。前世的惨况历历在目,她不得不变得委婉多思。

对从头来过的人生,她最大的愿望是父兄不至于惨死,不要重蹈覆辙,至于感情与姻缘,她实在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前世对感情的奢求,她得到了萧阮,但是家破人亡,吃劲了苦头。

文章以重生后的故事发展为主线,前世的经历多以回忆或者梦境,夹杂在今生的种种际遇里,似幻似真,让人难以自拔。

重生初期,嘉语再遇一个个旧人的震惊与感叹,回味自己前世的愚蠢与执拗,种种心理活动,体现了一个小娘子醒悟并逐渐成长的过程,即使放到今天也让人颇以为然。

我喜欢作者所塑造人物形象带有真实的缺陷,于平凡中凸显人物的特色。

嘉语自认,如大多数人一样,原本就都不是什么有大决心、大毅力的人,面对命运的不可扭转,她有无数次退缩的念头,可是一次次,她还是尽自己所能,遵从本心,去扭转前世的悲剧。

萧阮屡次救她的命,她会心软没有杀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他的婚约。

嘉语做为华阳公主单身闯翼州,游说地方豪强,李家周家之间周旋,济州杀崔九郎府君,才显出嘉语的独特之处—:胆大妄为!把崔李周王各大家族都搅和进去,最后与天子角力,让王家背锅,这里才有嘉语做为重生者的优势。

这个文最大的特点就是故事多处反转,避免了长篇的通病,让人不觉得疲倦。

一共五卷,前三卷的男主是萧阮,后二卷的男主是周乐。小周前面的戏实在太少了,到第三卷快结束了,小周才男二上位,算是立住了男主的角色,关键还是谁能帮她报仇。

周乐的形象,非常讨喜,六镇胡儿少年机敏,出身贫穷但天生招人爱,初见时候,阳光里叼根草自娱自乐的少年,眉目俊朗,有着密密的睫毛,一下子就击中了少女心。

嘉语的前生今世,避不开的扯不断的还是萧阮,信都逃难,伪帝赐婚,几次求娶,他救她她救他,他俩的命运自始至终是纠缠在一起的。

文中超多名场面,让人感慨万千,几乎泪奔!

西山军营遭袭,嘉语不得已冒充始平王坐镇中帐,萧阮明知故问,与她下棋,同台搭戏,为了护她中箭垂死,昏迷数日,她在他耳边低语:“你醒过来,我,我就原谅你”。原谅他的前世,今生并所有没做过的事情。

萧阮与嘉语携手赴江东军鸿门宴,他吃鱼卡鱼刺,三娘慌的口不择言,大呼“萧郎”;周乐从军营中带走嘉语,萧阮深夜单骑追妻,十步之内那一箭是始终无法射出,三娘以死相逼,他垂下了箭尖。

三娘慧眼识中的村姑何佳人猎户出身,二话不说一刀杀人,结果想爬床的李娘子来“接手”,守了半夜尸体,简直太戏剧化啦!

做为重生文,本文的最大亮点在于,哲学辩论的看重生——没有人能够参透命运的秘密。

“你避开的水坑,也许在会在若干年后,几夏轮回,变成雨降临在你的头上,猝不及防。”

虽然重生,嘉语悲催地发现,重生的她并不是万能的,她只有与自己有关的记忆,没有翻云覆雨或者重新洗牌的能力,照样躲不过进宫给太后拜寿,避不开一个小小的笛子,更是躲不过与萧阮的相遇。

而她最大的心愿其实是让父兄免遭一死,比避开他还更为强烈。她一心只想逃离,越远越好,他是隨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还是折翼残爪跌入万丈深渊,只要和她没有关係,她都可以含笑目送。

爱一个人的笨拙,结果不过是感动了自己,他不能够確定如果回到从前,他会不会对那样一个她动心。

萧阮酒醉调戏三娘,两人几次险些擦枪走火,他伸手抚到她的胸口,她的心在他手下跳得又急切又惶然。萧阮半是得意,半是戚戚。如果没有动情,她怕什么动情。

虽然重生,死过一回的她还是害怕直接面对他,还是不敢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但是她还是硬着心肠拒绝了他,一次又一次,因为伤过,谁吃过这样大的苦头还敢轻易动情呢。
  
