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扫文组 凯旋 8.9分 推荐)小白眼儿狼和黑心狐狸的故事,堪称古言伪骨科的天花板。

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妹,一路合作升级打怪,他给她梳头送嫁,给她拟封后的诏书,直至把她送上太后的宝座!

女主徐照微,七岁随母亲荣氏嫁入侯府,改姓祁,从此与侯府祁氏兄妹成为一家人。

女主一出场就飒到飘起,居然敢在宫里拦御驾,痛斥奸臣,还跟皇帝叫板直呼其名,可当轿帘掀起,看到兄长的脸,画风一转,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消声。

这位兄长,就是照微的继兄,男主祁令瞻,侯府世子,当朝宰相,相貌俊美,雌雄难辨,“朗润如月,清寂如雪”,神情谨肃冷淡,心思深沉莫测,君子如玉,危险又迷人。

写男主的一双美目:“仰如凤含曜珠,阖如月弦出云”。

男主最最特别的就是那双手,作者是个手控吧,围绕这双手的诸多描述,让人印象深刻,浮想翩翩。男主的手原本是握剑执笔,文武双全的,可是遭人刺杀手筋被砍,几乎是残废了。在作者的笔下,这双常年戴着黑色手衣的手,骨骼分明,依旧引人注目,非常性感。。。

“细长的手指舒展在她眼前,掌心里落下几片雪花,黑色的手衣,承着莹白的雪。”

“黑色的薄皮手衣与他的手指紧密贴合,也遮住了那骇人的伤口,只露出一寸宽的掌腕,青筋在暖金色的灯光里依然色如死灰,仿佛从千尺深冰中凿出的玉人尸体。”

“一双青筋分明的手,十指苍白细长,骨节嶙峋,无力地仰在黑木桌面上,指端正不可自抑地微颤,摸上去冷冰冰的,仿佛刚从冰雪里凿出的玉石。”

当然,按女主的心里话说,不戴的更性感。。“他在人前总是戴着手衣,是以见他当面摘下此物时,比他脱光衣服更令人……热血沸腾,心痒难息。”

作者的行文如流水,颇具古风写意,间或有些白话,对话通俗易懂,又不失幽默,整体阅读感非常舒服,情节紧凑,逻辑在线,几处高潮恰到好处,紧张时又带点搞笑,让人欲罢不能。

女主照微性格洒脱,嫉恶如仇,誓要掀翻奸相,为父报仇,收回燕云十六州,为此,不惜以身涉险,嫁入皇宫。她视规矩如无物,胆大近乎妄为,嫁给皇帝的新婚之夜就点白蜡烛,明白地告诉皇帝,她进宫是给姐姐报仇,但绝不是为了续丧妻之弦而琴瑟和鸣;当面跟肃王呛声,祝他“至死犹如年少”;最绝的是发现皇帝生疑,君臣见隙,她胆大包天铤而走险,一刀永诀后患。

养成的戏份不多, 但通过回忆穿插也特别有趣,尤其是兄妹俩从小玩到大的小把戏,扣指三下,暂缓争执,容后再议,正合了那句“当面训子,背后教妻”。旁人以为他教罚照微更加严厉,其实他更纵容,外人面前绝对的维护,任她闯了塌天的祸,也不过挨几下戒尺,怕她疼还特意备着薄荷水,也不忍用力,虽然打出红印,反噬的力道更疼。

因着女主照微欢快跳脱的性子,这个兄妹伪骨科的恋情,完全没有虐,写得非常有喜感,令人啼笑皆非,两人时而剑拔弩张,时而嬉闹搞笑,日常互怼趣味横生,亲密暧昧而不自知,让人非常上头。作者把一些普通的相处情节也刻画的栩栩如生,有滋有味,雪中相送,送来送去,喂食石榴,同吃一个汤圆,醉眼相对,酒后真言,不小心抱个满怀,玫瑰香的帕子,精彩的片段一个接一个,处处有亮点!

