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作者写文多年,文风成熟,剧情代入感强,人设饱满鲜活。她的作品超多(几十本),近期比较专注年代文,古言作品过往也写过不少,风格偏轻松甜爽,很合适休闲阅读,解压放松!

1.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

文案

 冬麦男人身体不好,但她不懂,一直以为就这样,日子挺好。

隔壁那个复员军人沈烈娶媳妇,喜宴还没结束,新媳妇闹着要离婚。

她去帮着劝,新媳妇说:“他又凶又狠又不爱说话,还穷得要命!”

冬麦推心置腹:“沈烈部队立过功,见识广,以后改革了,好好经营,日子肯定能过好。”

谁知道人家一口怼过来:“那你怎么不嫁?要嫁你嫁,别劝我!”

她哪里知道,人家新媳妇刚从一年后重生过来的,人家知道沈烈马上要栽坑里,人家悔悟了不要爱情要钞票了。

冬麦劝说无果,邻居离了,冬麦生不出孩子被婆家嫌弃,也离了。

后来,她嫁给了那个被嫌弃穷的邻居沈烈,曾经的新媳妇嫁给了她那有钱前夫。

两个女人换了换男人,还是邻居,就那么抬头不见低头见地过日子。

大家都说冬麦和沈烈绝配,一个生不出娃,一个穷得要命。

沈烈一路高歌猛进,发了大财,冬麦一口气生俩!

那个重生的前妻傻眼了,那个依然没孩子的前夫没脸了。

2.福宝的七十年代

文案

聂老三家得了一对龙凤胎后,不想养福宝了,他们说福宝天生带衰。

生产大队里没人要她,顾家抓阄抓中了那个“福”字,不得已收养了福宝。

聂老三媳妇掐着腰骂:谁爱养谁养,谁养谁倒了八辈子楣!

聂老三闺女生银暗暗地想:这辈子,把你赶走,你曾经在聂家享受过的一切,都属于我。

可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自从福宝到了顾家,顾家一切顺风顺水,好运连连,成为了平溪生产大队富得流油的一家子,福宝也被顾家宠上天。

聂老三闺女生银等得眼都红了,也没等来聂家上辈子命中该有的好日子。

而聂老三媳妇抱着自己龙凤胎日渐虚弱的身子,终于慌了神……

女配穿书+重生,女主不穿不重生但就是超级好运自动搞定一切,任凭你诡计三千,我自天然呆巍然不动,气死你没商量。

3.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文案

萧杏花是萧家的童养媳,十四岁圆房,十五岁生孩子,十七岁男人被征兵,一去不复返。

她给婆婆养老送终,又拉扯两儿一女都长大成人,还给儿子娶了媳妇。

眼看着儿子能干,媳妇孝顺,女儿娇俏可爱,说亲的踏破门槛,三十二岁的她觉得,这人生其实还是挺舒坦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简直是天降大雷:

那个死鬼男人根本没死!而且封侯拜将,发、达、了!!

“儿子,媳妇,闺女,走,你爹富贵了,咱们也要跟着享福去!!”

4.盛世娇宠

文案

上一世,阿宴临死都没能生出一男半女,最后在独守空房的冷落和抑郁中,病亡。重生后的阿宴目标如下:

1.扶持哥哥成器,守住母亲的偌大陪嫁,再也不要被长房吞并

2.养好身子,要能生,要能生

3.找个自己能够掌控的好男人

她相信自己一定能过得幸福……

上一世,作为天子的他,因不便干预臣子家事,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她在后宅勾心斗角中香消玉殒。重生后的九皇子目标如下:

1.破坏她一切婚事,一切婚事!让她成为一个老姑娘。

2.破坏她一切婚事,一切婚事!让她成为一个老姑娘。

3.破坏她一切婚事,一切婚事!让她成为一个老姑娘。

一直等到他长大,能够娶她的那一天……

5.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文案

顾舜华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年代文女配时,她正在大栅栏胡同里买烤红薯。

熟悉的京腔传入她耳中:“您到底买不买?”

顾舜华放下烤红薯,转身就往火车站跑。

接下来,按照书中设定,她必须各种作死,为了回城和丈夫离婚,之后假戏真做,高攀教授,抛夫弃女。

她表妹陈璐将嫁给自己前夫,为前夫生儿育女,前夫飞黄腾达,表妹享尽荣华,自己的一双儿女却因挪用公司资产而锒铛入狱。

书中用惋惜而充满优越感的笔调提起:“顾舜华这个人要说多坏也不至于,不过是有些小市民的自私和短见,又被下乡苦日子吓怕了,一心以为自己凭着美貌可以当教授夫人。”

顾舜华:去你大爷的,这都什么阴间剧情,我能干出这种事?!

她一路杀回乡下,看到自家双胞胎儿女,一把揪到怀里:“妈妈去哪儿,就带你们去哪儿,咱们三人一辈子不分开!”

正摆弄收音机的任竞年看到妻子:“怎么这就回来了?”

看着书中那个宠爱女主却对自己儿女漠视不理的丈夫,顾舜华挺直了背:“你希望我永远别回来了?你想虐待我儿子女儿?”

任竞年:“?”

顾舜华:“离婚可以,孩子归我,毛驴归你。”

任竞年:……我做错了什么?

陈璐仰慕顶头上司,写了一本以上司为原型的爱情小说,结果她自己穿进来了。

此时改革开放的浪潮已经响起,大老板虽然结婚了却还年轻,她觉得自己大有可为。

只是……

为什么他们还不离婚?

为什么还不离?

为什么还不?

为什么?

往期作者推荐传送门

微信推书公众号:芭莳圈

微信读书公众号:小芭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