可那是萧阮啊!没有任何缺点的宋王,人群中永远的耀眼,追求者如过江之鲫,文中形容萧阮之美,堪称男颜祸水,其容貌与风仪,让人不敢多看,一小宫女看到后,攥在手里的扇子“啪”地就掉了下去;也只有三娘,率真鲁莽的三娘,才会仰起面孔,认真而炽热地看他。

萧阮的算计有多缜密,手伸的有多长啊,连嘉语的成人礼上的簪子和礼服都能掌控 ,不知不觉地送到她身边,仿佛他才是那个更懂她穿什么衣服搭配什么簪子的人。

他们在文津阁里的邂逅,宫里的相遇,画舫上的密室里,是他算计的她,结果把自己绕了进去。是执念,是心许,还是爱而不得的魔怔。

萧阮与嘉语的三件事之约,仿佛又见倚天屠龙记留下的影子。他总能找到机会,他总能找到机会让她无法拒绝。

嘉语与萧阮阴差阳错,从洛阳到信都的一路逃亡,他们所经歷过的,那些生死,隱忍与狡诈,千百般算计,刀口之下的余生,那些只有他俩人才懂的心有灵犀:

“三娘在这里,我在这里。。。”让我想到那句名言:YOU JUMP, I JUMP。。

然而这一切,也没能改变她对他的看法,她越是对他避之不及,他对她越是心许,即便后来他明言不会借她父兄的力量牟利,他的真心她也不愿意看见,也不愿再去陷入过去的那种情爱。

前世嘉语徒步三千里从北境到江北,今生换萧阮从寿阳到洛阳三千里,就是想追回她的心,没有心,人也行。

特别的是从旁人的角度看萧阮对嘉语的情谊,有一幕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听到嘉语的声音,萧阮的眼睛亮了,亮得那个刹那,连始平王妃都恍惚想起天上星子,从夜色里冉冉升起的璀璨。

也许是人总需要点什么,来说服自己坚持。

年少的时候,最容易感动自己,反对的声音越大,越咬牙坚守,至于坚守的到底是什么,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心,谁知道呢。

看文的过程中,我常常为嘉语的感情而唏嘘:前世,萧阮有苏氏,周乐有娄氏,嘉语什么也没有,她遇上他们俩个,都太迟了。

今生,尽管嘉语一再回避拒绝,萧阮却还是对她动情动心。

今生,周乐对三娘一往情深,对他来说,三娘当然好,什么都好,但是这些,並不足以与外人道,于是出口就只是,“我先遇见她。”

这就是小周和萧阮最大的区别,他遇到了那个合适的人,就要对她说出口;而萧阮想太多,有太多顾忌,太多选择,所以他一直无法确定,等他终于确定终于想明白了,三娘已经不在原地。

而三娘对小周的好,对他的认定,初期的不计回报,更多的是为前世那十年他对她的回护与陪伴。

作者文笔出神入画,不但写情写的好,洛阳城的繁华似锦,花草树木,清风明月,都可入戏,如一幅幅巨大画卷,徐徐展开。

写前世嘉语与萧阮的初见,暮春里,少年白衣胜雪,分花拂柳走过来,初到洛阳的三娘,睁大圆圆的眼睛,像初生的猫儿一样,从此“一见萧郎误终生”。

作者擅长从不同侧面来描写,从不同人物的角度去看同一事物,让故事情节更有立体感。每个人眼里的故事都是自己的故事,许多人的故事在一起才拼出故事的真相。许多的心里独白,藏在心底的那些心思,可以看出更多人真实想法,使故事走向更加合理。

“人心里的算计,人心里的阴暗,人心里的恐惧——那就像水藻时时在古井里滋生。”