最初的心动不知由何时开始,是从出手干扰照微婚事,还是从梳头送嫁,但是声声句句都有或隐或现的暗示。

最初的暧昧从一根青丝开始,欲松手放入风中,几番不忍,最终慢慢绕在指间,藏进袖里,埋在心底。

写祁令瞻开始心动,从无意间到下意识,心中叹息,自觉挫败,坐立不安,抄了太上老君《静心经》也不管用,看着她名字两个字就让他破功,让我想起那首《小半》的歌词;写他如何越是压抑,越是明确自己的心思,越是产生更深的欲念,刻画得栩栩如生,明知不该起这样的心思,但有些念头,越不该想就越滋长,越克制反而越弥漫。

特别是女主身边出现了一个个男子之后,听她喊曾经的小竹马“杜三哥哥”,他嫉妒发狂;见她与状元薛序邻对诗赏画更是让他吃醋,内心八百场大戏,她后悔了,她不要我做哥哥了;居然连个小太监受宠也看不顺眼,盯着女主赐给他的手珠就觉得刺眼。

看冰山大佬一点点动心,简直太带感啦!女主大大咧咧的性子,非要扒开他领子验伤差点把他验出“内伤”来;给他帕子擦手,闻到香气不由得心猿意马,隐有脱缰之势;她还自作好心给他按摩手腕,结果让他差点欲火焚身被烧死。面上平静无澜,心绪却乱了几乱,变了又变;明知是在犯错,却忍不住回味她自然而然的亲密举动,并自欺欺人将其误解为另一重旖旎。

他俩一个有心,一个无意,欲火越烧越旺,他自我折磨,焚书稿那段写的特别有趣,焚得了字却焚不了心,烧成灰的是字,燃不灭的是情;醉至伤心处折腾小厮烧字又埋灰,挖出来又重埋,第二天醒了又发怔后悔莫及。

石榴树也是戏份颇多,他把烧字的灰埋在石榴树下,结果灰太多把石榴树烧了个半死;他送石榴进宫给她,她又反赠半箱,还亲自出宫剥石榴给他吃;一支娇艳的石榴花,为她而折,藏在袖中,画在纸上,也埋在心里。

暧昧的最高点是他为排解相思而作画,笔下画的是仕女图,心里想的是照微,不知不觉变成她的脸,借由此来回忆她的嗔喜之态, 细思她的眉眼、双颊、嘴唇。

“将污浊的私欲藏在鲜亮的笔墨后,她生于他笔下,就好像他真实地抚摸过她每一寸肌肤。他安静地站在长桌前作丹青这一风雅事,而心里不堪的场景、欲念, 却足以让他堕入罪无可赦的地狱,受凌迟赎罪的酷刑。”

他是她的兄长,也是她的老师,从七岁开始,他教导她保护她,为她受过伤,为她千里奔袭,于情于理,她无法舍弃对他的情感,虽然嘴上差点不认他,心底却不愿否认;即使嘴硬不承认,只是因为不想给他好脸色, 不愿见他得意。

看兄妹吵架拌嘴也到处是乐子,“简直是鸡同鸭讲,越说越给脸”:

祁令瞻说:“有你作衬,张飞来了也堪称一句娴静,我训不到别人身上。”

照微道:“撺掇未亡人牺牲色相来搅和妹妹的婚事,这是交情么,仇寇还差不多。”

照微气极:“让规矩做你的好妹妹吧!”

照微忽而一笑,自顾自说道,“换你喊我一声好姐姐,我便留下不走了。”

祁令瞻被她气得无语了半晌,“与其一而再再而三被你气死, 你不如现在就一刀捅死我,也好叫我清净些。”

照微蹲下来看他,“我怕你被娘亲当场打死,回来给你收尸,怎么样, 我够义气吧?”

