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林深见鹿 8.9分 推荐)明微美貌出众,在夜场遇见格格不入的冲锋衣——邵臣,一见钟情。从未被男人拒绝过的她生平第一次遭受邵臣的频频拒绝。而他并非没有动心,而是——

“我知道一旦爱上你便是踏入深渊不得翻身,便是荆棘丛林遍体鳞伤,可我一旦爱上你了,便不能不爱你。”

二十五岁的明微从酒吧出来,朝冲锋衣借火抽烟,冲锋衣神色疏离,摇了摇头。

她从不缺主动送来打火机的男人,只要她勾勾手指,便会有一大群男生排着队上赶着给她。从小就是校花,中学时代两个男生为她打了架闹而从铁哥们到彻底翻脸,“红颜祸水”、“妖精”放在她身上最最合适不过。很多人都这么说她。

而这个男人竟然对她没兴趣。

征服欲升起,自负对男人游刃有余的她,在面对他的时候却频频出错,被迫暴露出自己的真实和脆弱。肠胃炎惯犯的她在他车里险些吐出来,损了妖精美女形象。而他并没有预想中的嫌弃、嘲笑、吃惊等各种反应,而是停下车,去路边超市买了个粉色小盆递给她。

在车上呕吐也没关系。素不相识的他面色平静。

这让明微十分吃惊。

他还陪她去医院看病。要知道,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去的。看病什么的。

天底下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什么回报也不要,不嫌弃她出丑,素不相识却陪她看病……

明微想知道,这是计策还是真心?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不知道。”

很久之后,她那样问,他这样回答。那时候,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他叫邵臣,三十岁。确认关系前,一直是明微单方面主动的。

明明有感觉的吧?为什么要一直拒绝呢?

男人压抑了很久,终于迟缓地开了口,眼神满是悲伤。

“两年前查出肺腺癌晚期,活到了现在。”

肺腺癌晚期。

明微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在胡闹。仿佛踏入了禁地。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

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就算结局早已注定。

嬷嬷把两人的热恋,特别是邵臣病情急转直下后,两人的心绪和无声的悲凉写得特别好,结尾狠狠攥紧我的心脏,揪疼,泪就落下来。

他是她的救赎。世界上的男人因为美貌想要得到她,得不到就说她恶毒放荡。女人因为美貌嫉妒她。长辈因为美貌说她不是过日子的类型。她的爸爸妈妈早已离婚,组建新的家庭。没有人,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予像邵臣这样的爱。

她问过邵臣,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邵臣说,她的性格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等熟悉之后才发现,她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真实的她,极度缺爱,敏感,因为外界的恶意产生了自毁倾向。

邵臣给她无限的宠溺与包容,既是情人,也是父亲。他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他也不会允许旁人对她的说三道四。

她也是他的救赎。单纯得令他吃惊,也令饱经风霜阅历丰富的他沉沦。他连连后退,逃避压抑自己的感情,是明微勇敢地向前一步,才有了两人后来那些美好的回忆。

癌症病人就不是人了吗?癌症病人就只配等死是吗?

她闯入了他的荒原,打破循规蹈矩,打破他对灰暗未来的设想。是明微陪着他走完了最后一段路,好好爱一场再离开人世。

他要强,不肯示弱,他不愿明微看到自己的脆弱。这方面极为固执。他怕明微见到自己愈发丑陋消瘦的病体,他怕。然而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还是从容安排好一切,给明微买了保险,希望她看遍山川美景,想法别再那么悲观,找一个容貌家世更加匹配的人,幸福地生活。

嗯。他死前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明微幸福。

他只希望明微幸福。

后来明微真的听了话,她去旅游,去认识新的人,性子变得活泼许多。

可她一直都知道,没有他的世界,一片死寂。

好难撑下去。

“所有人都想把我拉上正轨。可是没有人在乎我快不快乐。
我每天都在想你。
你孤独吗?还会疼吗?
有时我怀疑你是否真的存在过,因为我已经记不清你的样子了。
我们连一张合照都没有。可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你。”

要是他还在就好了。

最后的最后。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人世最要紧的应该是爱。

所评书籍:《刻骨》作者:僵尸嬷嬷

阅读提示:在线看正版小说请关注公众号:小芭推书!芭莳圈不提供资源,请大家支持正版!PS:近期盗版猖獗,芭莳圈原创书评和书单,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强盗行径,天地宇宙可鉴,视违规转载方(+胡乱攻击方)默认将这辈子的所有好运归芭莳圈站长所有!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80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