厉害的人有厉害的算计,如萧阮,贺兰袖,小人物有小算计,如堂姐嘉颖。

郑笑薇这样的美人儿教人提防,堂姐嘉颖看上去老老实实低眉顺眼,却轻易算计到人心。

丫环连翘与嘉颖对比:一个为情而死,死而无名;一个为了名声利益,费劲心机求来的婚姻到头来却是最无情。

宋王萧阮的算计,无处不在,可谓“最强大脑”,连谋士隨遇安都发怵,当初皇宫内三言两语就令摄政的清河王身死;而后十六郎远遁河北驻军养兵则是他一早佈局;最令人悚然的是,始平王世子大婚上的喋血,他明明知道背后有人指使,但是並没有把他揪出来,只是大开杀戒来对其形成震慑,把元凶广阳王留在暗处,是图谋日后再加引导,为己所用。

嘉语越是拒绝,在萧阮看来越是有莫名的吸引力,文津阁里的惊慌失措,画舫上似醉非醉,亦真亦假,他以为她是欲迎还拒,哪里知道她是挟怨重生,恨到呕血。她从前对他情结未解,悽惶的处境,惨烈的结局,如同十九层地狱一般,触景生情,避之不及。

明知道官配是周乐,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站了嘉语和萧阮CP,实在是今生的萧阮与嘉语种种生死纠缠,太好看啦,让人扼腕太息。

在作者的笔下,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两人对对方都有情,嘉语重生带着前世的恨,也带着对他的情啊,那是一生的痴情无处所依,没有情哪里来的恨。

可叹两人在天生对立面上,她是北朝的公主;而他是势必要回归南朝去争夺原本属于他的皇位,在南北朝对立的局势下,两人终究是不能在一起。

嘉语与萧阮,一次次地交际,越是想避开的人越是到处都在,游船落水是萧阮救的她,宫外被羽林军追杀又是萧阮把她救回家,而她误入王夫人那里,怕被母亲误杀,萧阮真的急的出汗。

如果说在嘉语被劫时,萧阮主动做人质是蓄意的,但是无论是死而复生的嘉语,还是机关算尽的萧阮,都始料未及,他们,竟然同了一回生死。

他目睹她的伤心和疯狂,他默认她的勇气与戾气是因为还爱着她,不然,如何解释她拒他婚姻,拒绝他靠近,心底的酸涩苦甜,无法形容。

前期的小周,仿佛是来搞笑的,但是存在感真的很强烈。开心了就起身连翻十余个跟头;为躲避羽林军的追捕,借萧阮的马车男扮女装装的那个自然啊;跟三娘间接表白,让她给他一点时间,居然难得地磕巴,“我不会到七老八十才做到大將军”;跟世子请假返乡的理由是“要回家照顾母羊下仔”。

他唯一正经,也是打动三娘的,就是听到她有担心的宿敌而主动请缨:“我帮你杀了她吧”。

文章前段有大部篇幅,是贺兰袖和元嘉语,这两个重生的人在斗法。一样米养百样人,自幼在同一屋檐下长达,表姐贺兰袖,机灵圆滑,有宅斗的天赋,特别会討人欢喜,心机过人,陷害栽赃自残,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让重生后的嘉语一次次陷入困境。

前世的贺兰以三娘为跳板,得到皇后之位,其中的各种阴谋算计不言而喻;而今世,她得知三娘和她同样重生之后,摆明车马与她对立,几次欲置三娘与死地,最绝的是她利用三娘对萧阮的拒婚,还真的让她蹭上机会,让自己借机上位。

贺兰在众多事件里搅合,兴风作浪,连周乐都杀不死她,只能说是祸害遗万年。

而贺兰袖的感情之路也是众多反转,她一次次攀上好姻缘脱胎换骨,萧阮看出她工于心计,不择手段;陆俨却说她聪慧,一面之缘,而心生怜惜,他受道德与人情禁锢,她游刃有余而不屑于规矩,他与她是盟友也是情人。

两世难得用情,贺兰看中咸阳王,萧阮,还有当年的皇帝,皆为权势,唯有陆俨,是动了情,可惜他被元祎炬毒死,她情愿断发出家。

文中的众多三角恋,四角恋,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可是通篇读下来,你会完全沉浸于那些感情故事中,每个人都有她、他自己的立场,情不自禁地希望如他所愿所想,丝毫没有硬拗的感觉。

第一个是娄意君与三个男人,周乐,尉灿,周昂。娄意君对周乐的狂热,有多少是少年时的心动,有多少是得不到的不甘心;她与尉灿的结合,可以说是虐人又虐己,幸亏后来她还是醒悟了:得不到那个人,不是因为你不好,自会有一个人视你为珍宝,成为你的那个唯一。后来她与周昂的相处,才算是重新活了一回。