从兄妹之情,到男女欲恋,丝毫没有别扭,情感的变化一切早有先兆,水到渠成,非常自然。

 “纸墨不言,而心中轰然。”

兄长这个身份,一直是他的纠结,因为这个,他可以接近她,再没有谁会拥有与她如此亲密的关系,这是他的侥幸,然而这也意味着,他无法再与她有更多更近的关系,这是他的不幸。

绮念如同藤蔓,在心底深深扎根,一旦得到遐想的滋养,便迫不及待增长缠绕,百烧不绝。

他必须选择一条路,或只做她的兄长,娶妻成家; 或是就此罔顾一切,与她……做一对世俗难容的罪人。

祁令瞻在这边跟自己的心魔较劲儿,照微也在另一边暗自生情,从得知兄长的联姻就开始莫名不快,看到兄长与人有约会更是醋了;酒醉后在祁令瞻的床上做了春梦,恨不得睡觉时缝上自己该死的嘴;烤肉那段,她拿祁令瞻的手背当冰囊用,敷额敷脸,两人各怀鬼胎,暗搓搓地享受着彼此的温存,非常带劲儿。

因为各自不肯告人的心思,两人误会越来越深,直至照微看到他的画作深受刺激,又怪他隐瞒了她舅父的生死之事,再加上两人对金朝的政治立场不同, 最后断然决裂。。。长亭外先赠手衣,后逼他代父签和离书, 两兄妹从此一别两宽。

冥冥之中,照微的话似乎一语成谶:“你我都是燕俦鸳侣难成双的命,这样也好,谁也不必眼红谁,大家一起孤独终老。”

照微, 是个专剁滚刀肉的土匪脾气,兄妹俩联手斗奸臣那段看得非常过瘾,太后就是要亲政临朝,跟御史们当堂呛声,告诉那些想劝孝扬孝的就赶紧撞柱子吧,把御史噎死;祁令瞻更绝,一番圣人大道理之后,居然是“太后圣颜,实应避讳”,但不该是太后尊避,而是做臣子的该退避,所以将太后面前的垂帘撤走,臣子们前面树个屏风。

女主照微,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一旦确定自己的感情,就敢冒天下之大韪:“谁敢到本宫面前放肆,本宫就断了他的手指头。本宫既然为大周女子表率,当然要为大周女子好好出一口气,若是连本宫都不敢红杏出墙,天下守寡的女子还敢再嫁么。”

特别是后期两人情感上的变化,写祁令瞻一点点沉沦,试探,隐忍,到最后表明心迹,得到回应,她以为他是温和的古板的,结果他比她还疯狂,翻自家的墙头做贼,偷爹娘的吉服拜天地,以水点唇绛朱,做世俗难容,唯天地可鉴的野鸳鸯,俩人前朝携手揽权打金朝,后宫毫无顾忌秀恩爱,主打一个爽!

没有入骨的肉戏,但纠缠不清的暧昧写的非常带感,“一夜薄汗浥轻绡,梦里也是快马纵驰、激舟颠荡,平明方休。”。。。“巧舌如簧”的新定义,深吻后“眼尾轻红似雾,扯乱青丝如云”。

配角中值得称道的是最佳损友杨太医,典型的“看热闹不怕事大”:给这“凑不出一双手的兄妹”看病,在心里默念“上梁不正下梁歪”;给兄妹俩人拉架,能直呼“两位祖宗,都安静些吧”;当面絮叨他作妖,称他是九尾狐转世;还嘲笑“丞相大人这是在搭台子自己唱戏呢”。他敢夺过祁令瞻手里的笔丢到一旁,教训他“别以为你装相我就看不出猫腻”;祁令瞻给他使眼色,他冷笑:“你眉毛抽什么,手筋搭着眼睛了?”

文中的其他几对也很有看头,侯爷与容夫人之间的双向暗恋,有情人夹在礼教之中,小虐怡情;沈怀书与阿盏姑娘是另一版青梅竹马,又萌又有点无奈。 

整篇故事人物角色个性鲜明,剧情紧凑,让人欲罢不能,有惊心动魄的宫斗,也有意气奋发的战场,赌场斗蟋蟀,市井风情小吃,还有国计民生,都描写的生动地道,非常好看,特别是兄妹从亲情到爱情,情深意切,我愿称之为古装伪骨科的天花板!

所评书籍:《吾妹千秋》作者:木秋池

阅读提示:在线看正版小说请关注公众号:小芭推书!芭莳圈不提供资源,请大家支持正版!PS:近期盗版猖獗,芭莳圈原创书评和书单,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若强盗行径,天地宇宙可鉴,视违规转载方(+胡乱攻击方)默认将这辈子的所有好运归芭莳圈站长所有!

原文链接:https://www.basequan.com/83056.html