周昂之死,是文中最大的意难平之一,那么有趣的人,勇猛无敌,性情豪迈,却被个女人的谗言害死了。他与周乐年少时的各种打赌,他接纳嘉语入翼州,给周乐的十万大军提供养兵驻扎之地,可以说是周乐成功的得力臂膀,功不可没。

文中有好几对恋情,真的是可以单独写出来做主角的故事,我最欣赏的是谢娘子与世子昭熙。

谢娘子,人淡如菊,女中君子,可以拒绝皇后之位;被陷害导致毁容,差点遁入空门,后来与昭熙的定情,让她勇敢拉下自己的面纱,对于一个美貌女子来说,这一拉的勇气实在重逾千斤。

她从前的明智,不过是她没有碰上那个让她昏头的人。被逼改嫁后,不惜洞房杀人溅血,才有昭熙从地牢获救。

作者笔下的整个元朝世界,到处是至情至性之人,甚至“疯批”,爱人被杀死的郑三疯了一样要斩草除根,成了宦官的陈莫疯了一样要报仇雪恨,爱上了姑爷的丫头连翘疯了一样要去送死!

究竟何以为情。一个婢子,从送食送衣到送死,舍命也要救姑爷,临死之前问名,许以妻子位,但是人都死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李愔,李十二郎,堪称是一个重要人物。上巳节的阳光,春水碧于天,少年胡旋急,然而他们都知道那是逢场作戏。逃命途中以婢为妻,他知道自己卑鄙,但是为了复仇,只要活下去什么都可以,哪怕以华阳公主为质。

另外一个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郑忱的故事。他惊心动魄雌雄难辨的美艳;装过菩萨,以色事人,太后面首;屠杀李家满门,为心上人报仇,鴆过天子,后杀太后,毁容,又救下了世子昭熙,全人夫妻兄妹。最绝的是毁容之后隐姓埋名,也改不了从前的品性,住在寺庙里还一样放荡玩乐,不甘寂寞。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而他还一点都没有变。

文中对他的种种形容,让人觉得又可爱又可怜。他也就是个平常人,是个吃不得苦,也不太有骨气的公子哥儿。有骨气的人不会曲意奉承,以色相上位;也不是太聪明,如果足够聪明,当初就该逼反李家,而不是赤裸地举起屠刀,更不会为了从前的情人宁肯千刀万剐。
  
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不是要一个好人才能让人记得,让人爱恨交加,让人落泪。他是就是那样的人,死后也让人不忍辜负。

郑忱与三姑郑妙儿李夫人,皆是绝色佳人,然而这两人之情天地不容。他心中,她是神抽了他身上的肋骨制成,所以他会痛她所痛。他无法带她离开,他无法为她报仇因为是太后下令杀她,所以他只能迁怒于李家,屠灭满门也不能解心中之恨。后来,他终于杀死太后,而自己也了无生愿。

再看郑笑薇与郑忱,——简直不知道是郑忱与李夫人更荒谬呢,还是和郑笑薇更荒谬。她明知他爱的是李夫人,可她却忘不了少年的他。她爱他也恨他,恨他喜欢李夫人,更恨的是无能为力的她自己。
  
聪明人如,李十二郎,李愔,世家子,一生几次大起大落,真的是能伸能屈,曾经的五陵少年郎,西山遇伏,死了八娘,次年火速上升到御史中尉,与公主嫁娶,而一遭被灭门,被追杀,仓皇中以女婢为妻,逃生后落草为寇,当了贼匪,辅佐着周乐,一路到万军司马,改朝换代后高居吏部尚书,封侯;李氏家主,发誓不再娶。

看似正统忠义的世家子弟,其实最是无情,他和嘉语,从相识到联姻,都是算计;他对连翘的郑重其事委以正妻之位,完全是为了逃命;发达之后整了一后院的姬妾传宗接代。

而郑笑薇与李愔,混乱的关系,是朝生暮死的情人,还是同病相怜。她的风情,他无法抗拒,疯狂生长,从逢场作戏到情根深种,可是还是利用她引出郑三而企图报仇,活该最后落得个终老也没有妻子的下场。

然而那一幕让人难以忘怀:月下美人踏马而来,邀他去往蓬莱仙岛,捞他上马,飞驰在木樨花下,他记得她的髮丝飘过他的脸。画舫漂在江上,像是会顺水而下,沧海余生。

也有唏嘘不如意的,如崔七娘子与周二,当初的抢婚轰轰烈烈,几年之后还是免不了纳妾,夫妻面和心离;她对嘉语从最初的相交,变成嫉妒,不平,以至于偏听偏信地误导,害了周五的性命。

还有陆五娘与元祎炬,势微时成亲,也曾有过柔情蜜意之时,也曾做了皇后,最后还是不得已为了保住皇位而娶妻柔然女。陆五娘也是狠人一个,才不管什么国家大义,你既无心我便休,果断给新妇让位,带着儿女远走江湖。

也有喜剧结局,像明月与封陇,第一次见面她就是哭哭哭,哭的惊天动地,他只说想娶她,闯入她的人生,如热烈如夏日午后的雨,淋湿了一栏蔷薇。

嘉言与独孤如愿,两人可以说是势均力敌,情投意合,她艳丽绝色,他容貌无双,可以说是完美的般配。可是段韶对嘉言也钟情,不离不弃,默默相守。

文中最大的意难平就是独孤如愿之死,怎么忍心让这么好的人死掉呢,难道就是为了让元氏退出皇位,成就周乐称帝。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人物,一直在萧阮身边出现,元十六郎,虽为北朝宗室,自幼就追随宋王萧阮,他迟迟不娶,我怀疑他的心上人是萧阮,可是没有证据。。。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起初你踮起脚去够你能够到的,最后你站在大地上,得到你所能得到的。”

姚佳怡与皇帝表哥,她企望过最高的,最好的,最后一无所有,十几年的青梅竹马最后陨灭于一声尖叫而已。而后嫁给祖望之,也是曾经柔情蜜意过,他没有九五至尊的光环,但是博学多才,口绽莲花,温柔小意。哪知后来始平王父子失势,祖家想出卖嘉言,姚佳怡舍命放走嘉言,产子后血崩而死。

嘉言始终不肯原谅祖家子,直至他留下一双血淋淋的眼睛,才算对表姐有了交代而罢休。而后有了祖望之扮作半仙,谗言祸乱昭恂,离间他与皇帝昭熙,才引起朝代更迭。

另外一个可怜人,苏卿染,萧阮的青梅竹马,她一直在萧阮身边,别无选择没有去路,她坚韧不哭不闹,永远站在他身边,所有人都这样默认她是他的人;她看到三娘第一眼就想杀了她,因为直觉那是她最大的威胁,最后果然萧阮宁可空悬后位给她。

故事的起点是重生,但是完全没有虚夸,各种人物都塑造得十足真实,合情合理。好几个小人物都大大地颠覆了以往的刻板形象,如丫环连翘,爱慕小姐的未婚夫到宁愿舍弃自己的性命,再如土匪窝里的村姑何佳人,杀人面不改色,只为有一条生路一个新的活法,而她追求意中人的路线也是与众不同。

世子昭熙的心腹任九“任美人”,扮作美女去陆家求救,陆五娘亲自泅水潜入王府送药;因三娘当初在陆皇后死时饶了陆家兄妹的命,陆家以两千部曲相赠,而这两千部曲后来也大有作为。

作者为了展开故事的全面性,穿插了众多人物的前世,有点累赘,其实不必写,重生的只有贺兰和嘉语,其他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前生。番外内容太多,交代每个家族后代,其实不必。我以为最好的结局,到昭熙称帝就好。。。

所评书籍:《北朝纪事》作者:绿梅枇杷

阅读提示:在线看正版小说请关注公众号:小芭推书!芭莳圈不提供资源,请大家支持正版!PS:近期盗版猖獗,芭莳圈原创书评和书单,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强盗行径,天地宇宙可鉴,视违规转载方(+胡乱攻击方)默认将这辈子的所有好运归芭莳圈站长所有!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85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